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冲突日本出兵】台湾不能没有日本 还是日本不能没有台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环顾日本对外关系,其邻居几乎都与它有纠葛与矛盾,不论是两韩、台湾或者俄罗斯皆然,中国大陆更不在话下。而近期包含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防卫大臣岸信夫以及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等高官又相继发言力挺甚至协助保卫台湾,一时间仿佛有1950年代冷战布阵的“既视感”。

从战后的东亚秩序来看,台日间的紧密性毋庸置疑,双方的政治经济民间往来密切,即使1972年断交后也未大幅减损,当前台湾人学习日语、爱好赴日本旅游者更是所在多有。而若以日本角度出发,会有如此与台湾共存亡的声浪,其实也非无的放矢。

日本前首相、现任副首相麻生太郎强调,台湾海峡是石油以及许多日本出入口物资的必经之地,因此如果台海有变,等于构成安全保障关联法上的“存立危机事态”、“日本和美国必须一起保卫台湾”,否则台湾之后会轮到冲绳。(AP)

岛国日本的“生命线”性格

日本在19世纪中期结束锁国后,即是仰赖外部原物料与贸易的外贸型经济体,其内部地缘政治论述也往往与对外贸易、能源运输、军事活动相关,由此诞育的“生命线”一说屡屡受到瞩目,今日人们熟悉的“海上生命线”,其中麻六甲海峡与台湾周遭,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尤其,日本帝国主义扩张的历程滥觞于台湾,不只1874年借“八瑶湾事件”入侵台湾被日本学者毛利敏彦形容为“大日本帝国的开幕剧”,1895年甲午战争后台湾还被清廷割让予日本,成为日本并吞琉球王国后的首个殖民地兼南进基地。可以说,当时若未能取得台湾,则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将难以成形。

日本的生命线论述,本质上与中国的地缘政治息息相关,除了以“满蒙非中国”支解当时的中华民国外,1920年代日本也曾浮现“满蒙生命线论”,为其侵华提供生存借口;就连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也很大程度源于美国实施石油禁运危及了日本对华作战的补给。

二战结束后,战败的日本在国民政府宽宥与美国协助下并未遭到肢解,且迅速恢复经济活力,成为东亚地区经济霸主,也循着赤松要在二战前提出的理论,引领其他经济体做“雁行”发展。但是随着中国大陆崛起,日本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在2010年被其超越,这段期间则酝酿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新论述。随着此地缘战略发展,台湾再度粉墨登场成为日本在区域博弈的焦点,与“生命线”思维实有千丝万缕联系。

日本渗入台湾 阻力最小

2016年民进党二度上台执政,一改此前国民党政府的态度,在钓鱼岛(台称钓鱼岛、日称尖阁诸岛)议题上偃旗息鼓,甚至日本屠杀台湾原住民与台湾社会反抗殖民运动的历史乃至于慰安妇等议题,也不再被台湾官方提起。从周遭区域来看,民进党治下的台湾,是唯一未与日本在领土与殖民历史上有冲突的政府(特别是若跟两韩比较),对日本来说,这自然是极为友好的讯号。

同时,台湾还非常景仰日本,前日本驻台代表沼田干夫2019年底卸任,台外交部长吴钊燮致赠的纪念牌写着“我最敬爱的大哥哥”;2021年日本违背所有邻国意愿,决定排放福岛核废水入海,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还指台湾核电厂也排放含氚核废水入海,让台湾原能会哑巴吃黄莲,只能低声驳斥。2021年日本大方赠台该国迄今仍未列入官方接种名单的AZ疫苗,在媒体渲染台日筹谋“抗中”与“宁静作战”下,台日友好被炒作到新高点。整体来看,在日本所有邻居中,将台湾纳入地缘战略的阻力最小、不须妥协。

台湾外交部长给沼田干夫的纪念奖牌,曾引起争议。(台外交部提供)

美国轮替与中国大陆《海警法》出鞘 一扫“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而若从区域秩序来看,现在台日对于“复古”东亚地区的冷战反共秩序,表现得相当热切,也与局势走向有关。两岸关系急降后,台湾遭逢解放军机三不五时进入防空识别区、而日本则对2021年2月中国大陆实施《海警法》反应颇大,尤其中国大陆海警船多日“绕岛”(钓鱼岛)更让日方不满,2021年3月22日的美日防长会谈中,破天荒就台海冲突的可能性表态,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还称要探讨“自卫队能为支援台湾的美军提供何种协助”。

如今解放军实力早非吴下阿蒙,台军难占空优、日本自卫队也难确保海上优势,在此格局下,日本联合美台等对象,积极“守护”第一岛链,其实不算出人意表,尤其美国总统更迭后,不再要求日本负担更多军费、也更加热衷于战略围堵中国大陆。日本首相菅义伟4月访美,成为首位到美国与拜登(Joe Biden)会晤的外国领导人,日本政府内部也冒出更多急速转向的声音、一扫2020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睦中”思维,转往积极建构“防卫战略”以及倡议“日美联防台湾”。

国民党执政的宜兰县与蓝营占多数的该县议会2020年6月11日通过临时动议案,建议请县政府将钓鱼岛正名为“头城钓鱼岛”,捍卫管辖权,但此案被民进党中央政府冷淡处理。(中央社)

台湾:日本“正常化”的绝佳出口

就意识形态来看,2020年日本战败75周年时,日本天皇德仁致词时曾表示“殷盼在深切的反省之上不再有战争惨祸”,但时任首相安倍晋三仍对“反省”与“哀悼”只字未提,并且于其卸任后立即参拜靖国神社,显见日本政坛右翼势力的基础雄厚。

而自民党从安倍晋三执政以降,一直有想要把国家“正常化”的呼声,继任的菅义伟也称修宪是自民党的基本方针。日本放送协会(NHK)于2021年4月底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有33%民众认为有必要修宪,20%认为不必,42%没意见,可见推动修宪并不会遭受太大阻力。除了修宪与参拜靖国神社外,军事上也拟定新版《防卫计划大纲》、扩充“集体自卫权”的解释,2018年日本决定将“出云级”直升机护卫舰改装成可搭载F-35B战机的航空母舰、并在2020年编列预算执行,这虽被日本称为“多次元统合防卫力”,但本质仍是二战后最激进的军事扩张行动。

日本的一系列作为,除了有将国家“正常化”的意图之外,更持续忽略二战与殖民罪愆,阻止曾受其侵略的邻国进一步推动区域秩序的“转型正义”的布局,这个思维与当前在战略上围堵中国大陆崛起,其实是一体两面,而台湾的民进党政府隔海响应,亦为日本提供了绝佳的出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