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与教堂的牺牲打 能否拯救人设崩塌的加拿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事件始于5月28日,一所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上,被揭露葬有215具原住民孩童遗骸,引发加国舆论哗然。一来这些孩童的生前经历,见证了加拿大强制同化原住民的黑暗过往,二来这些最小只有三岁的遗骸,全都是未被登记在案的死亡黑数,足见所谓“寄宿学校”的不见天日。

然而回顾加拿大的言行,其似乎关心他国的人权争议,胜过自己内部的族群议题。自2019年起,加拿大便屡以道德高地自许,频在国际上狙击新疆议题,甚至在2021年1月以“强迫劳动”为由,会同英国对新疆产品采取贸易限制措施,彷佛替虚构的“维吾尔种族灭绝”发声,便是其唯一的立国使命般。

2021年2月19日,加拿大驻华盛顿大使馆外面有人参加集会,促请加拿大和其他国家将新疆问题定性为种族灭绝。(路透社)

而也正因在新疆议题上冲刺地过于猛烈,面对“原住民寄宿学校事件”,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手足无措,看上去更像某种力竭后的道德不举。6月4日,眼见加国社会舆论汹涌未止,特鲁道遂“强拉”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一同作战,表示自己身为天主教徒,对罗马天主教教会未有正式道歉和作出弥补深感失望,呼吁教会承担责任。

但这般举措显然无济于事。6月22日,中国与加拿大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激烈交锋,前者要求撤查加拿大对原住民犯下的种族灭绝罪,后者则以新疆议题相回击。倘若在过往,新疆议题或可充作道德防护罩,为政府挡去些许炮火;但伴随6月24日、30日,又有两处原住民族寄宿学校发现近千具无名尸,民众的怒火终于盖过了政客的伎俩。

2021年6月30日,加拿大一印第安原住民部族公布,在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附近的墓地发现182个无标识墓冢。这是自5月旬以来加拿大第三起涉及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的类似发现。(Getty Images)

怒火焚城的国庆节

2021年7月1日是中共百年党庆,亦是大洋彼端的加拿大国庆,意即所谓“加拿大日”(Canada Day)。依照惯例,加国首都渥太华的国会山庄前,会有盛大的庆典集会、文艺演出和焰火晚会,全国各城也将举办花车游行。但在今年的“原住民寄宿学校事件”笼罩下,“举国同欢”旧景难现,倒是#CancelCanadaDay等标签在网上大行其道,不少地方政府与原住民社区亦提前宣布抵制“加拿大日”,取消相关庆祝活动。

7月1日当天,一群橘衣民众推倒了温尼伯省(Winnipeg)的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伊丽莎白二世(Elizabeth II)雕像,后者是当今的加拿大国家元首,前者则于1837年至1901年间统治加拿大。无独有偶,他省亦有维多利亚女王、库克船长(James Cook)雕像被推倒的事件传出。愤怒群众在案发现场留下了“我们曾经是孩子,带他们回家”等标语,要求政府直面“原住民寄宿学校事件”的历史伤痕。

随着无名墓穴逐渐被发现,加拿大原住民社区对该国政府和天主教会追责的声音与日俱增,原住民组织和社区拒绝庆祝7月1日的“加拿大日”,并计划聚集在一起,纪念所有无辜死亡的原住民,并呼吁举行全国性集会,支持原住民社区。(Reuters)

而特鲁多虽于此前甩锅梵谛冈失败,却成功提醒了民众,教会同样在“白化”政策中手染鲜血。故自6月21日起,加拿大各地纷纷传出天主教堂被焚事件,更有难以计数的教堂遭到毁损与涂鸦。然而群众的怒意并未止步天主教,7月1日国庆当天,亦有圣公会教堂遭人纵火焚毁。

失控的局面、耻辱的国庆,迫使特鲁多亲上火线,于7月2日的记者会上谴责各地针对教堂的破坏和纵火潮,称此举并非解决创伤的办法,却招致了更多批评,不少民众指其缺乏作为,“多数时候只是在道歉”,更有人指其“谴责破坏教堂的时间比谴责对原住民种族灭绝的时间还多”,事件显然仍将持续延烧。

寄宿学校在加拿大运营了150多年,有超过15万名原住民儿童曾在这里念书。一直到1996年,最后一批学校才关闭。这些儿童从他们的家中被带走,往往是通过武力强迫。图为1975年关闭的加拿大波蒂奇拉普雷里(Portage La Prairie)印第安寄宿学校。(Reuters)

西方人设如何溃而不崩

平心而论,回顾美国在2020年爆发的种族示威活动(Black Lives Matter, 简称BLM),彼时推倒雕像、清洗文化作品的力道更为强烈,街头骚乱更是逼近失控边缘,各界似乎期待一个焕然新生的美国,可惜事发至今,美国的种族阶级结构依然森严,针对非裔底层的警暴仍会不时发生,正如1921年的美国塔尔萨(Tulsa)种族大屠杀距今已有100年,却依旧有许多美国学生对其一无所知。

由此观之,那些被推倒的雕像虽在物质上毁坏,却彷佛只是替西方的“高人一等”渡了场劫,待至风头过后,工匠再度铸镕金属、肖化其身,一切便船过水无痕,成为媒体与史书上的一时喧嚣,街头骚乱由此飘向虚空,体制的压迫与剥削则持续运转,种族主义仍会吸食底层的哭喊与血肉。

BLM席捲全美,和平示威者固佔多數,但亦出現不少暴力事件,令整場運動成為流血衝突的火藥庫。(Getty Images)

眼下加拿大貌似壮观的全国大反省,若无后续的制度让步与深化改革,恐也将步美国后尘,在一阵敲锣打鼓的“人权花车游行”后,重回过往日常:社会集体漠视原住民在底层的苦苦挣扎,并对酗酒、失业、遭受性暴力等苦难冷眼旁观。

而从美国到加拿大,西方之所以屡在人权议题上渡劫成功,关键仍是霸权话语的溃而不崩。综观世界格局,跨国媒体与学术精英皆在欧美云集,西方由此手握形塑议程的权柄,得以在狙击他国时,暗中为己黄袍加身,特鲁多便是典型案例:以揭发“新疆种族灭绝”为己任,好遮掩加拿大极为不堪的丑陋过往;掩盖无效后,便以谴责暴力与破坏公物来模糊焦点,同时加码攻击新疆,以转移内部情绪,更暗自传递“至少西方允许反省”的讯息。

而这般营销手法不仅用以安抚内部民众,也被用来洗脑非西方世界的人民,台湾便相当服膺此般话术。2020年11月,澳军在阿富汗屠杀平民的丑闻曝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于推特(Twitter)转发了画师乌合麒麟的讽刺CG图,引发了中澳的外交纷争,台湾平日里虽高喊反对侵略与霸权,却在此事上坚定地站到了澳大利亚一方,不少网友甚至为后者辩护“澳方已经在调查了”、“在中国连调查都不可能”等,彷佛这些军人不过是打了场游戏。

2020年11月,澳军在阿富汗屠杀平民的丑闻曝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于推特转发了画师乌合麒麟的讽刺CG图。(微博@乌合麒麟)

而在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事件”上,台湾依旧选择性回避,如此罪行分明罪证确凿,却激不起舆论场的半点水花,倒是虚构的“新疆种族灭绝”话题,总是热度高涨,只要西方做点动作、放些风声,便能讲上一千零一夜。如此现象极其诡异,但若对照民进党以“转型正义”之名追杀国民党的种种举措,便又显得“合情合理”、“脉络互通”。

归根结柢,正是台湾等观众的无节制买单、无底线崇洋,欧美即便万罪加深,依旧能在人权议题上“一尘不染”。到头来,真正拯救西方的不是倒下的雕像、被焚的教堂,而是分明不属西方,却幻想能靠羞辱中国、羞辱自己,投胎转世到“文明世界”的各地观众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