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百年中共与中国崛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只要了解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史的人,看到中共在发展道路上的艰辛、曲折、挫折、坎坷与奋斗,都会对中共产生兴趣与敬意;如果再进一步看到中共创建新中国,自改革开放以后以不到半个世纪的光景使中国崛起,并以和平发展的态势全力朝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迈进,则在此建党百周年之际,就不能不将对中共研究的兴趣加以“肯定”,并对其成就给予掌声。

7月1日上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社)

一个百年三个阶段

一般而言,人生不满百,对一个政党而言,能在世间存活一个世纪也不容易。重点不在于过百岁生日,而在于它在这百年中如何由出生、成长、茁壮而成熟,它有无思想武装,有无革命初心,有无战略目标,有无努力进行革命实践,有无对国家民族做出历史性的贡献。

关于这些问题,我以研究中共问题超过半个世纪的资格在此愿意指出,中共的出生与成长有如传奇故事,绝非如西方世界一个普通政党的问世。中共有自己的思想理论,有崇高的革命初心,有出奇制胜的战略目标,以抛头颅洒热血的心志进行革命实践;它推翻了“三座大山”,创建了社会主义新中国;它使中国崛起,它要在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它不但让“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它还努力为中国人民谋求幸福,让小康社会在中国大陆出现;此刻,它正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领着亿万中国人民实现这个“中国梦”。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举行的开国大典上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左起:林伯渠、毛泽东、陈叔通、周恩来。(VCG)

作为当代中国执政党的中共已经在历史中走过了一百年,今后它将继续走下去。

这一百年来的中共发展,在历史维度中,可分为三大阶段,1921年至1949年为第一阶段,又称中国共产主义运动/革命阶段;1949年至1978年为第二阶段,亦即社会主义过渡与建设阶段;1978年至2021年为第三阶段,此一阶段又可分前后二个次阶段,前次阶段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阶段,后次阶段叫“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阶段。

中国共产主义运动阶段

中共1921年7月1日出生在上海,“一大”代表有13人,毛泽东是其中之一,当时党员只有57人。一百年后的今天中共党员已逾一亿人,成为世界第一大党。

初生的中共体质羸弱,成长环境艰困,它以“地下党”活动在1930年代中国政治舞台的边缘。中共“一大”采苏维埃形式,主张组织工人以无产阶级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统治,此在当时落后贫穷的农业中国来说,其革命性质与客观社会环境是不相适宜的。为此,中共“二大”在“反对国际帝国主义”的前提下调整策略,以“无产阶级去帮助民主主义革命”名义,与国民党创建联合战线,通过决议,达成第一次国共合作。

1927年中共召开“五大”,陈独秀仍然是中共大家长,第三国际还派代表在会上宣告《中国问题决议案》,指出中国革命的特质是往“非资本主义道路”前进,于是中共再调整策略,离开国民党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路线,转移到“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路线上来,以土地革命推翻封建残余。这个时候毛泽东不但发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还深入农村进行土地革命,并将革命力量转入农村,在江西瑞金创建起第一个“苏区”。

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进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图为红军长征路线图的影像。(VCG)

早期中共的革命路线一直受第三国际及党内的国际派左右,中国共产主义运动遭受空前的挫折与失败,此与第三国际不了解中国革命的实际,以及博古、王明等国际派瞎指挥有密切关系,中共党史称这一段时期为“左倾盲动主义”。直到中共在国民党蒋介石五次“围剿”下,进行“反围剿”成功后,并在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召开了“遵义会议”,由毛泽东取得权力优势,调整革命策略路线为“以农村包围城市”后,中国革命才起死回生。

中共发展史上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说明中共在发展上的艰困、崎岖、坎坷与挫折。毛泽东带领着红二军和中共中央爬越雪山,强渡乌江,翻走高寒草甸,在前有阻挡后有追兵,以及“毛儿盖会议”上,张国焘又闹路线分裂的强大压力下,以一年时间跋涉二万五千里,跨越11个省区,损兵损将殆尽,最后到达陕北延安。

“长征”途中的中共是九死一生,延安时期的中共在毛泽东的“整顿三风”下如浴火重生,此时虽是中华民族抗战、国共再次进行合作时期,但红星之火已经燎原。中共的长征与延安经验说明了,中共艰困地成长和不屈不挠地茁壮,毛泽东和中共党人对革命的坚持,也埋下国民党在国共内战中最后败北的命运。

经过三大战役,毛泽东指挥刘邓大军渡江,国共内战结束,国民党蒋介石政府失去大陆,退守海隅台湾。毛泽东于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共以28年的革命实践,推翻“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以“人民革命”方式创建了新中国,开始了它第二阶段的发展。

社会主义过渡与建设阶段

新中国成立之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此语意涵中华民族再也不是一个被侮辱的民族,也标志了中国已进入一个反对帝国主义、不畏强权的新时代。

在中共治理下,新中国走国家自强,民族独立的发展道路,在毛泽东主政下先实行“新民主主义”,1957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正式走入社会主义时期,这期间中共对外有“抗美援朝”、“珍宝岛事件”,说明中共是一个“民族共产主义”政党,它不依附任何集团/国家,为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与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走自己的道路,朝构建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的目标迈进。

毛泽东发动“三面红旗”的初心在于走社会主义道路。图为1963年南京举办歌颂三面红旗的群众歌咏会。(VCG)

为了加速社会主义现代化,毛泽东提出“三面红旗”(社会主义总路线、生产大跃进、人民公社)政策,虽然毛泽东在情绪上浪漫,手法上冒进,理念上出现“空想论”,但毛的初心──走社会主义道路,让中国早日进入人的全面解放的共产主义社会是不容置疑的。

毛泽东晚年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提出“斗私批修”,在理论概念上这是他怕社会主义中国走入“修正主义”,他担忧人性的自私会将“一大二公”的共产主义风格去势,从坚持社会主义观之,无可厚非。但毛采取激烈的阶级斗争手段,以“革命大串联”方式将文化革命变质为政治斗争,将党内外人才精英整整折损掉一代,这是毛晚年所犯的重大错误。中共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中否定了“文革”,对毛也提出了批评,指出毛“开国有功、建国有错、文革有罪”,邓小平甚至对毛主席的一生做了六四开,这都说明中共是个能反省、矫正错误,能在理性抉择下调整策略路线的政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阶段

1978年中共做了“历史性的伟大转变”,邓小平在11届三中全会上提出“改革开放”:对内将中国推回“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改革社会所有制,让多种经济成分同时存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对外走入世界与国际接轨,在全球化中为中国重新寻找历史定位。

改革开放对中共而言是“第二次革命”,在性质上,它不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政治革命,而是一场以“社会主义现代化”为目标,在社会主义自身基础上,从思想到制度的全面转型与自我改造和自我完善的社会革命。改革开放的必要性,对中共发展来说,诚如邓小平所说,“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开放,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可见改革开放是邓小平将中共这艘历史发展大船,由左往右转向。

邓小平推动的改革开放政策,是中共以“社会主义现代化”为目标的“第二次革命”。(多维新闻)

中共进行改革开放至今已42个年头,其中经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四个世代。由于这是一个巨大的、整体性的社会变革工程,问题多,难度大,但是,就是因为有了这场“历史性的伟大转变”,中国大陆在发展道路上才走出逆退发展的困境,避开了东欧和前苏联因发展难局而崩溃的命运。如果说今天的东欧和俄罗斯已走入“后共产主义”,则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进入的是“后社会主义”,它的最新名称叫“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从社会发展的角度观之,中共在思想解放与实事求是的基础上,实践具有“第二次革命”性质的改革开放,是将中共原来的社会主义往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做位移,尤其是现阶段“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已将中国大陆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转变为明显的“中国道路”,将一个国家/民族的现代化工程打造出“中国模式”,这在比较政治学和发展社会学上已经出现新的知识典范,同时为发展中国家/民族提供新的选择途径。

论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崛起

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便被西方帝国主义列强欺凌,而陷入内忧外患的黑暗境地。为了挽救民族存亡,为了让国家再次富强,一百多年来,不知多少仁人志士竭尽心力、不屈不挠、前仆后继、牺牲奋斗,以各种方式与途径解决“中国问题”。

在追寻民族解放、重建国家独立上,中共以不到40年的时间让“中国崛起”,这是事实,否则西方不会出现“中国威胁论”。连西方都知道,中国再过几年将很快超越美国,而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习近平说,中共将在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建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以中共一百年来的努力与奋斗,这句话将会化为现实。

对于中国人民来说,一百多年来那段不堪回首的黑暗又痛苦的日子是历史记忆,“中国崛起”当然会让全中国人兴奋。它标志了中国人民重新拾回了民族信心,一如习近平所说的,它“彻底改变了近代以后一百多年中国积贫积弱、受人欺凌的悲惨命运”、“社会主义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我们伟大祖国的地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

6月18日,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正式开馆。当天下午,习近平等中共和国家领导人赴馆参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HK01)

中国的昨天在历史悲情主义下已成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中国的今天,已由毛泽东创建的新中国让中国人民站立起来,由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让中国人民富起来,现正由习近平沿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让中国强起来。毛、邓、习都是中共党人,都是社会主义革命事业的前后接班人,可以由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发展逻辑来看,中国崛起与中共密不可分。

最后,“中国崛起”不是新兴强权的大国崛起,而是古老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百年来,中共“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现正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奋力前进。可见中共与中国崛起不可分,中共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不可分,笔者乐意看到“中国梦”在中共手中早日实现。

(本文作者姜新立,系台湾中山大学、佛光大学名誉教授;经授权转载,原载《观察》杂志第95期,2021年7月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