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芯押注成熟制程及地理分散性 近期拼上市美股市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媒《彭博社》(Bloomberg)于当地时间6月22日报道,全球第四大晶圆代工厂格芯(Global Foundries)将投资40亿美元在新加坡建造晶圆代工厂,并且会在亚洲地区继续扩建,这似乎与拜登(Joe Biden)政府让半导体回归本土的呼吁背道而驰。

格芯作为晶圆代工的二线公司之一,其产品市占率约为7%左右,目前该公司正准备在美股市场IPO,市场对其估值约为300亿美元左右,其业务主要放置于新加坡,但也准备分别投入10亿美元扩大在德国德勒斯登及美国的工厂。

格芯专注于成熟制程,并将在近期于股市场IPO。(路透社)

格芯CEO柯斐德(Tom Caulfield)在6月22日的线上简报表示,格芯将斥资60亿美元,在2021至2022年左右提高产能,令新加坡的工厂增产50%。柯斐德也表示,他并不喜欢他的工厂在新加坡、德国、美国等地生产的芯片,被称作旧版、成熟制程的产品,他表示这些芯片的用途更加广泛,对其对恰当的形容方式应是“功能丰富的”。

柯斐德表示,尽管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Intel)在先进制程上竞争激烈,但是目前全球的芯片荒缺的其实是格芯的产品,他说到“当前的芯片生产商过度强调个位数级别的奈米制程,令自身发展陷入困境,今天许多车子在停车场动弹不得,是因为欠缺45或65奈米制程的芯片。”

柯斐德也表示将加速全球布局的脚步,提供流片(试生产)给供应链,以增添灵活性和安全性。格芯最大的股东,阿布扎比主权基金麾下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 Investment)正在与美国、 欧洲等国,进行有关全球芯片制造能力高度集中亚洲是否会影响国家安全的讨论,因柯斐德率先让新加坡的工厂扩产,该厂的产能当前处于捉襟见肘的状态。

但柯斐德也不否认,大约70%的晶圆代工生在台湾,距离中国大陆仅几百英里,并且仅来自于一家公司,确实给世界经济带来巨大风险。

《彭博社》专栏作家高灿鸣(Tim Culpan)亦撰文指出,台积电为首的三大晶圆代工厂因制程领先,获得许多荣誉,但其实大多数的半导体并不需要那样先进的制程,诸如无线电通讯、显示屏幕、电源调节或操作微型引擎的芯片,十年前的成熟制程便已足够使用,他指出这是格芯锁定的战场。

高灿鸣分析到,台积电在客制芯片领域的全球市占率虽然过半,对确保苹果(Apple)、高通(Qualcomm)和英伟达(Nvidia)等公司取得最强力的芯片至关重要,但是其2020年仅28%的营收来自成熟制程产品,且仅3%是来自于最先爆发芯片荒的车企。

格芯试图在IPO之前自我推销,并且试图说服各国政府提供资金以协助其扩张,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即参与了4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不过其所需资金有多少并未有明确数字。格芯在新加坡的新产能所需的资金,大多由客户的预付款支应,这些客户希望借此在未来数年内获得产能保证。

不过这一预约不是为了现有或者未来的制程,而是为了确保能够使用“旧版”的制程,格芯在2月宣布,美国国防部与其签约,取得了其在纽约北部的45奈米制程的产能。

柯斐德也提供了一些其他竞争对手作不到的事,该公司遍布全球,并不特别仰赖单一地理区,迥异于台积电几乎权在台湾、三星大多在韩国、英特尔侧重在美国,格芯在新加坡、纽约和德国各约有三分之一的制造业务。对于担心供应炼安全的客户来说,这一特色显得突出,格芯此次投资押注,在全球芯片业砸钱迈向先进制程突破的情况下,试图取得其利基市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