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民为敌 蔡英文政府“有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已经有许多书(包括卡谬 [Albert Camus] 的小说《瘟疫》)讨论过,瘟疫不是造成人类最大伤亡的主因,主因在人性。

什么样的社会,在病毒的冲击下,就会显现出什么样的弱点。那些弱点,是平时早已存在于社会、政治、经济的结构之中,平时不以为意,瘟疫来临时,那结构性的病灶,尤其是人性的贪婪,往往成为致命的破口。

6月18日下午,蔡英文与郭台铭、刘德音等人会商,洽谈BNT疫苗采购案。台湾总统府发言人张惇涵会后表示,会谈时间约1.5小时,气氛融洽且良好。(台湾总统府供图)

台湾在应对从去(2020)年以降的新冠(COVID-19)疫情,一开始表现可圈可点,但后来却被冲击得破口全开,全面慌乱,又是为什么?台湾的病根何在?优缺点何在?现在其实正是重新检视台湾社会的好时机。

首先,应该肯定的是台湾民间对瘟疫的应变之速、防堵之快,可谓超出全世界。2020年春节刚过,武汉发生疫情刚开始,我记得从台中过完春节一回到台北,才年初四,竟然在药房里已买不到口罩。台湾人的警觉性之高,防疫之快,超出想像。我仍记得当时的一间耳鼻喉科医生说,因为戴口罩,流感都减少,他的诊所少了很多病患。

虽然台湾的入境围堵政策也发挥功能,但我以为台湾防疫最厉害的,仍是民间的强大自觉力量。与此相比,政府显得被动。

全台6月15日起开放日本捐赠近124万剂AZ疫苗接种,其中以75岁以上长者人数最多,但施打后猝死案例至今已超过40起。(吴逸骅/多维新闻)

然而终究出现防疫的破口,原因何在?病根在政治。整个中央控制系统自满、傲慢,自以为是,完全听不下民间的任何建言。事实上,台湾有强大的民间慈善力量,从历次灾难事件中,我们都可以见到慈善团体、民间企业的温暖与善念,如何帮助台湾民众、帮助政府,去弥补政府力所未及之处,从民间的需要出发,主动解决问题,修补那些伤痛。

可是这一次,政府完全把慈善团体、民间力量当成了敌人。这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慈善团体要进疫苗,政府竟不是协助各团体,反而是在阻挡。民间力量要协助,捐献物资,政府竟然不是说“谢谢感恩,我们一起努力”,反而是怕被抢了功,争相表态说政府有买了。

一个政府变成和民间慈善团体为敌,防慈善如防贼,这真是举世未有的诡异。这个中央政府是中了什么病毒呢?

中央的最明显病根,而且是病入膏肓,其实卡谬在《瘟疫》里早已写过了。有人为了发灾难财于是发明种种关卡,让治疗的药物、生存的物质,变成一种稀缺物品,他们可以垄断价格,哄抬价格。这个古老的人性之恶,文学上早已处理过。想不到,于今为烈的显现在中央政府之中。他们垄断了疫苗的进出口审查,对救命的疫苗,用行政手续、法规限制、公文旅行,硬生生挡了下来。

当民间从质疑到愤怒,群怒难犯之时,这个政府才宣布可以开放进口申请。但申请的手续,可以用公文旅行,让你继续卡关,无法进口。而一切,就是在等待,等待他们投资的疫苗宣告二期解盲通过。

面对台湾民意对疫苗进口与施打越来越庞大的不满,蔡英文政府的态度却反复闪躲。(多维新闻)

这么强大的民间慈善力量,却被这个贪婪无耻、公然撒谎的政府给拖住了。而防慈善如防贼,这个政府是有病吗?

而有办法的人,早已逃走,自己跑出国去打疫苗,然后,继续鼓吹民众要爱国,继续等待台产疫苗。这种政客的嘴脸,不是所有小说早已描述过了?

任何一本描述过瘟疫的小说,所有的人性之恶,所有政客的嘴脸,台湾这一次全部重演一次。

说得更明白一点,政治就是瘟疫的最大破口,这个破口不改变,慈善力量出不来,人民还要受苦到什么时候呢?

(本文作者杨渡,系台湾作家;经《奔腾思潮》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杨渡观点】防慈善如防贼,这个政府有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