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学者本田善彦:马英九是亲台日人的照妖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时任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右)2015年1月10日上午接见日本岩手县知事达增拓也(左)访华团时表示,台湾与日本是特别伙伴关係, 虽无邦交,但在其他方面交流比邦交国还热烈许多倍; 民间交流方面发展最迅速的是观光。(台湾中央社)

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在八年任内奉行“亲美、友日、和陆”的对外政策,对于台独阵营或日本右翼团体将马英九贴上“亲中仇日”的标签,马英九多次强调,他其实是“友日派”。

2015年,马英九出席抗战胜利70周年研讨会开幕式时表示,外界常认为他是“反日派”,却也有人认为他是“亲日派”,但他相信自己是“友日派”,面对两个民族的历史,应该“就事论事、将心比心、恩怨分明”。

但这样的表态,恐怕在台湾的很多人并不买单,就像马英九选举时说“我烧成灰都是台湾人”,绿营的支持者仍觉得他不爱台湾。而对一些亲台湾的日本人来说,他们对马英九同样也有类似的忧虑。

2007年,在日本访问的时任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马英九,连续两度遭到日本右翼激进份子的抗议,这群人头戴马脸面具,时时看电视、翻报纸,就是要掌握昔日“保钓健将”马英九的行踪,不管马英九到那里,他们就呛到那里。马英九当选台湾领导人后,哪怕在任内促成《台日渔业协定》、哪怕高调纪念殖民者八田与一,很多日本人仍对他的两岸立场心存忧虑。

但有意思的是,台日关系所谓的实质升温,恰恰是在马英九时代达成,以《台日渔业协定》签订为例,真正的筹码是因为美日担心台湾与大陆关系走得太近,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想以示惠拉住“亲中”(日本想象的)的马英九政府。

事实上,《台日渔业协定》为台湾渔民划出的作业区域全部在钓鱼岛12海里范围之外,等于间接承认日本在钓鱼岛拥有“主权”,马英九称台湾在“主权”上没有任何让步,这一说法恐怕值得商榷。当台湾不惜与日本联手也不愿与中国大陆共护祖产,如果这样的立场还被质疑“亲中”,恐怕这不是马英九反日,是日方一厢情愿的误判。

台湾总督府建造嘉南大圳的用意,是为了在台湾榨取更多农业利益,但当今台独分子却美化日本殖民者的行径,并十分恭敬地善待设计者八田与一的铜像。此为2020年5月日本驻台代表泉裕泰前往乌山头水库,致敬八田与一铜像的情状。(台湾中央社)

对于这种现象,旅台日媒体人本田善彦认为,“战后一般日人对台湾兴趣本来一向都不高,这二十年来,对台湾感到亲近感的,甚至对台湾有一种期待的人增加的背后,实与日本社会情绪的变化有关。20世纪末以来日本经济持续衰退,刚好此时开始面对中国大陆的快速崛起,整个日本社会弥漫着严重的失落感和挫折感,丧失自信的日本人极需要外来的肯定。此时,刻意摆出用嘴巴对抗中国大陆、同时不挑战日本的台湾,成为日方各层人士情绪上寄托期望的对象。”

本田善彦表示,在这样的氛围下,对台湾事务感兴趣的一群日本人,却因为对抗中国大陆、反对中共的因素,对台湾有着一股不寻常的亲近感和认同,他们或许对台湾充满善意和热情,但其思维却是基于台湾顺从日本的结构下产生的,因此自然而然地缺乏对外国应有的敬意,加上他们为台湾仗义执言的自负,不自觉地流露对台湾下指导棋的傲慢。

对这些人来说,马不能帮他们反对中国,因此马是不可爱的。马当家时,他们不敢公开反马,但私底下尽说坏话,加上潜意识里并不将台湾视为平起平坐的朋友,因此对中国大陆不敢说的话,对台湾却敢说出来。鲁迅曾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从这个角度来看,马英九是面照出部分亲台日人乡愿本质的照妖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