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看中共百年】从支持“台独”到两制 中共对台的变与不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1921年建党至今,看待台湾的立场有数度变化,在受到共产国际支持下的建党初期,面对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曾支持台湾独立自治、希望台湾能够脱离日本殖民统治。当日本战败、台湾光复,发生二二八事件后,在延安的中共则发表声明支持台湾人民“起义”、甚至“独立”。

毛泽东也曾支持台独或台湾自治,但那是在完全不同的时空环境底下所造成的决定。(中国人大官网)

国民党撤退台湾后,中共则喊出了“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此后中共在其“一中”原则之下,从武力解放台湾,到“叶九条”转变为和平统一,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习近平则更进一步提出“两制台湾方案”。中共建党百年来不同的台湾立场,映照时代变化,一方面是中共遵循共产国际的各国无产阶级“是中国大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心路历程。

中共曾经“支持台独”

若从当前的两岸局势出发,恐怕很难想象将近百年前的中共,曾经站在支持台湾独立的一方,不过这必须从当时的时空环境与背景做解读。

基本上,中共建党至1928年中共六大召开,以苏联为核心的共产国际势力与理念,都是中共党内的主流路线。因此,列宁(Vladimir Lenin)的民族和殖民地问题理论和共产国际二大制定的《关于民族和殖民地问题的补充提纲》就成为中共极为重视的指导原则。

以列宁为首的苏共与共产国际,其意识形态与理念深刻影响草创初期的中共。(多维新闻)

有着上述的背景,当1928年4月台湾共产党(当时隶属于日本共产党底下)在上海成立,其政治纲领中明白写着“树立台湾的独立民主政府”、并高呼建立“台湾共和国”时,出席指导的中共代表不但不反对还表达支持,因为台共要的是“独立于日本殖民统治”,这就清楚表明当时中共依循的是“全世界被压迫民族自救的原则”,而台湾是由日本殖民统治的一块殖民地,当时台共追求台湾独立,自然没有抵触中共的逻辑。

到了1928年7月,中共《中央通告》第54号中提到中国应要从日本收回山东及满州的主权,但并未提及台湾;事实上,在当时的许多中共文件中,台湾人、朝鲜人与安南人,经常都被视作单一的被压迫民族相提并论,中共当时多强调三者皆曾受到中华文化影响至深,但基本上不把台湾放在“中国”之内。

抗战前夕的1936年,毛泽东在接受斯诺(Edgar Snow)访问、后来编成《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的书中提到“不过,在我们恢复了中国失地的独立以后,如果朝鲜人要挣脱日帝国主义的锁链,我们对他们的独立斗争将加以热情的援助,对于台湾也是如此”,同样是站在脱离日本殖民统治的意义上支持台独。

毛泽东在与斯诺的对谈中以脱离日本殖民统治的意义上支持台独。(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抗战中的1941年,周恩来在“民族至上与国家至上”一文中说到,“也正因为我们反对别人侵略,所以我们必须同情于其他民族国家的独立解放运动;这不仅朝鲜、台湾的反日运动,巴尔干非洲民族国家的反德意侵略,我们应该赞助,便连印度、南洋等地的民族解放运动,我们也应同情”,足见当时中共将台湾的反日运动,视为全世界独立解放运动之一。

二战结束后国民政府接收台湾,照理说台湾已经“回归中国”,但当台湾发生“二二八事件”时,毛泽东在接受《解放日报》访问时还称“我们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武装部队,完全支持台湾人民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斗争。我们赞成台湾独立,我们赞成台湾自己成立一个自己所要求的国家”,毛泽东当时或许仍将台湾当作一个“被压迫的民族”看待。

国民党撤退到台湾:武力解放、和平解放到和平统一

不过,上述这种状态,在国共内战全面爆发及至国民党政权溃败到台湾后,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后,两岸统一就成为中共长期以来的基本国策之一。(VCG)

由于二战后国民政府已经将台湾纳入麾下,实质意义上台湾就重新成为“中国”的一份子;再加上1949年后国民党全面撤退台湾、将台湾当作“反共”的最后一块基地,因此中共必须一改过去日据时期支持台湾自治甚或是独立的想法,希望能将台湾收入囊中,这才代表“中国真的完成统一”。

1949年3月15日,新华社发表题为《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的社论,这不但是中共首次提出要“解放台湾”,更是要以“武力解放台湾”。

从1949年6月到1950年6月间,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对武力解放台湾进行了严肃的筹划,当时规划由“开国十大将”之一的粟裕负责解放台湾战役的作战指挥。然而,1949年10月爆发的金门“古宁头战役”解放军败退,不仅给了国民政府喘息的空间,1950年中爆发的韩战,又让中共军队分身乏术,一时半刻难以武力解放台湾。

1950年6月6日,毛泽东在“不要四面出击”一文中提到,不要四面出击、不可树敌太多,要做好工作让工人农民拥护中共,而让大部份民族资产阶级与知识分子不反对中共,就能孤立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某种程度上来说,虽然一面号称要武力解放台湾,但中共更希望通过“做工作”让国民党自然而然失去支持。

1955年1至2月间,解放军占领了—江山岛和大陈岛。到了1956年10月,中共国防部接连发出两篇“告台湾同胞书”,两篇文告挑明台湾迟早会被美国抛弃、不希望台湾屈服于美国压力丧失主权;更喊话台海问题是两岸自己的事,应藉由谈判停止战火,“究竟以早日和平解决较为妥善”,由此也可看到中共的弹性,打是为了谈,谈就是希望两岸和平解决纷争,从中显见中共“和平解放台湾”的企图。

1959年,毛泽东在与古巴等国共党代表谈话时说道,台湾问题很复杂,几年不收回台湾也不要紧,他认为美国试图操弄“两个中国”,但毛强调,他跟蒋介石有个共同点,就是反对两个中国,同时他亦再次向国民政府喊话谈判。到了1960年10月与斯诺的会谈中,毛泽东仍然强调谈判解决台湾问题的重要性,但他也说台湾问题可能要“搅很长的时间”。

尔后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中国大陆内部的政治社会与经济发展受到严重挑战,1966年还开启了十年文革,使得台湾问题一时之间较少受到关注。直到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访华,访问结束前,双方发表“上海公报”,此后中美关系持续往正常化方向前进,美军也陆续撤离台湾。

1979年元旦,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提及两岸“三通四流”、“对等谈判”,并建议国共再次合作,中共并表示将停止对金门马祖的炮击。由此展开“和平统一”政策的围栏。

邓小平掌握中共大权后,希望两岸能够和平统一。(Getty)

改革开放:一国两制

1979年元旦,邓小平表示将把解决台湾问题、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任务提上具体日程,当日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也喊话国民党政府,统一中国为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应尽快结束分裂局面,统一中国;一方面宣布停止自1958以来对金门的炮击行为,并提出结束两岸军事对峙、开放两岸“三通”、扩大两岸交流等方针

1981年10月1日,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叶剑英提出“有关和平统一台湾的九条方针政策”(俗称“叶九条”)。在叶九条中,中共表示国共双方可以对等谈判;双方也可在通邮、通商、通航、探亲、旅游及开展学术、文化、体育交流达成协议;统一后的台湾可保留军队,作为特别行政区,享有特别自治权;统一后台湾能保有原有制度与对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台湾政治人物也可加入全国性领导机构;并且欢迎台湾民众工商业人士赴陆投资定居;更喊话台湾各界提供统一建议、共商国是。

由于邓小平与蒋经国有私谊,再加上国内外因素转变,八零年代两岸互动逐渐开放。(多维新闻)

1983年邓小平在与美国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对谈时表示,“和平统一”是国共的共同语言,但这不是谁吃掉谁的问题。邓小平称,两岸统一后台湾可实行与大陆不同的制度,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需到北京,还可以拥有不至于威胁大陆的军队,大陆亦不会派遣任何人员驻台,台湾党政军都自己管,甚至中央政府还要留个位置给台湾。邓小平强调,和平统一需要一定时间,但仍希望早日实现。

1984年6月,邓小平在与香港工商界访京团人士会晤时,首次提出关于“一国两制”的说法,当时主要是针对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后的制度安排做出计划,但随后也成为大陆对台湾与澳门的重要主张。对台湾来说,更重要的是,北京更开始着重“只要认同一个中国”,两岸什么都可以谈,此项主张并一直从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延续到习近平。

习近平:两制台湾方案

在1992年中共十四大、1997年中共十五大、与2002年中共十六大中,江泽民的报告都称两岸“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到了胡锦涛时期,在2007年十七大报告与2012年十八大报告中,则分别调整为“台湾任何政党,只要承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以及“对台湾任何政党,只要不主张台独、认同一个中国,我们都愿意同他们交往、对话、合作”。

胡锦涛与江泽民时期,台湾历经政党轮替,两岸关系也从绿营时的缓步进入马英九时期的快步前进。(Reuters)

习近平在2017年十九大的报告中,则表示“承认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认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双方就能开展对话,协商解决两岸同胞关心的问题,台湾任何政党和团体同大陆交往也不会存在障碍”。习近平将九二共识放入报告中,一方面是台湾在2016年由民进党籍的蔡英文执政后,始终不愿正面承认九二共识,自我阉割掉2008年至2016年两岸互动交流的基础;再来,习近平也是要提醒蔡英文政府,只要愿意重新回到九二共识的立场上,两岸还是什么都可以谈。

中共十九大之後主要對台政策。(多维新闻)

然而,蔡英文政府非但不愿接受习近平的提示,还一而再再而三攻讦九二共识与“一个中国”。2019年于《告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纪念会上,习近平提出“习五点”,他除了说“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最佳方式外,还认为“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达成‘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九二共识’”,并表达出要“探索‘两制’台湾方案”,更罕见批评“制度不同,不是统一的障碍,更不是分裂的借口”。

从习近平日益紧缩的对台方针来看,的的确确中共当前已不像过去毛、邓、江、胡时期对两岸统一多抱持着不急于一时的想法,特别是在蔡英文政府极力向美国靠拢之时,如今又即将迎来中共建党百年与二十大,对习近平来说,若“放任”台湾与大陆越走越远,除了再次高举武力外,恐难达成两岸统一的目标,因此他必须通过各种和平手段给蔡英文政府压力,近两年来甚至辅以许多日常性的军事行动,告诉台湾“武统始终都是个选项”。

近年来习近平加大对台施压力道,台湾则越来越失去筹码。(新华社)

对现在的台湾来说,整个社会已被民进党政府操弄成为反中抗中意识形态制为主流的情况,但这种情况持续发展下去,风险只会急遽增加。政治领导人与社会都必须了解,人民能够安居乐业才是最终目标,如果让台湾陷入战乱风险,是所有人都要陪那少数人一起陪葬,到头来只会得不偿失。

中共百年党庆之际,台湾政党与社会对此普遍无感与无语。但中共百年的论述与作为之中,台湾问题却是躲也躲不掉的重中之重,如何理解中共百年的意义,对台湾来说更是涉及安身立命的大问题。本组议题将站在台湾的视角,去提问中共百年对于台湾的意义与影响,从政治、经济、理论、思想面貌、历史与访谈等多重角度,组成台湾应有的中共百年视野。

【台湾看中共百年】系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