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神舟” 飞向宇宙 台湾“飞鼠”未见踪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大陆神舟十二号运载火箭6月17日发射后,太空船与“天宫号”太空站的“天和号”核心舱对接的画面广受各国报道,这代表着中国大陆太空飞行员首度能够长久驻留自建的太空站,然而,与此同时,台湾的太空计划,却连卡关已久的发射载具试射,都还没有下文。

2020年台湾晋升太空科技公司研制的“飞鼠一号”火箭试射因“天候原因”喊停后,由于地方民众抗议,加上政府力图撇清与该公司的联系,导致迄今未再恢复试射。虽然台行政院跟科技部积极提出相关法案、台立法院并于2021年5月31日通过了《太空发展法》,迄今也仍没有任何下文。

台湾晋升太空科技公司“飞鼠一号”火箭,于2020年初因天候因素未能发射成功,此后由于土地使用问题未解决,迄今仍无法完成试射。(Twitter@TiSPACE)

从政策脉络而言,台湾发射卫星载具的研制,本已在多年的“国家太空计划”当中,尤其是期程涵盖2004年到2018年的“第二期国家太空发展长程计划”,两大支柱就是卫星与发射系统,2007年开始执行“小型发射载具”(Taiwan Small Launch Vehicle)计划,并规划2012年“福尔摩沙六号”卫星即采用“小型发射载具”在台湾升空。

但是“小型发射载具”计划,于马英九上台后放缓乃至于终止,此后研发动能大部分集中在卫星与大气科学仪器上。对此,当时太空中心“探空火箭计划”主持人陈彦升曾撰文称,“有些人不希望台湾拥有这种高战略价值的军民两用技术”,马政府给的理由是背后有美国在台协会(AIT)关切,尔后计划仍旧回到“探空火箭”的项目,2014年台湾发射“探空十号”火箭,最高达到286公里。

而台湾的火箭研发计划,虽然在马英九任内由政府主导改为偏向民间跟学校主导(例如交通大学前瞻火箭研究中心、晋升太空科技公司都在马英九任内创立),但是多年来仍无明显成效,距离搭载卫星升空,仍有一大段距离。究其根本,正是因为历届政府的政策摇摆不定,时而以自行在台湾发射卫星为目标、时而又改以委由美国火箭发射为主,使得台湾的相关发展仍然裹足不前。

依据台湾官方射击通报,飞鼠一号火箭试射最大高度为300公里,略高于2014年探空十号火箭。(中央社)

反观中国大陆,自1960年代开始发展卫星时即同步研制火箭发射载具,创立了“长征系列”火箭的发展系统,更首度在1970年即成功运用长征一号火箭将首枚自制卫星“东方红一号”送入太空;长征系列火箭的研发能量不断累积,目前已发展到“长征十一号”,其中不同型号还各自有所改良,例如执行“神舟”载人太空船任务的火箭,即是“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

至于邻近的国家,也未把卫星与发射载具拆分,如韩国也在2013年成功发射罗老号运载火箭、将“STSat-2C”卫星送上太空;朝鲜也发展出银河系列运载火箭搭载卫星,2012年“银河3号火箭”成功发射“光明星3号”卫星。而深受“和平宪法”制约军武发展的日本,更早在1960年代就逐步发展运载火箭,尤其纳入不同民间企业的研发能量、多次成功从种子岛宇宙中心发射卫星。

日前台湾通过的《太空发展法》,规定必须要有“国家发射场域”的设置,而目前为止台湾的发射场被指定在屏东县牡丹乡旭海村一块滨海国有地上,但该处土地同时又为原住民传统领域、台湾官员也明确表示这只是短期场址,而“飞鼠一号”迄今仍未能试射,遑论更大规格的“飞鼠五号”;已发展火箭载具多年的台湾,与拥有罗老宇宙中心发射场的韩国、种子岛宇宙中心的日本,乃至于拥有文昌、西昌、酒泉等多个发射中心的中国大陆相比,连最基本的场地问题都未解决。

从1991年台湾成立“国家太空中心”以来,包含探空火箭等发射载具的问题虽然多次受到社会关注、但也从来没有进一步明显的发展。即使曾经发生交大火箭团队以“募资”方式筹集发射经费,在极短时间内筹到2,500万新台币,显示台湾社会对自主发射卫星仍有一定的期望,但在台湾政府政策举棋不定下,距离“自主发射”的目标,仍有一大段距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