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50年】呼唤爱国停止怀旧 对抗港独台独成焦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今(2021)年是保钓运动50周年,当年曾参与保钓运动的香港和台湾保钓人士联合举行“香港保钓50研讨会”,回顾保钓运动的历史意义,并强调纪念保钓不只是怀旧,更是要唤回当年青年的爱国精神,对抗“港独”和“台独”的逆流,并宣示要把保钓发展成“全民运动”,继续保卫钓鱼岛的主权和渔权。

中国大陆近年对钓鱼岛问题渐趋强硬,不再限于民间行动。图为2012年8月,两岸民间人士联合保钓行动。(Getty)

1970年,美国将钓鱼岛私相授受给日本,引起包括香港、台湾和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地华人“保卫钓鱼岛”运动的浪潮,保钓运动当年率先在留学美国的香港和台湾学生中爆发。隔(1971)年2月,香港教师和学生组成“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并举行第一场保钓示威游行,也揭开了香港保钓运动的序幕。

保钓运动如今届满50年,7月7日,曾参与保钓的人士在香港树仁大学举办“香港保钓50研讨会”,与会者包括香港树仁大学历史学系主任魏楚雄、《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等人,同时也通过视频连线台湾“钓鱼台教育协会”理事长陈美霞、日本政法大学教授赵宏伟等人,共同讨论保钓运动的历史和前景。

香港流下保钓的第一滴血 如今应面对“港独”

《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表示,回首50年前,他和其他台湾学生走上台北街头抗议呼喊“保钓”,现在仍然充满了激情。他表示,在过去50年的岁月里,很多的知识分子和民众投身保钓,前仆后继,甚至不顾生死,尽管他们大部分人在历史上都没有留下太多的记载,但从大历史来看,他们都影响了保钓的历史进程。

邱立本指出,香港人陈毓祥是“第一个为保钓而死的人”,他不代表任何的政府与政党,却在1996年为了“保钓”在钓岛水域牺牲,流下“保钓历史上的第一滴血”,之后在维多利亚公园的公祭纪念会,有5万多人参加,展示出“民间中华”的力量。

邱立本说,又例如1971年7月7日,香港学联在维多利亚公园举办大规模的“保卫钓鱼岛七七大示威”,结果遭到港英政府的威利(H. N. Whitlely)警司持警棍镇压,许多保钓人士被打到头破血流,反映香港保钓运动是“反殖先锋”,香港也是名符其实的“保钓之都”。

邱立本分析,保钓运动有几个特点:首先它是跨阶层的,参加的有留美精英、知识分子如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等人;但也有许多普通底层民众,例如2012年登上钓鱼岛的八名启丰二号船员。其次它是跨地域、跨党派的,包括美国、台湾和香港都有人参与,台湾保钓人士更涵盖左右派,1970年代还有一批美国的台湾留学生因为保钓而“左转”认同中共,其中五人还赴北京和周恩来会面。

2016年,香港保钓烈士陈毓祥殉难20周年,“全球华人保钓联盟”为其举行纪念活动。(HK01)

邱立本说,习近平上台后,保钓就由“国家队”进场,中国海警船在钓岛水域巡逻常态化,以强大吨位的船只,压倒日本的海警船。他认为,这是告别邓小平“搁置争议”的态度,不惜在海上与日本武装力量正面冲突。但是,今天中国军队仍不能登上钓鱼岛,“这是残酷现实”,他认为民间应该成为政府重要的支持力量,不要让保钓火炬熄灭。

邱立本也忧心忡忡地指出,过去香港保钓一代抱持中华民族主义的情怀,今日香港却出现“黑暴”运动以及“港独”的逆流,这其实是对保钓一代的“灵魂拷问”,亦即为什么港独力量对年轻人形成重要影响?他直言,保钓不能只是一场关起门来怀旧的仪式,而是要深刻思考这些问题,怎么唤回50年前的力量,对抗港独和台独逆流,是很重要的方向。

台湾联合渔民保钓 重现反帝反殖精神

台湾“钓鱼台教育协会”理事长陈美霞表示,她和其过世的丈夫林孝信,都在1970年代投身美国的台湾留学生的保钓运动,认为保钓虽然有地域、世代之别,但共同的精神都是“有压迫就有反抗”,正因为钓鱼岛至今仍被日本侵占、台湾渔民捕鱼持续受到欺凌,所以才激起各界不断呼吁保钓。

她指出,台湾保钓运动始于1970年9月2日《中国时报》记者登上钓鱼岛,接着同年11月王晓波与王顺在《中华杂志》发表《保卫钓鱼台》一文,点燃海外保钓战火。1971年,留学美国的学生和台湾大学生都发起保钓示威游行,达到保钓运动的高潮。

陈美霞认为,过去1970年代的保钓主要是知识分子的运动,但钓鱼岛运动应该是“全民运动”,参与保钓的民众却始终是少数,在台湾也一样,因此她和林孝信在1990年代回到台湾后,都持续通过教育推广钓鱼岛议题,希望争取更多民众关注支持。

2020年台湾保钓团体赴日本台湾交流协会抗议侵占钓鱼岛,但日方拒绝出面,抗议人士当场撕毁抗议信。左二为“钓鱼台教育协会”理事长陈美霞。(张智琦/多维新闻)

她说,2017年她在台湾成立“钓鱼台教育协会”,和当地渔民、渔会合作,推动钓鱼岛教育工作。陈美霞强调,渔民是日本侵占钓鱼岛最大的受害者,至今在附近海域捕鱼时还会不断的被日本驱赶、罚款甚至扣押,所以请他们当讲员,谈渔民的生计和生活,而这些渔民的保钓精神也呼应了1970年代知识分子“爱国爱民”、“反帝反殖民”的保钓精神,令她相当感动。

陈美霞说,未来保钓的目标是继续向日本抗议,并要将钓鱼岛议题写入学校教育,更要推动钓鱼岛全民通识教育,她也向香港的保钓人士喊话,强调“保钓尚未成功,大家一起努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