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如何理解台湾对共产党好感度上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众所周知,在意识形态、政制差异及两岸统独等因素下,台湾人大多对共产党没什么好感。然而适逢共产党建党百年之际,台湾民意机构的调查结果却显示,相较于去年10月,台湾人对共产党的好感度竟有小幅提升,似乎与近年高亢的“反共”浪潮相较有些微反转。

根据“台湾民意基金会”所做的民调显示,台湾人成年人对共产党的好感度增加4%,反感度降低16%,无感增加9.9%,整体感情温度上升8.86度。而“美丽岛电子报”民调亦显示,台湾民众对共产党的好感度较上个月上升了3.8%,反感度降低6.7%,相反的,蓝绿两党的好感度反而双双下降。

根据美丽岛电子报公布的六月最新民调,台湾人对蓝绿两党好感度双双下降,共产党微幅上升。(美丽岛电子报)

毋庸讳言的,台湾人对共产党的好感度与反感度比例依然十分悬殊,也绝不代表台湾民意就此翻转,大体而言,“反共”意识依旧深植台湾人心,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亦以“寒冷、接近冰点”形容台湾对共产党的感受。但这冰点与寒冷,正恰是台湾面对两岸问题时的盲点与偏执。

如果比较去年10月与今年6月最大的差别,那对台湾而言自然是疫情的爆发,而对共产党好感度的微幅上升,很大原因可能也来源于此。从民调中显然可以发现,台湾民众对蓝绿两党在疫情中表现都不满意,有些民众可能因此产生情绪性的反应,而认为“共产党都比蓝绿强”。这一开始或许只是冲动下的气话,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某程度上其实会慢慢形成一种“难以承认”的事实。

当大陆于2020年首度面对疫情时,不少台湾人认为大陆的防疫成果不过是充满黑幕的“自我吹嘘”。但当自台湾疫情爆发之后,不少民众在检讨台湾防疫缺失之际,也理所当然将大陆做为比较对象,而经过许多网友的认真梳理后发现,不论是疫情施打、防疫政策、乃至于整体治理成效,台湾确实不断在“还大陆公道”。

可以说,蔡政府的施政无能间接让台湾人认识到大陆的成功之处,这一部分或许参杂着不满的情绪,却也慢慢形成一种共识,撇除深绿铁杆支持者外,若说“台湾防疫不如大陆”,许多人就算不至于点头称是,可能也只能沉默以对,这好感度与反感度的小幅改变,可能便建基于此。

台湾的疫情再度爆发,反而使不少台湾人重新审视当初嘲笑的大陆防疫模式。(吴逸骅/多维新闻)

哈佛大学曾发布过中国民意的长期调查结果,时间从2003年到2016年进行过8次民调,结果发现上从国家政策、下到地方政令表现,民众的满意度历年来均不断提升。当然,台湾人对此大多不以为然,由于发展历程较大陆来得更早且更为顺遂,台湾民众无法理解为何共产党能具有广大的民意基础,而只能将此解释为专治体制下对批评与异议的“噤声”。

其实疫情不过是台湾面对大陆时最为显著的案例,若非自身同样经历了波折,台湾人恐怕也永远不会对此有所体悟。在其他层面同样如此,台湾看待大陆的近代发展史同样充满了盲点,不论从扶贫、反贪、法制、经济,到各方各面的全面跃升,对于共产党如何在这段历史中从反省错误到坚持改革,乃至于今日将大陆发展为令美国“惴惴不安”的强国,台湾没有体会,更难有任何理解。在许多台湾人看来,“强国梦”或“中华民族复兴”不过是一种官宣示的笑话、是口号式的洗脑,就像当初看待大陆防疫有成那般。

可以想见的,台湾人对中共建党百年不会有太大兴趣,毕竟缺乏相同经历、又将大陆视为“敌人”的仇中情绪下,建党百年充其量被视为一场维护政权的大秀,而与台湾无关。又或者延续纳历久不衰的“中国崩溃论”,认定经过百年之后,大陆将面对的依旧是如三峡大坝溃堤、党争内斗、西方围剿等乱世。尽管从现实上如何判断,大陆的发展虽充满挑战,却并无过于悲观的理由,更难为共产党有“崩溃”的可能。

台陆委会回应习近平在中共建党百年纪念大会上所说的台湾问题。(Facebook@陆委会)

这或许就是游盈隆所称的“冷感”与“冰点”,但摀住双眼,世界依然继续运转,以不同政治体制为由批评北京“缺乏民主”而将其拒于门外,大陆也不会因此停下脚步,而台湾也无法因此避免北京必然要处理的“统一问题”。倘若美国与西方世界都挠破脑袋,思考如何面对大陆崛起的挑战,且至今仍未找到解方时,身处其中的台湾面对这个将大陆从跌倒中重新昂首的百年大党,似乎没有本钱如此事不关己,认为自己没有理解共产党的必要。

北京于2016年向香港泛民派伸出橄榄枝,让其申领回乡证,当时仍为民主党中委的张文光并不避讳,第一批前往领证,并于近年走片了内地的大江南北,他说唯有亲自走过中国的路、看过他的人、在他的城市生活过、坐过他的火车、看过他的风景,所有的爱与批评才有意义,台湾看待大陆,又难道不是如此。

类似于此次两岸防疫比较的案例或许会越来越多,也让台湾有机会一点点拼凑、认识大陆与共产党的全貌。其实台湾对共产党的好感度升降没有太大意义,台湾人甚至根本不需要“喜欢”共产党,而是必须了解其历经百年的思维底线、战略方法及治理模式,唯有对此有更加全面与客观的理解,台湾才能懂得如何与对岸相处斡旋、才能面对危机时逢凶化吉,也才能给出真正具有意义的“爱”或“批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