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爱国者观影” 台湾电影审查的前车之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港府近日表示,为配合“港版国安法”(下称国安法)的执行,当局修订了《电影检查修例》,规定电影检查员在检查上映电影时,要考虑电影内容是否“可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行”。事实上,在80、90年代许多脍炙人口的香港电影中,都包含了对当时中国大陆政局与社会的嘲讽及批判,如今国安法将成为检视香港电影创作、上映的教战手则,是否将影响香港电影产业未来的发展,值得关注。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称电影检查条例不会影响电影创作。(AP)

过去,诸如1989年由周润发、梁家辉、梅艳芳主演的“英雄本色三”,电影主要场景虽是在南北越分裂时期,但许多评论皆认为片中坦克与救护车对撞的段落,就是在隐射六四天安门事件;1991年由周星驰、刘德华、关之琳主演的“整人专家”(港称“整蛊专家”),当周星驰在吃了“谎言豆沙包”后说出“袁木好诚实,李鹏是伟大领袖”的台词,亦转了个弯嘲讽当时的中共当局;至于1998年由谢霆锋、舒淇、吴镇宇主演的“新古惑仔少年激斗篇”,除了直接以六四时期作为时间背景,更有许多隐喻陆港关系前途不安的片段。

至于1991年由洪金宝、利智、孟海等人主演的“鬼赌鬼”(港称“洪福齐天”)、1992年由张学友、李丽珍、张坚庭主演的“神枪手与咖哩鸡”以及1994年由周星驰、袁咏仪、罗家英主演的“凌凌漆大战金鎗客”(港称“国产凌凌漆”),则出现许多影射彼时大陆官场贪腐、以及对社会发展滞后持批判态度。且若将相关电影对照当今的大陆现况,20多年前所批判的内容至今仍旧存在,各级官员的贪腐依然屡见不鲜,即便大陆法律日新月异、处分愈趋严格,但问题似乎根深蒂固。

周星驰主演的国产凌凌漆当中刻画出当时中共官员的贪腐。(截自国产凌凌漆电影画面)

这些曾经的香港卖座电影,除了表面的娱乐性外,其背后所叙述的深层意识与问题探讨,也是数十年来仍风靡港台观众的重要因素。虽然特首林郑月娥坚称不会因此扼杀创作自由,但难保相关文化创作者不会事先自我审查,这就很难令人不联想到台湾戒严时期的电影审查制度。

1983年以前的台湾电影产业,因为有1930年就制定、1948年修正的《电影检查法》这项紧箍咒缠身,基本上不脱军教片、反共复国片、小情小爱片或是经典的古装历史剧,因为举凡有“损害中华民国利益或民族尊严者”、“破坏公共秩序”等都有被禁演之虞,从业者多会进行“事前自我审查”一番。,至于比较前卫性质的,则多只能与当时的香港合作。

直到1983年废除《电影检查法》以及1988年《电影片分级处理办法》颁布后,才陆续对电影“解封”,陆续出现探讨台湾经济发展后的底层社会问题(如“老科的最后一个秋天”)、两岸问题(如“海峡两岸”)、乃至于检视二二八事件的电影(例如“悲情城市”)等。如今,台湾基本上已不存在被禁止上映或发行的电影。

2019年,香港由于发生“反修例”抗争、以及随后演变成的暴力事件,再加上港府长期以来治理无方等因素,迫使北京不得不介入香港的治理。2020年,国安法正式实施,对香港各界已造成不小的影响。不要说新拍摄的电影,就连前述那些香港经典电影,在新版《电影检查条例》上路后,未来还能否在香港电视与网络等收看渠道出现,可能也将一并出现疑问。

香港反修例事件演变成警民冲突甚至暴力事件。(Reuters)

然而,电影、音乐除了纯粹的娱乐效果外,本就具备检视政府治理能力、挖掘社会议题、检视底层故事等功用,若强以法律自我设限,恐会让未来的香港电影变成制式化,甚至连国外的优秀电影都有可能因各式各样的“国安因素”遭修改甚至禁演,这对文化事业的发展甚至社会的进步,都会产生窒碍。当然,最理想的状态就如林郑月娥所言创作不受影响,但假如执法者过度介入或一旦有案例产生、寒蝉效应自然会出现,无可避免地就会带来更巨大的冲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