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西方种族清洗 只有中国配得上人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22日,中国大陆代表在联合国(UN)人权委员会发表呼吁,要求对于加拿大在今(2021)年5月一所寄宿学校中发现200多具原住民儿童骸骨一事,以及加拿大在历史上对北美原住民犯下的罪行进行独立调查,并强烈建议当局应“将肇事者绳之以法”,为受害者提供充分的救济。对此,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难得在电视屏幕面前大发脾气。

加拿大自1980年以来至少有1200名原住民女性遭谋杀或失踪,被形容为“加拿大的种族清洗”。(AP)

其实,加拿大层峰听闻北京的指控,随即表露出愤怒之意,想必这情绪的背后多少带有“恼羞”。坦白说,当加拿大将手指指向中国大陆,并谴责北京当局迫害新疆维族人权之时,就应扪心自问且计算被自己亲手扔出的这把“回力镖”打到的概率会是多少。

1876年,加拿大出台《印第安人法》(Indian Act),将印第安人圈禁在2,200多个贫瘠狭小、与世隔绝且生存环境恶劣的“保留地”。很多“保留地”直到今天也没有安全的饮用水源,部分甚至面临洪水威胁及有毒废弃物危害,更不用谈前述被发现的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黑历史。

不可否认,加拿大政府为了代表过去的统治者表示“歉意”,曾于2008年组织“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该组织也在2015年揭露了一些寄宿学校、族群迫害等暴行,但很快地被一些人士质疑与反省,究竟政府推动的“和解”是否真的达到“和解”,还是只是一张民主政治的“遮羞布”。毕竟仍有许多报告显示,加拿大的政治社会与当地原住民表现太过于“和谐”,尤其当这氛围又与加拿大当局无视当地原住民权利以及忽略原住民该有的权力相比,似乎更显矛盾。

而回过头来,当以民主灯塔自居、又高举民主自由大旗的民进党政府,为何从未针对加拿大的这些人权黑历史提出“呼吁”?台湾媒体与舆论也鲜见针对这些人权议题有过深入的报道与分析,尤其与美欧等西方国家控诉新疆维族人权遭受侵害的信息量相比,不免令人质疑台湾所谓的民主人权价值只不过是“双重标准”。

6月24日,香港《苹果日报》走到了停刊停网的这一天,为此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外交部长吴钊燮、立委罗致政等多位民进党籍政治人物,前仆后继挞伐香港政府,表达对香港将失去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愤怒。然而,2020年12月12日,台湾新闻电视台“中天新闻台”被迫关台,怎么不见这些绿营政治人物向号称“独立机关”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表达愤怒,指责他们摧毁了台湾的新闻自由?

坦白说,将人权自由等“双重标准”单单套用在中国大陆身上的现象,其实在近期各“民主国家”政坛都能清楚观察到,然而,为何“人权”与“自由”会有双标?其实对通过民主选举出身的政客来说,眼中往往只有“一标”而非双标,也就是哪里有“票”、有“利益”就往哪钻。说穿了,不过是“见鬼说鬼话、见人才谈人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