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拜登慎防俄国倒向中共 与中俄双线作战是美国最大梦魇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毛泽东说过,“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的“三大法宝”。不容否认,这“三大法宝”都是师法俄国列宁,并且依据史达林的世界革命蓝图,在中国得到成功实践的机会。

1957年6月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三次代表大会代表与中共领导人合影。前排左起:中共政治局委员林伯渠,中共中央副主席陈云、周恩来、朱德,主席毛泽东,副主席刘少奇,政治局委员、中央监察委员会书记董必武,政治局常委、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Getty)

中共建政初期对外采“一边倒”战略,即依靠前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提供安全保护伞、突破外交孤立,并获取国民经济恢复时期所需的物质援助。中共付出的代价,除了维持苏联在中国享有的特权外,更重要的是以“抗美援朝”为名,参与一场史达林的“代理人”战争。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中苏分歧是战后影响国际政治的一件大事。1969年3月爆发的“珍宝岛事件”,代表双方已从“文斗”升高到“武斗”。“反苏”不仅成为中美开展关系正常化的一个动力,并且形成冷战时期的中美苏战略三角关系。

基辛格回忆毛泽东的访华邀请来得突然(请点选大图浏览):

俄罗斯独立后承继了前苏联的国际角色,但未能享有她过去的超强地位。俄罗斯前总统叶尔钦(Boris Yeltsin)采取亲西方的对外政策,希望获得西方的经济援助,帮助俄国向市场经济转型;另一方面,叶尔钦也致力改善与中共的关系。在他任内,中俄关系连续上了3个台阶:即从1992年的宣布互视对方为“友好国家”,进展到1994年的决定发展“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伙伴关系”。1996年4月,双方更宣布把两国关系升高到“平等信任的、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2000年3月,普京以强人的姿态入主克里姆林宫,他强调施政的目标是“追求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使俄罗斯成为伟大的国家,以及推行全方位的外交。”普京上任时也采亲西方立埸,他不仅和美国小布什总统创建了私人的友谊,连像特朗普这样特异独行,普京也能和他“和平共处”。在普京看来,特朗普的“退群”行动应该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但美国和西方对俄国的援助口惠而实不至,加上受到北约东扩的影响,让普京甚表不满。

拜登执政后首次面对面会晤普京(请点选大图浏览):

+4
+3
+2

与此同时,普京则强化与中共的关系。2001年7月,普京与时任中共国家主席的江泽民,签订了《中俄睦邻合作友好条约》,使两国的协作关系得到长远发展的法律基础。习近平2019年6月对俄进行国事访问,与普京发表联合声明,把双方的关系再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对于这项新的关系定位,中共官媒强调是基于“安全战略的要求”。

2014年3月莫斯科出兵乌克兰,以及随后并吞克里米亚的举动,导致西方盟国对俄罗斯的一连串制裁。普京向中共求助,双方领导人于2014年5月20日在上海发表联合声明。中共提供俄罗斯资金,以换取中国大陆所需的石油和天然气。2018年中俄双边贸易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2020年中俄贸易额达1,077亿美元。

中俄一直维持制度化的高层互动管道,双方2005年创建的战略安全磋商机制,至今已进行了16轮的磋商。俄罗斯地缘政治学者杜金(Aleksandr Dugin)即主张,俄罗斯要在战略和资源上支援中共;而中共则要在经济上帮助俄罗斯,目的是共同对抗来自西方的制裁和压力。

布林肯会晤默克尔 讨论中俄关系与北溪2号(请点选大图浏览):

外界最关切的是中俄军事合作问题,除双方定期举行的联合军演外,据说俄罗斯正在协助中共创建导弹攻击预警系统。普京表示,这将大大提升中共的防御能力。

此前2020年12月,中俄轰炸机大编队联合巡航画面披露,参与此次联合巡航的是中国战略型轰炸机轰-6K(点选大图浏览):

+10
+9
+8

中共外长王毅2021年初曾表示,中俄战略合作“没有止境,没有禁区,没有上限。”普京对中俄关系表达了高度的赞赏,认为双方的互信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中俄都强调双方的战略合作“不针对任何第三方、不会形成军事同盟”,但普京在2020年10月22日发表演讲时却表示:“俄中目前没有创建军事联盟,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中俄是否结盟要看美国的态度。拜登曾说,现在面对的是“21世纪民主政体与专制政体之间的斗争。”中俄都属专制政体,都应是拜登斗争的对象。只是中共现已取代俄罗斯,成为拜登眼里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称美国不惧中俄弃用美元,可与美元竞争货币并不存在。图为鲍威尔(右)2019年7月在美国国会出席听证会。(视觉中国)

没有人期待这次“拜普会”会产生具体成果,拜登的目标或许只是“寻求恢复美俄关系的可预测性和稳定性。”换言之,拜登将避免双方关系恶化,防止俄罗斯进一步倒向中共。对拜登而言,与中俄“双线作战”是美国最大的梦魇。

(本文经《中时新闻网》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中华民族与中共百年系列一|中俄伙伴关系 美国最大梦魇》,作者赵春山,为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荣誉教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