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看中共百年】被遗忘的台湾“中共党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里,有一个纪念1950年代潜伏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的“无名英雄广场”,在广场台基的墙面上,题写着毛泽东为“密使一号”吴石所写的五言绝句:“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中共官方2013年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设立“无名英雄广场”,广场前树立着中共地下党人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由左至右)的塑像。(VCG)

吴石是中共地下党员、官至台防部中将参谋次长,他在国共内战期间加入中共地下党,为中共提供重要军事情报。1949年8月,吴石奉蒋介石命令赴台,并秘密通过中共华东局情报员朱枫持续供给中共情报。1950年时事迹败漏,他和朱枫、中将陈宝仓、副官聂曦遭国民党逮捕,并一同遭到枪决,成为台湾轰动一时的共谍案件。

吴石后来成了大陆电视剧《潜伏》中男主角余则成的原型,他也和同案的朱枫、陈宝仓、聂曦等人,被铸成无名英雄广场纪念碑前方的四座雕像,象征着当年未能迎来“解放”的曙光、就已经在台湾被捕牺牲的“虎穴忠魂”。

根据陆媒报道,1949年前后中共为“解放台湾”,曾秘密派遣1,500余人入台潜伏,但在1950年2月,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被捕叛变,台湾的中共地下组织遭到毁灭性破坏,1,100余人遭国民党政府处决。无名英雄广场上的花岗岩墙,记录了846位被处决的“隐蔽战线烈士”姓名,见证了国共谍战在台湾的真实历史。

事实上,台湾台北的马场町公园和六张犁公墓,也都留有纪念碑纪录这段中共台湾地下党的历史。位于新店溪畔的马场町公园,在台湾戒严时期是枪决中共党员和左翼人士的刑场,包括吴石、朱枫在内的千余人,经过国民党逮捕、军法审判后,皆被带到此枪毙。据说,当年刽子手在行刑后会铲土掩盖地上的鲜血,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土丘,今日在马场町公园,也设置了一个有如英冢的“土丘”作为纪念。

台北马场町公园,在戒严时期为枪决政治犯的刑场,1993年后白色恐怖受难者团体每年都会在此举行“秋祭”悼念仪式,图为马场町公园的土丘。(张智琦/多维新闻)

而位于繁华的台北市信义区、和台北101相望的六张犁公墓,则有一处不为人知的乱葬岗,埋着200多个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受难者的遗骨。直到1993年,白色恐怖受难者曾梅兰在多方寻访下,才终于在六张犁公墓的乱草堆中发现这片刻有红字的墓冢,并从一块墓碑上认出他苦苦寻找了30年的二哥徐庆兰的名字。

徐庆兰和曾梅兰都是台湾苗栗铜锣的佃农,徐庆兰1949年后因为参与中共地下党在当地农村的组织,1952年遭台湾省保安司令部逮捕,被称为“台湾省工委会苗栗地区铜锣支部案”,而后曾梅兰也遭牵连逮捕。徐庆兰不久后在马场町遭枪决,曾梅兰则坐了10年牢才出狱。之后他就锲而不舍地寻找二哥的遗体下落,也意外让国民党埋藏于地下的白色恐怖历史就此重见天日。

六张犁乱葬岗所埋葬的受难者,除了有徐庆兰与其同案黄逢开等农民外,还有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武装部长张志忠的夫人季沄、台南市工作委员会书记李妈兜,以及绘有著名二二八事件版画《恐怖的检查》的画家黄荣灿、新竹义民中学校长姚锦、台防部中校参谋苏艺林、台大学运领袖于凯等人,包含了士农工商等不同职业的受难者,也可见当时中共地下党深入台湾的程度。

台北的六张犁乱葬岗。国民党1950年代在台湾实施白色恐怖,杀害并关押成千上万的中共地下党人和左倾民众,有两百多人被枪决后草草埋葬于此。(Facebook@红色青春.白色恐怖)

从蔡孝乾1946年潜入台湾,秘密成立地下党组织“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后,即陆续在新竹、台南、嘉义、高雄等地成立工委会与支部,但实际上党员人数并不多,据台湾警备总部的资料,1947年二二八事件发生时中共地下党仅有70多人。但二二八事件后,许多台湾青年对国民党幻灭,转而认同共产党的“红色祖国”,地下党人数也大幅增加,估计1950年中共在台党员成长到2,000人以上。

然而,随着国民党破获中共省工委组织、加上蔡孝乾被捕后叛变,中共地下党也在1952年走向全面覆灭。回看中共地下党在台湾五年多的潜伏和发展,当中除了有部分成员确实属于国民党认定的中共派遣的间谍,其实有更多人是台湾社会的普罗大众,包括工人、农民、教师、学生、医师和原住民族村长都参与中共地下党的组织,反映的是国民党在台湾的统治过于独裁腐败、不得人心,才会有这么多人加入反抗国民党的行列。

新竹义民中学的教师黄贤忠,在1949年加入省工委中坜支部,1951年遭逮捕,隔年枪决于马场町。他的女儿黄新华多年来都对父亲为何而死感到不解,直到2012年收到政府归还的黄贤忠遗书,才解开疑惑。黄贤忠的遗书写道:“以数十年有限生命,立亿万年不朽事业,虽败犹荣,虽死无悔。”并留下“绝命诗”称:

黄昏入海搏蛟龙,碧血横染马场町;千万头颅作一掷,人民从此享太平。

1952年,中共地下党员黄贤忠临刑前留下的遗书和绝命诗。(Facebook@Po-Chien Chen)

根据台湾从事白色恐怖平反工作的“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的统计,台湾戒严时期遭逮捕审判的受难者共计有13,268人,其中1,153人被处以死刑。

2018年,台湾促转会宣布撤销了黄贤忠等数千名受难者的罪名;而在对岸的北京无名英雄广场上的无名英雄纪念碑,今日同样也铭刻了黄贤忠的姓名。在中共眼里,这些地下党人是隐蔽战线上的英雄,而对民进党主政下的促转会来说,他们是国民党威权统治和不当司法审判的受害者,民进党政府只提国民党白色恐怖时期的恶行,刻意忽略他们的“共党”背景,只想利用这些人作为其政治操弄的工具。但对这批受难者来说,他们或许就如同五四时期的觉醒青年般,只是一群抱持改造社会理想、不惜“千万头颅作一掷”的普通人民,向往着两岸能“终成一国”,却也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受尽苦难、灰飞烟灭。

中共百年党庆之际,台湾政党与社会对此普遍无感与无语。但中共百年的论述与作为之中,台湾问题却是躲也躲不掉的重中之重,如何理解中共百年的意义,对台湾来说更是涉及安身立命的大问题。本组议题将站在台湾的视角,去提问中共百年对于台湾的意义与影响,从政治、经济、理论、思想面貌、历史与访谈等多重角度,组成台湾应有的中共百年视野。

【台湾看中共百年】系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