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虚耗”才是民进党执政法宝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6月15日,恰好是台疫情指挥中心宣布“双北”地区(台北市、新北市)升级至三级警戒满月之日,台湾近30%人口已经整整一个月活在“自主封城”的阴影下,而自5月19日全台进入三级警戒后,影响之巨难以言喻。甚至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民进党政府几乎完全虚耗这个月。(延伸阅读:超前部署一场空 海水退去方知民进党“群裸”

蔡英文治下的民进党政府,应对台湾本土疫情大爆发,充满了谎言。(中央社)

首先,是用地域歧视回避疫情破口责任。由于航空公司机组员“居家检疫”与“自主健康管理”的比例从“5+9”改为“3+11”,导致疫情向外扩散,已是社会咸认的事实,且这项政策还是由民进党立委范云跟疫情指挥中心联合调整的。然而,台卫福部长陈时中先是否认主持该会议、推卸给副指挥官陈宗彦,再改口称“我负责”,但他不仅没有实际负责行为,连卫福部次长石崇良在台立法院被民众党立委高虹安问及疫情破口时,都还坚称是“万华散播开来的”、不惜彻底惹怒被歧视的万华居民,也要意图撇清“3+11”政策造成的后果。(延伸阅读:台北的万华 正走上“武汉”的路

其次是疫苗采购“假开放”。虽然在地方政府与民间不断呼吁的压力下,民进党政府5月28日开放了疫苗采购申请,旋即又加上了“中央统筹分配”的附带条件,但是迄今仍“一事无成”,只要掐指一算,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受蒋经国侄孙捐赠的1,000万剂疫苗(国药、BNT各半)、郭台铭拟购赠的500万剂BNT疫苗、佛光山拟购赠的50万剂娇生疫苗,加上其他团体与各县市政府拟采购的数额,至少有1,975万剂疫苗可以进口的机会,民进党政府却都一再以“原厂授权书”、或是“他们手上根本没有货”、现在国际间买不到等理由阻挡,而原厂授权书的钥匙,正是民进党政府所控制核发的药证,且就连民进党政府自行购买或受赠的抵台疫苗,似乎也都尚未取得药证。(延伸阅读:美或停发紧急授权 台产疫苗困境难解

再者,制造“必须政府对原厂”的谎言。民进党政府此前强调国际各疫苗厂都只跟中央政府接触,被发现其实有很多国家都开放地方政府与民间采购后,仍坚持维护其执政威信;而涉及代理的部分,仅从民进党政府强调非得跟BNT疫苗德国原厂接触不可、到松口承认上海复星公司对BNT疫苗的代理权,一来一往即耗掉不少时间,徒让台湾取得BNT疫苗的进度原地打转如此之久;台总统府强调与原厂接触的理由在于“整体疫苗政策必须确保原厂对政府直接负疫苗安全与法律的责任”,更是企图与“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制度混淆嫁接,实际上依据“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基金征收及审议办法”,只规定疫苗制造或输入厂商应缴纳一定金额作为基金,并未提到必须要中央政府跟疫苗厂对接洽购,民进党政府的“原厂控”,在责任归属的实务上根本站不住脚。(延伸阅读:【台湾疫苗迷航】绿委“怪力乱神” 台湾与疫苗三次失之交臂[图]

6月6日三位美国联邦参议员风风光光搭乘C-17军机抵台,宣布赠台75万剂疫苗,但偌大的运输机并未搭载疫苗,整批疫苗根本还未近日台湾。(AP)

第四,疫苗到货时程说法多次变更。对此连民进党籍前副总统吕秀莲都看不下去,整理出前后说法不一处贴在脸书(Facebook)上;而最近一次蔡英文宣称已购买3,000万剂疫苗、以及允诺8月底即将到货1,000万剂、乃至于打包票6月底到货200万剂,这数字暗藏不少猫腻,包含美国跟日本捐赠的199万剂竟然还可以纳入6月底的“购买到货量”计算中,苏贞昌更举出“订鸡腿但厂商没生产”为喻、推卸疫苗不足的责任,实际上从5月中旬台湾疫情爆发迄今,民进党政府所购的千万剂疫苗,到货量仅有15万剂莫德纳疫苗;而两支研发最速的台湾疫苗,虽已与政府签约各购买500万剂,但是这两支疫苗都没有进行三期临床,无从得知保护力、以至于对变种病毒的有效性,甚至还要使用国际尚未通用的免疫桥接方式。简言之,台厂所生产的产品是否为“快乐疫苗”的疑虑挥之不去。(延伸阅读:高端解盲|台专家权威解读:关键在于如何抵挡“更毒”的变种变毒

最后,由于疫苗实在太过短缺,因而许多县市都被爆出“特权打疫苗”的违法情事,对此人类学家刘绍华投书媒体,指出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民进党政府拟订的接种顺序违反国际潮流、并构成“结构性暴力”,除了接种顺序一变再变外,各版本仍都以官员施打为优先,而不是真正高风险、致死率高的老年人。再加上地方政府与中央扞格时常出现,这样的争执又徒然绑住不少施政能量。(延伸阅读:疫苗量“盖牌” 台北副市长怒:地方政府到底是敌军或友军

民进党官员相当清楚台湾并无“藐视国会罪”,因而疫情延烧期间在台立法院备询时,面对在野党立委的质问,答询说法多变、前后不一,也并未真的“负责”。(多维新闻网)

在这些民进党政府的“虚耗”政策下,处处可见以谎言为尊的执政风气对社会民生所造成的摧毁力道之强,举凡台湾染疫死亡人数不断飙升、游览车司机自杀、旅行社接连破产、出租车与餐饮业哀号不已;对于流水线上的广大劳工群体而言,每天上班简直都是在赌命,因为就连河边捞到的浮尸都确诊了,何况是每天要与那么多同事群聚。最可叹的是,即使众人抢着“偷打”引起社会愤恨的疫苗,都还恰恰是欧美日各国因为血栓副作用而纷纷停止施打的AZ疫苗,是谁让台湾人那么悲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