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全球出口重要性大增 学者:未见供应链重组明显证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学者表示,中国制造的商品,在全球制造及出口占比均不断增加,2015年约18%是高峰,到了2018、2019年后又开始攀升。(VCG)

随着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与北京之间的摩擦点越来越多,未来全球供应链将如何发展,渐成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在2020年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本外界预期供应链重组的脚步将加速,但学者表示,截至目前为止,中国仍扮演重要角色,尚未看到明显的供应链重组证据,甚至2020年,中国在佔全球出口的比例又再增加,且增加的速度较以往来说更快。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分行总经理暨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在论坛中表示,中国制造的商品,在全球制造及出口占比均不断增加,2015年约18%是高峰,到了2018、2019年后又开始攀升,这听起来有点讽刺,因为当时正是美中贸易战打的最火热的时候,且到了2020年,中国佔全球出口比例又再增加,且增加速度更快,台湾也有同样的发展趋势,但在绝对规模上没有这么庞大。

她提及,过去大家想到中国制造的产品,大都会想到终端产品或终端产品的组装,但现在已经不一样,因为中国在中间产品的出口,佔全球出口比例更高,让中国在全球出口的重要性越来越大。

但艾西亚也点出,全球价值链的规模自2008年后金融危机后就不断缩小,而计算全球价值链规模,基本上主要是看中间产品的佔比,中国在全球价值链参与度虽小于德国,参与率比较少,但规模缩减相对速率却比较慢,因此价值链相对来说,越来越以中国为核心。她认为,中国转往出口中间产品,是为了因应中国“双循环战略”,可能无法完全消除卡脖子的状况,但至少能避免部分依赖他国的状况。

学者指出,中国转往出口中间产品,是为了因应中国“双循环战略”,可能无法完全消除卡脖子的状况,但至少能避免部分依赖他国的状况。(視覺中國)

而中国转往出口中间产品,让其出口品中“外国附加价值降低了”,并提供中国出口产品的附加价值。艾西亚说,目前有更多重要的中间产品,现在自中国销往德国、欧盟与美国,德国对其他国家出口中间产品的需求下降。制造业价值链的收入佔比,过去欧洲占比最大约达三成,目前降至跟中国差不多,约23%。她表示,2020年时候,许多人都认为中国的核心地位将受到挑战,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确实有部分公司已开始移动制造地点,例如苹果移至印度、三星将产线移到越南,但没大家想像的规模这么大,且以整体贸易数据来看,中国对全球出口佔比持续增加。

谈及未来供应链面临的风险,艾西亚直指第一个是地缘政治风险,包括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关键产品供应链相关分析结果,以及欧盟目前也在思考一种新方式,控制供应链品质、改善人权或环境因素等等,这会让供应链渐趋复杂、推升成本,让业者减少交易次数。再来是环境因素,例如泰国和日本发生的水灾、美国油管遭遇骇客勒索等等,这也会让供应链更趋复杂,成本更高昂,并影响全球通膨率。

艾西亚总结,中国仍扮演重要角色,尚未看到明显的供应链重组证据,“当然地缘政治的力量没完全发挥”,但未来看到的景象,应不会是生产全面移出中国,而是会出现两套生态系,业者会想办法跟两套系统合作来减少成本,一套是欧美为主的西方系统,另一套是中国系统,这都会导致供应链分化的状况,未来全球供应链很可能会往这方向发展。

波士顿顾问公司(BCG)总经理暨全球合伙人陈美融表示,一年前左右有许多分析,认为各国的公司将纷纷出走中国,转移至东南亚、印度,或回到美国及台湾,以更多元布局因应地缘政治及新冠疫情的挑战,并推估三种供应链模式将慢慢成形。第一种是跟现在状况比较相近的,仍是以全球供应链为主,生产跟终端销售在不同位置,这类供应链以民生用品为止;第二种是慢慢将部分生产移到终端销售位置,这以手机等科技业为止;第三种是在每个区域各自布局,这以最重要的科技、技术或医药为主。这三种模式都有不同的挑战跟困难需要克服。

而根据2020年6月做出的模型,预估2023年美中之间的贸易将大幅减少,其他区域如欧洲跟中国之间的贸易也会少量减少,其他的贸易流会变得更加活跃,2023年全球贸易将回复至2019年的水準,但结构将发生重大改变。陈美融说,现在美国白宫换拜登当家,但分析拜登政府最近的一些贸易政策,现在做的结论仍跟过去分析没有太大改变,且除了中美之外,日韩、中日、欧中等地区,也都有紧张程度不一的地缘政治问题。

美国在台协会(AIT)处长郦英杰表示,美国认为要打造可信赖的半导体、关键科技及医疗器材的全球供应链,“台湾就是我们的关键合作伙伴”。(台湾总统府)

陈美融也提及,全球在半导体生产上,很大一部分集中在东亚地区,且一但生产环节发生问题,将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大影响,假设一间半导体厂断电,可能影响四十亿美金,新竹淹水可能带来两百亿美金的影响,如果发生强震,可能带来四百多亿的影响,但这些数字都只针对半导体本身,如果放到终端来看,“可以带来4,900亿美元的影响”,这样的数字,会让全球很多公司把注意力放在台湾身上,而去思考,怎么把供应链更加平衡,而非全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在全球供应链转移的过程中,陈美融分析有三种情况,一是在台湾政府协助下,一些企业将产能移回台湾,二是往低成本国家如东南亚移动,三是欧美国家会把最重要的供应链移回本国,让供应链更加稳定,这些趋势都是在先前都看到的状况,只不过在地缘政治紧张及新冠肺炎的冲击,导致这样的速度加快,但要达到这样的结果,也非一簇可及的。

她举例,如厂商要把产线移回台湾,欧美厂商也不会希望那么多产能移回台湾,而是希望做多元化的分险管控;加速往低成本国家布局,也会有当地人力素质及基础建设上的挑战,要达到跟中国一样的生产规模,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要移动至欧美国家,以半导体产业为例,投资金额庞大、营运成本增加等等,要实施起来仍有相当的困难度。

台湾“工研院产业科技国际策略发展所”所长苏孟宗认为,未来工厂生产会越来越分散、去集中化,除了地缘政治议题、新冠肺炎等危机,展望未来,必须要考量科技供应链如何更多角化,且台湾要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重点是关键产业要有免疫力,能对疫情、灾害免疫,发生问题能不中断运作,分散式、去集中化的生产,作法就是让供应链更接近市场,特征是让供应链更能生存、有韧性、敏捷性和有高价值。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