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为香港苹果发声 却不愿为台湾挤出一滴鳄鱼的眼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苹果日报》(以下简称《苹果》)由于资产受港府冻结,于6月24日正式宣布停刊。可以想见的,以“反中”闻名的传媒公司在“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划下终章,必然会引起极大争论,而向来高举“民主自由”旗帜的西方阵营以及台湾,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素材”。

英国政府称,《苹果》停刊不仅是对香港言论自由的破坏,也表明香港国安法是用来惩罚异见人士,而非维护公共秩序;欧盟(EU)则表示,《苹果》停刊事件反映北京实施香港国安法是用作扼杀新闻和言论自由。

苹果日报于6月24日正式停刊,西方各国纷纷发声谴责。(苹果日报官网截图)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亦于6月24日对此发表声明,批评北京对香港的加紧镇压,导致《苹果》这个香港亟需的独立新闻堡垒现已停刊,并称香港人应享有新闻自由,而“北京否认了香港的基本自由,侵犯了香港的自治、民主制度和程序,这与它的国际义务不相符。”

西方为《苹果》吹熄灯号大声哀悼之余,更定调香港所谓“大陆最后的自由堡垒”的命运,也随着《苹果》一同进入漫长的黑夜。对向来被认为“专制独裁”的北京发出此些指控不仅毫无成本,还能获得诸多掌声,但面对同样惨遭关台命运的台媒《中天新闻台》,西方国家则表现得恍若未闻,其中的虚伪与双标不言而喻。

对于港府及北京处理《苹果》的方法与轻重,每个人或有不同的理解或批判,但能够确定的是,《苹果》曾发表多篇与“呼吁外国制裁大陆”的相关文章,确实已然踩到北京红线。香港身为中国大陆的领土,其与北京间地方与中央的从属关系无庸置疑,而在香港公然呼吁外国介入干预,当然有分裂国土和危害主权之虞。这也使《苹果》的问题不仅仅是保虎“新闻自由”如此单纯,而是上升到更加复杂的“国家安全”等政治层面。

台湾《中天新闻台》的情况则截然不同,尽管NCC各种技术细节为由撤销其电视台执照,但众所皆知的,中天被关台从来不在于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而是其支持两岸统一的立场与“异音”。但支持两岸统一涉及“国家安全”问题?除非蔡政府修改宪法、或以各种方式将“台独”变成现实,否则中天支持统一的言论不尽未涉及分裂国土,反而在法理上比绿营拐弯抹角、明里暗里的“台独”言行更加“维护主权”,又如何能以“国家安全”为由抹杀“新闻自由”?

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自2006年成立以来,首度开铡新闻媒体,不予中天新闻台换照,令民进党政府遭质疑迫害民主。(中央社)

当然,《中天电视台》遭撤照的过程与结果不如《苹果》那般“惨烈”,如今也转型到Youtube上继续经营。但当初绿营的支持者们是如何理直气壮的以“国家安全”之名,支持政府订立《反红媒》或《国安五法》,甚或以管控网络新闻等方式对“红媒”进行司法行政上的追杀,如今又何以惺惺作态的对《苹果》发出哀戚与悼念?

倘若西方国家认定《苹果》在政治影响下被迫歇业,是扼杀了香港的新闻与言论自由,是用政治方式惩罚异议份子,那他们理应也对中天关台抱持相同态度。但欧盟、英国乃至于美国,是否有如同面对《苹果》这般大声高调的为中天支持发声、批评台湾政府扼杀新闻自由?当然没有,他们静默的可怕,尽管心中窃喜,他们依然不愿做做维护“新闻自由”的表面功夫,挤出任何一滴鳄鱼的眼泪。

由此可知,西方口中占据道德高地的“新闻自由”或“言论自由”显然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而是充满了政治选择。当该言论对西方有利,那才有被保护的必要;而当抑制该言论的是专制政体,那就更富有操作的价值与用处。但究竟是所谓的“专制政体”侵害言论自由更加可恶,或是“民主政体”侵害新闻自由更加可悲与荒谬?不禁令人感到逻辑错乱。

亚洲周刊在批评台湾民选独裁的专题报道刚获得了亚洲出版业协会颁布的特别荣誉奖,评审在评语中表示:“批评人人讨厌的专制国家轻而易举,但要批评人人拥戴的民主制政府则殊不简单”。确实,美国这不就选择了最轻而易举的事情,而留给蔡政府这个“人人拥戴”的“民主政府”莫大的尊重,如今又何苦压榨香港《苹果》的最后一丝油水,来表现其在乎新闻自由的假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