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哭丧克里米亚“被武统” 台湾的“小国移情”难获国际救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克里米亚,乃至乌克兰情势,近年来在台湾已成为一道“陌生的显学”。

为了战略止损并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于不久前的美俄峰会上同意乌克兰问题重回《明斯克协议》处理框架来解决,基于自身利益,美国又一次毫不犹豫出卖了正在火线上苦苦挣扎的小弟利益,卖掉了乌克兰——这一则难得映入台湾人眼帘的远方大国政治博弈,缘由并非台湾有多热切于乌东情势,也非对于俄罗斯在地缘政治影响力有多大的兴趣讲究,台湾人看的依旧还是美国,聚精会神地看着美国如何对待乌克兰,揣测着美国会否有朝一日也对台湾变心。

事实上,台湾的国际观不只有从属于美国至上的惯性,也有着喜乐悲欢都由着以自己为中心的陋习。自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以降,台湾时而在意识形态上哭丧着克里米亚际遇,也时而从地缘政治的冷酷现实为乌克兰发出声声叹息。不难理解,台湾哭着克里米亚,哭着乌克兰,其实是在哭自己,顾影自怜于强权夹缝中企求生存的“小国”悲凉。

台湾这般的“小国移情”,每每在乌东有事、且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乌克兰情势做出裁判后来到高峰。举凡政界、学界与媒体圈,无一不精准把握乌东情势混沌之际,或者在乌克兰惨遭出卖后振笔疾书,说着他乡的故事,警示自己的未来。

2021年4月20日,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坦克在东部进行演习。(Reuters)

然而,不论台湾是自比克里米亚“遭俄国武统”,或者顾怜于乌克兰“被西方出卖”,回应到两岸关系的现实,恐怕都有着不够现实的缺憾——肇因于台湾总是轻易二分且简化国际关系,犹如“再见列宁”活在冷战年代,同时“自比小国”的前设肯定,也误导了台湾判断克里米亚与台湾问题本质的差异性。

台湾人心中的柏林围墙从未倒塌

该说是台湾过去的“反共教育”太成功了吗?台湾面对当前的国际局势,“小国移情”的时空背景犹存苏东解体前、以意识形态互斥为主的冷战对峙,着实复古。不可讳言,国际情势正呈现着一波中西方权力对峙的局面,但清本溯源,各方此番相互结队抗衡的症结在于格局重组,在于铁铮铮的权力转移,在于霸权的挑战与稳定与否,早已挥别复古的意识形态对抗,就算如自由民主与独裁专制等意识形态话语依旧是西方自豪与针砭中国的陈旧说词,但渠等早已失去了意识形态灵魂,徒留徬徨的躯体空口白话,呓语着那身处百年变局的西方不安。

+3
+2

在冷战的政治滤镜底下,台湾相当自然地将北京与莫斯科视作相对于美国而团伙的“独裁轴心”,连带置入中俄的“不良人设”,而美国依旧是民主世界的光明灯塔,从来唯一的台湾指望——台湾自感受到中国大陆的“霸凌”,须仰赖美日等国际力量援助,这样的结构相称于俄罗斯对于乌克兰的野心,以及乌克兰西望美国与欧洲的关爱,台湾当然自认“并不孤单”。

但问题是现在美中关系的内里,截然不同于当年的美苏对抗,国际间自由主义与共产主义的阵营对抗也早就烟消云散,当倒塌的柏林围墙已一片一瓦地成为各博物馆陈列与一种艺术呈现的当下,台湾心中的柏林围墙却尚未倒塌,对着莫须有的墙内墙外喊打喊杀,这是台湾对待乌东问题,乃至美中俄大国博弈时的第一个误判。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右)4月13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与到访的乌克兰外长库列巴(Dmytro Kuleba)会面,讨论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东部边境地区附近部署的问题。(Reuters)

“小国移情”的主权假设

其次,台湾自成一格的“小国移情”也是在理解自处结构,以及预判大国行事时造成一定偏误的始作俑者。在台湾总不乏有学者称“因为西方遏制中国的联盟愈趋形成,台湾的危机反而愈大,被出卖的可能性也愈高,这是弱势依附强权的风险,台湾正陷入克里米亚难题的困境中”、“美国在当代的全球战略布署上,有两条重要的断层线,一条是位于东欧的断层,分布在此断层线的国家有瑞典、芬兰、波罗的海三国、乌克兰、摩尔多瓦、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及土耳其等国,旨在对抗并围堵俄罗斯;另一条则是位于东亚的第一岛链,分布在这上面的有韩国、日本、台湾及菲律宾等,旨在封堵中国;而位居断层线上的中小国家外交策略将无可避免受内外约制”。就连台湾情治机构给出的报告也有志一同,认定中国大陆正对台复制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模式,台湾应联合各理念相近国家成为支撑力量。

美国军舰穿越台湾海峡日益频繁(点选图集浏览):

综观台湾官学界以“主权国家”之姿,解析国际情势与台湾应对,就台湾内部的一般理解来看,可谓“完全正确”。于是,对比“俄罗斯武统克里米亚”以及“西方出卖乌克兰”情事,台湾可以轻易地将自己安置在对照天秤的另一端“待价而沽”。这等的讨论在台湾内部唯一有的差别,仅仅是台湾会否步上克里米亚的后尘、台湾是不是下一个等着被出价卖掉的乌克兰,意见纷陈的只有“是或不是”的结果,而非类比本身。

美军最高层对北京武统台湾的最新判断(点选图集浏览)

就台湾惯性将两岸武统压力对照克里米亚遭俄罗斯侵略来说,看在于国际间高悬“一中原则”的北京眼里,恐怕先成了一种不伦不类。在“国际通用”的“一中原则”底下,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两岸政府分立的现实源自于1949年国共内战的延续,就以和台湾还存有邦交关系的梵蒂冈为例,教廷对台的外交承认也是以台北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为基础而开展,这与克里米亚的情况完全不同。

而俄罗斯在2014年出兵侵略不属于自己领土的克里米亚,彼时的北约、美国只会纸上谈兵,无人为乌克兰两肋插刀,俄罗斯在扩张吞并领土犹若如此,这与取得相当共识的“一中原则”的北京处境又何来相仿?北京他日若真因台独,不得已与台湾兵戎相见,在“一中原则”与“中国内政不容他国干涉”的保护伞下,台湾何来的信心指望美国、甚或印太四国(QUAD)出兵保台?台湾片面将自己妆容成期望警示西方不要再出第二个克里米亚的时候,可曾想过北京不是莫斯科,而台湾压根与克里米亚难以类比?

中国媒体2021年3月披露,解放军在三大海域举行军演,威慑“台独”势力:

+13
+12
+11

与此同时,台湾“小国移情”于乌克兰也是一样,乌东在克里米亚危机爆发后,有所谓争议领土的情事,台湾问题、两岸关系的症结在于内战延续、一个中国代表权,以及台湾是否至死不渝地要将自己从一个中国分裂出去,此间何来的国际领土争端?

从两岸关系根本看待台湾问题,再回应到美俄达成乌克兰问题解决的共识,北京丝毫不会将克里米亚比做台湾问题,台湾私心引乌克兰遭出卖为鉴,不论结果是卖与不卖,怀的其实还是一种主权国家意义的本位立场,却又不见于国际承认,位阶明显更逊于乌克兰,台湾由此开展的各种国际局势的判断,恐怕从一开始便是错付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