台湾疫情|“死后确诊”校正回归  愈解愈盲的“疫情可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疫情严重,医院人力不足,台北市号召退休医护重回医疗单位。图为一间台北联合医院护理人员。(吴逸骅/多维新闻)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当地时间5月11日正式承认出现“不明感染源”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本土病例,宣布疫情进入“小区感染”阶段,同时将全台湾列入“第二级警戒”范围,至今天已经届满一个月,这段期间累计确诊死亡人数也达到372人,死亡率逼近3%,远高于世界平均的2.2%。

面临这场如同“天灾”的“世纪之疫”,台湾民众虽有心理准备有亲人、朋友会因此离世,但经过将近一个月形同“自主封城”的“第三级警戒”(新北市与台北市自5月15日起、全台自5月19日起算迄今),期待能让疫情降温,结果不但事与愿违,近一周以来,出租车司机、基层诊所医生、电视台棚内摄影、生活单纯的非新闻类媒体主管、妇女、老翁,都在猝死后才被确诊,

疫情指挥中心承认近月来“死后确诊”被“校正回归”的案例,占所有死亡人数比例约一成二左右,几乎都是在“感染源不明”状态下染疫。

必须说,台湾疫情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因为“死后确诊”病例不断校正回归,陷入“愈解愈盲”的状态,从两件“小事”来看,指挥中心难辞其咎。

医护人员等候施打莫德纳(Moderna)疫苗。(吴逸骅/多维新闻)

其一,对于“死后确诊”案例有许多是在自觉健康下“猝死”,此种“死因犹疑”的案例,依法必须“司法相验”确定死因,方能交由家属处理大体。然而,近期“猝死”案频传,仅台北市士林地检署就相验13件“猝死案”,其中7件新冠确诊。

有法医因此建议近期“猝死案”一律先验新冠肺炎后再决定是否司法相验,以 避免相验时必须在场的家属、检察官、法医、法警、殡葬人员等人成为可能的“防疫破口”。对此,陈时中仅以“相信检察官会小心处理相关事宜”轻描淡写带过,显非从“防疫”角度出发,引发许多基层检察官不满,指陈时中看待人命的态度是“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

甚至有检察官在公开的网络论坛具名发出长文,从法律的角度陈述指挥中心过去一年半以来以“民主法治”之名,进行种种侵害人民限制、违法查阅个资、行踪,乃至于将对政府的各种批评视之为“假讯息”浪费司法资源,直言“没有社会监督的氛围与力量,民主国家离独裁国家就不远了”。

其二,就算“死后确诊”持续增加,且一个“数字”代表的可能就是好几个“隐形传播链”,但指挥中心从来不缺“好消息”,例如日本与美国赠送台湾新冠疫苗的“及时雨”,日本将10个“负压隔离舱”先送台湾、台湾本土研发的新冠疫苗二期人体实验数据“解盲成功”以及某日“疫情”数字呈下降趋势等等。

无论“数字”如何变化,从陈时中口中说出的一定是“疫情朝可控方向前进”、“没有升级第四级警戒的必要”,之后再加上一句“没有乐观、也没有放松的本钱”,总之,台湾的“疫情”,必须控制在陈时中的口中,而且地方政府必须“说法一致”。

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然而,虽然陈时中可以对这两件“小事”轻描淡写,但对许多台湾人却是关系到生死的“大事”,因为每一个“数字”代表的是一个生命,每一个自觉良好、查不到感染源的“死后确诊”,代表的是许多可能新增的“死后确诊”,检察官、台湾人民的这些恐惧都是真实的,绝非陈时中用控制在他口中的“每日疫情”、 用“好消息”可以安抚得了的。

说到底,纸是包不住火的,陈时中与其不断想方设法的用数字、话术让“疫情可控”,不如落在实地,以“全面普筛”的科学方法找出所有“隐形传播链”的环节,一步一脚印的扫除“死后确诊”数字后的层层迷雾,让“疫情”能够真正“解盲”。

不过,显然蔡英文、陈时中还不愿意呢!蔡英文当地时间6月11日发表谈话,对有近400名台湾人染疫死亡表示歉意,却依然“好消息”连发,在接受电台节目专访时,更说“疫情控制到一定程度了”,更意所指的提到“第三级警戒到6月28日”、“让大家不方便,有些过意不去”。不知道陈时中会不会“使命必达”?毕竟,台湾有愈来愈多人愿意站出讲真话,疫情愈来愈难“控制”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