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高举“碳中和”大旗 蔡英文终于找到“两岸共识”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全球能源政策大转向,2021年必将是个关键年份。不只是4月22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举办气候峰会、习近平也在4月重申中国大陆将在2030年碳排放达到峰值后于2060年实现碳中和;11月英国格拉斯哥(Glasgow)还将举办《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UNFCCC)第26次气候峰会(COP26),做进一步的全球讨论。

美国总统拜登4月22日主持召开全球气候变迁领袖视频峰会,宣示美国将重返全球气候变迁治理架构中。(AP)

促使碳中和这项气候倡议成为全球共识的重要推力,不可忽视美国总统更迭的影响,过去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并不相信全球暖化,除退出《巴黎协定》外,更称“我不认为科学了解气候变迁”、“天气会变凉”,让美国的气候变迁政策停滞四年之久,如今美国总统换人、原本不承认气候变迁的态度扭转,再加上中国大陆也极力允诺减碳、并订出时间表,全球显然已经将此视为共识。

至于台湾,在2021年4月22日(即世界地球日)拜登召开气候峰会当天,蔡英文在台湾“永续。地球解方—2021设计行动高峰会”上也宣示台政府“正积极部署在2050年达到净零排放目标的可能路径”,谈话中更透露她对于“稳定推动中的能源转型”非常有信心。

同时间,台经济部也积极在“废核”的前提下推动减碳的政策,试图在以2005年净排放量(266.038百万吨碳当量)为基准的情况下,追求2025年较基准年减少10%排放、到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较基准年降低50%的目标。

然而依据台湾电力公司的数据显示,核能发电占比逐步降低之余,2020年火力发电占比却达80.2%;再生能源仅有5.8%,而再生能源占比从2016年到2020年,也只是从5.1%提高到5.8%,这代表了虽然近年有诸多台湾企业投入水力发电、风力发电、太阳能,也在土地政策上释出诸多优惠让原有的农地进行“种电”、并开发离岸风力发电系统,但距离官方宣示的2025年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达到20%之目标,仍有不小的落差。

尤其,目前台湾的发电结构能否满足用电需求受到不少质疑,特别是2021年5月,短短几天内竟发生两次大停电,虽然官方归咎于“电网”传送问题、强调不是发电量不足,仍难消解大众疑虑。此外,季节也影响着用电,以风力发电来说,台湾风力较强的季节是东北季风盛行的秋冬季、但用电量最高峰往往是在夏季,如何储存电力是一大考验;水力发电同样如此,虽然台湾荒溪型河川主要在水量充沛的雨季(夏季),但近期遇到反圣婴现象、台湾严重缺雨,使得水力发电无法派上用场。

近年来虽然台湾积极投入再生能源的发展,但其占比仍在整体用电需求成长下,只有5.8%。图为彰化王功风力发电战。(多维新闻网)

目前台湾能源的“中流砥柱”仍是火力发电,而火力发电可分为三种燃料型态,包含重油(或柴油)、煤炭与天然气,但不论哪一种,都会造成二氧化碳排放,只是多寡之别而已,例如天然气发电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仍将近是燃煤的60%,一个以火力发电为主的能源结构,要达成“碳中和”,绝非易事。

但是台湾政府对于火力发电燃料,却数度以与洁净有关的词汇形容,例如台前行政院长、现任副总统赖清德曾说“干净的煤”,乃至于台湾经济部所谓的“低碳天然气”,但这样的说法其实无法改变煤或天然气“化学反应”的本质,用以燃烧发电,就是会产生二氧化碳。此外,天然气管线一旦有所外泄,其主要成分甲烷产生温室效应的能力远甚于二氧化碳,将会大大减弱“低碳”的努力,台湾2020年底曾发生高雄凤山天然气泄露、导致甲烷浓度达到1万ppm的事件,就是一个例子,而这些事件对温室效应的影响,往往都遭到低估。

目前民进党政府号称正积极发展再生能源,设置行政院能源及减碳办公室、与环保署、经济部等部会配合,更在能源转型上宣示2025年达到再生能源20%、燃煤30%、天然气50%的“低碳洁净之发电能源配比”目标,但如前所述,前端发电的大多数能源仍会排放温室气体、而后端的“固碳”工程跟“碳排放交易”制度又迟迟未能受到重视,台湾要达成“碳中和”的目标,显然仍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