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风云】台积电发冷颤 全球是否得打喷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以来,西方媒体多次刊出文章指出全球仰赖台积电的晶片,导致台积电“牵一发而动全球”;与此同时,近期美国投行大、小摩也针对台积电评级引发论战,加上美欧日与大陆纷纷邀请台积电到当地设厂,台积电成了当红炸子鸡。本系列将从产业、政治的角度进行剖析,以掌握台积电在世界上的位置。

美媒《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于6月22日刊出文章指出,全球数以十亿计的内置电子设备产品中,所使用的晶片多由台积电所制造,当越来越多产品仰赖台积电,加上台积电产能无法满足所有市场需求状态下,这使得依赖台湾制造晶片将“对全球经济构成威胁”。

当西方媒体皆说全球高度仰赖台积电,值得提问的是,所谓的仰赖究竟为何?台积电在半导体产业又处于何种位置?为什么台积电能有这样的成就?

2021第一季全球前十大晶圆代工业者营收估算占比,台积电仍占过半的市场份额 。(黄雅慧/多维新闻)

首先,站在全球的角度看,根据民间市调机构“集邦科技”估计,台积电2021年一季度营收达129亿美元,季增2%,市占率攀高至55%,依旧坐稳晶圆代工龙头。而居次的三星(Samsung)市占率仅为18%,跟台积电有不小差距。

为什么台积电会有如此高的市占率,一方面是来自于它的高先进制程技术,且成品良率高,因此成为台积电本身制造的实力。制程越成熟,代表在电子产品的运用成效能更佳。据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在今(2021)年2月发布的报告,2021年全球半导体成熟制程(40纳米及以下工艺节点)市场中,台积电仍将以28%的代工产能份额位居首位。

2021年全球半导体成熟制程(40纳米及以下工艺节点)市场中,台积电将仍位居首位。(Counterpoint Research报告截图)

而台积电的高市占率,除了上述自身技术的精进之外,另一是外部环境的助益,包括未来5G、高效传输(HPC)对半导体的需求。比如HPC就极度仰赖台积电7纳米、5纳米制程。就台积电一季度财报来看,上述两种先进制程占营收49%,显示市场上对于运算速度有更高的需求。

就台积电2021年一季度财报来看,7纳米与5纳米两种先进制程共占近半的营收。(台积电2021Q1财报截图)

至于台积电目前正在推进的3纳米计划,据董事长刘德音日前表示,预计将在2022年下半年量产,相较5纳米制程,3纳米的逻辑密度可提高70%,效能提升15%,功耗降低30%。

为了推进纳米制程的精进,台积电必须提高资本支出,今年4月的法说会上,台积电宣布调高今年资本支出至 300 亿美元,其中 80% 将用于 3 纳米、5 纳米及 7 纳米等先进制程,10% 用于先进封装技术量产需求,10% 用于特殊制程。也因此,大摩才会质疑台积电资本支出恐将稀释毛利率,可能让原本维持在50%左右的毛利率下修。

从台积电终端产品的应用来看,智慧型手机正在下降,而高效运算的产品正在增长。图为芯片应用平台占比。(台积电2021Q1财报截图)

不过,从长远来看,制程工艺的发展不会稀释毛利率,反而未来的利润率会看好,因为其效能将更高,同时在终端产品的带动下,价值将会逐步浮现。市场普遍仍认为台积电的先进制程会是核心竞争力。

另外,从目前台积电晶片的终端产品来看,目前智慧型手机仍占45%为最大宗。但如果从季变化来看,可看到智慧型手机则正在减少,反而是HPC正在成长。事实上,从台积电的终端产品占比可知,对科技产业而言,智慧型手机未来恐将渐渐失去优势,取而代之的是与HPC、物联网相关产品。在这样的变化下,芯片需求仍高,相对的台积电的高品质芯片就仍保有其地位。

声势的水涨船高也带动台积电股价在近一年不断飙升,这除了跟主要各国央行的宽松货币环境有关之外,还可能来自于高科技产业发展对芯片的需求未曾减弱。过去,台积电在全球上市企业的市值在3,000亿美元以下,仅位居全球第23名,还落后当时排在第21名的三星。到了2021年初,台积电市值约为5,800亿美元,不仅冲上第9名,更相继超越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和阿里巴巴。

从上述可知,台积电的声势的确如日中天,那么,要追问的是,为什么台积电可以?这或许从台积电主要两个客户:英特尔(Intel)与超微(AMD)最近的故事可略知一二。英特尔2021 年一季度营收 197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 1%,净利相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 41%,主因在于“资料中心业务营收仅 56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减少 20%”;而作为英特尔的市场对手超微,营收年增 93%、季增 6% 至 34.45 亿美元,且季增动能主要是来自数据中心与游戏机相关晶片。

在这一哭一笑间,当英特尔还在挣扎于发展晶圆代工与晶片设计的业务时,超微选择持续将芯片外包给台积电,并专注于提升产品的性能。所以企业选择将晶圆外包,其实有提升营收的战略意义在。

除了外部因素之外,台积电作为伫立于台湾的代工厂也有其成本优势,比如台湾的水电费、劳工薪资都相对便宜。以工业电费而言,2019年台湾平均一度电为新台币2.47元,位居全球第四便宜;就水费负担率而言,2018年排名全球倒数第二名,仅高于澳门。

在种种利多下,对品牌厂商而言,由自身进行晶片设计,并交由台积电的先进制程制作是划算不过的买卖。因为除了压低自制的成本外,产品良率高,自身企业也能集中资本专注于拓展新的产品线。

总之,尽管目前诸多言论针对台积电看多、看空者皆有之,但从台积电的产品、技术来看,短期之内仍是重要角色,除却地缘政治性因素,台积电在半导体制造的地位仍难以撼动。

这时,相关企业该问的可能不应该是专注台积电一家公司,而应该是半导体产业的前景与芯片制造市场未来的发展,选定产品目标并精进制程能力,虽然芯片业有太多政治因素干扰,但与其专注台积电,思考如何开拓市场可能才是正道。

【台积电风云】系列文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