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疫苗加码援助 台前副总统:台湾在印太地区处重要位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援赠台湾250万剂莫德纳疫苗6月20日由华航专机运抵台湾,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形容自己带着满满感谢的心去接机,AIT处长郦英杰也到场陪同。(Facebook@苏贞昌)

台湾新冠疫苗短缺,美国与日本接连疫苗援台,并不断加码,美国捐赠给台湾的莫德纳疫苗,由原先的75万剂增至250万剂,日本合计两批赠与台湾的AZ疫苗,也达237万剂。台湾前副总统陈建仁接受美媒访问时表示,台湾高科技产业在全球供应链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台湾在和平开放的印太地区所处的重要位置,是台湾获得疫苗捐助的关键,也是对民主自由的台湾的鼓励。

“美国之音”近期专访陈建仁,报道于7月7日傍晚刊出。陈建仁将COVID-19的防疫工作分成上半场与下半场,上半场就是阻断病毒的散播和侵入,所以边境管控很重要,这部分因为台湾有SARS的经验,所以做起来比较得心应手;但SARS时没有疫苗这件事情,所以COVID-19的防疫下半场,很重要的就是提高族群免疫力,在这一部分,“台湾确实在疫苗的国际采购,还有国内自制方面,比其他国家来得慢”,接种率直到最近才逐渐上升,且在SARS时,台湾没有学习、体会到的就是冠状病毒很会突变,感染力不断加强。

台湾取得疫苗处境反映国际现实

针对台湾的疫苗策略,陈建仁强调,疫苗研发不是百分百会成功,所以不可能只自制就够,一定还要有国际的采购双管齐下,台湾2020年就按照这样的构想,到国外去采购了2,000万剂疫苗。目前台湾两家疫苗公司都已完成临床二期,且均宣布他们的成果达标,但这两家公司的中和抗体效价有明显差异存在,所以未来紧急使用授权(EUA)会不会通过,需要专家委员会来做最后判定。

陈建仁表示,台湾自己研发疫苗,是因为台湾在疫苗的取得上,跟实际台湾现在的国际处境多少有点关系。例如,当日本跟美国捐赠疫苗给台湾的时候,“还有其他的国家表示抗议和反对”,台湾在跟国外疫苗采购的时候,也面临到一些外在力量的阻挠,让台湾在疫苗的采购取得会有比较困难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应该求人不如求己”。

日本决定援助台124万剂AZ疫苗,6月4日运抵台湾,日台协在脸书贴文,以桃太郎和“鬼灭之刃”故事隐喻,称相信伙伴团结一致,终能迎来正义。(Facebook@日本台湾交流协会)

他并强调,台湾在临床试验方面有很好的表现跟基础,且在疫苗生技产业方面也逐步地能够跟得上世界潮流,所以在考虑到台湾生物医学产业不断进步,再加上国际疫苗取得很困难,“所以我们还是主张应该尽量地培养我们自己的厂商,让我们有疫苗自制的能力”,这样大家才能够比较安心。

不光BNT COVAX也曾碰政治难题

在被追问台湾在取得疫苗的过程中碰到哪些阻挠时,陈建仁举采购BNT疫苗为例,指BNT有一个所谓的“大中华经销圈”,台湾被涵盖在里面,所以疫苗取得就会需要经过这个大中华总代理商的同意,这部分他本人虽没有实际经历,但晓得在谈判的过程当中面临的一些困扰。另外,台湾跟COVAX争取疫苗的时候,因为台湾不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会员国,当时COVAX愿意把台湾放在里面、当作是其中之一的国家,他感谢COVAX能够顾虑到全球卫生,而让台湾能够去购买疫苗。

陈建仁说,COVAX是站在全球卫生的角度来考量,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一个国家在全球卫生上被遗弃,当作是一个孤儿,COVAX因原先的第一个考量都是WHO会员国,但台湾不是会员国,所以当时就有很多讨论是要把台湾放进来,“真的是谢谢COVAX,他们觉得防疫是远超过政治之上”,这是一个很好的理念来推动防疫的工作,COVAX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他的了解是,有很多理念相同国家,再帮助台湾能够得到COVAX的配合。

针对美国疫苗援台,并将原先的剂量从75万剂拉高至250万剂,陈建仁认为,美国了解台湾在和平开放的印太地区的重要性,且台湾很多高科技产业对于全球供应链也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美国捐赠疫苗有两个理由,第一是美国的善心好意,第二是2020年全球缺口罩时,当时台湾捐赠给世界很多国家,“某个程度的互相照顾、彼此帮忙”。再来是这些国家看到台湾在国际高科技产业上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外,也看到台湾自由民主的蓬勃发展,“这是一个很综合性的东西”。

传莫德纳在台量产 台湾应着眼全世界

外传美国莫德纳疫苗可能会在台湾量产,陈建仁表示,美国最近有在推动,于疫情期间应该要对授权部分做一些特別的考量,在mRNA疫苗发展上的技术,像胶质体的技术或mRNA制造技术,台湾是有这样的能力,但要量产是另外一个考验。国外的制药厂要授权制造时,一定会要求一个很高的量,大概要3亿或4亿剂,原因是全球有70亿人口,每人打两剂,65%的人要接种,所需的疫苗量是几百亿的量。目前莫德纳、BNT、AZ的生产量没办法在短期内达到这么高,所以他们也需要授权生产。

莫德纳研发的新冠疫苗mRNA-1273有效率达到94.5%。(Reuters)

陈建仁表示,如果能够顺利达成授权制造的话,这对台湾的疫苗产业来说是一个正向发展,因为以mRNA疫苗未来的使用,绝对不止于COVID-19,可能很多其他传染病疫苗,或新兴传染病疫苗都有需要被制造,那么这个mRNA疫苗制造平台就是一个蛮好的平台。他说,mRNA如果被台湾授权制造,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产出,如果有的话,这样的量产机制很可能要到2021年的下半年、快到年底以后,才可能有这样的量能出来,台湾希望在2021年10月底时,能让65%的人都接种疫苗,“显然靠现在授权制造的mRNA厂的时间会来不及”,如果能够授权台湾来代理制造,台湾的著眼点在全世界。

陈建仁强调,即便台湾都打完疫苗,如果某一个地方又有一个新的病毒株出来,然后又开始突变,传播得很厉害的时候,这个病毒不断地改变基因,也许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个“病毒逃逸病毒株”的变异株,一旦出现了这个病毒株,“我们可能要从头再来一次”。如果台湾疫苗研发成功,不管是“国产疫苗”或专属授权代理制造的厂,“只有台湾好是没办法防御,一定要全世界都好”,台湾一定要帮助所有的国家,不应该让任何一国在疫苗保护的防护网中被遗落成为一个孤儿,这是未来台湾可以贡献给世界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