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和统的挑战︱台湾不要重蹈爱尔兰的覆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虽然爱尔兰早自1949年脱离英国独立,但一直到2021年,英国北爱尔兰区仍存在着狂热民族主义者与对英国忠诚者的冲突。圖為2021年4月7日,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西部拉纳克路的和平墙,民族主义者和忠诚分子发生冲突,烟花爆炸,来自两边的人群互相攻击,警察不得不关闭道路。 (AP)

已故的国际知名政治学者、《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作者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曾在 2004年、2010年时造访台湾,曾对台湾的处境与“民族主义”提出建言,以他的“母国”爱尔兰争取独立的经验举例指出,“就像爱尔兰一样,台湾在过去数百年中承受了许多苦难,然而台湾不应该重蹈爱尔兰的覆辙,长期陷入地方主义与无法忘怀的怨恨之中”,他强调,“过去绝不应该被遗忘”,但是“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在前方向我们招手的光明”,又说,与其不断去问“我是谁”,“不如去想我可以为未来做什么”。

为何要提安德森与爱尔兰?因为《想象的共同体》书中描绘以“有共同历史、记忆、生活方式、文化认同”等组成的“共同体”已经成为蔡英文等“台派”及“台湾民族”拥护者用以说服人们“台湾民族”可以成立的“理论架构”;而爱尔兰争取“独立”之前与大英帝国之间的历史纠葛,乃至于一直被英国“占领”的北爱兰地区的“独立运动”,也时常被“独派”视为“有志者,事竟成”的典范,成为争取“台湾人当家作主”未竟事业的学习对象。

在习近平发表中共建党百年谈话,“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纳入中共要完成的“历史任务”及“和平统一进程”的当下,此时重温安德森的“建言”正是时候。

爱尔兰的“教训”

对“台派”来说,关于爱尔兰与大英帝国自12世纪起的那本“帐”,大抵来说不外乎是“外来政权”大英帝国入侵、殖民、并吞、将爱尔兰人视为次等国民,以及在近800年英国统治历史中,爱尔兰人为了“抗暴”、“独立”而发生的大大小小抗争及战争,终于在1949年正式摆脱“外来政权”统治,满满“正能量”,正是用来鼓吹台湾人“建国”的模板,何来“教训”?哪来“覆辙”?

虽然安德森没有细说何谓“爱尔兰的覆辙”。但他鼓励台湾更加发展民主、自由与进步的价值,避免被保守而极端的民族主义拖累,像爱尔兰一样长期陷入怨恨之中。他也汲取爱尔兰经验建议两岸保持公民社会的交流、接触,促进彼此了解,因为爱尔兰因此争取到一部分伦敦菁英同情爱尔兰的“独立”运动;他也曾接受台湾《思想》季刊访问(全文刊于《思想》第31期),将台湾比拟成与大英帝国曾拥有的许多海外“自治领”一样,虽然多数人口是由英国移民组成,但最终在英国同意下成为独立国家,他希望北京能追随伦敦的榜样,他并说“狂热的民族主义”极为罕见,主要产自政客与知识分子。

换言之,安德森虽不否认他是“台湾独立”的热心支持者,但对他来说,一个群体有无共同记忆、生活方式及自我认同,其重要性远高于血缘、文化及习俗,因此他呼吁北京追随伦敦的榜样,贬低爱尔兰长达数百年对英国的武装抗争,鼓励台湾发展民主、自由,持续保有自身“独特性”及两岸对话促进了解。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习近平在天安门城楼上。(新华社)

台湾不是爱尔兰

可以肯定的是,安德森不会认同“台湾民族”拥护者错用他的理论架构,并以“爱尔兰经验”为模范,,鼓吹台湾人为“当家作主理想”奉献、牺牲,反陷入爱尔兰的“覆辙”中;甚至,在安德森的眼中,目前台湾的地位等同于大英帝国时期的“自治领”,不必否认“母国”是中国,追求“独立”的方法,“谈”好过于“打”。

撇开安德森的建言不谈,“台派”选择“爱尔兰模式”鼓吹“建国”是极为吊诡的。事实上,大多数爱尔兰人为“凯尔特人”(Celts)后裔,有着自己的语言、文字、神话,与英国人所属的“盎格鲁.撒克逊人”(Anglo-Saxon)的语言、文字、神话甚至宗教都存在显著差异,爱尔兰人悲痛于自身历史、文化被破坏起身反抗英国人的统治,就算采用安德森不鼓励的“武斗”方式,某些程度仍算是反抗“异族压迫”的正当防卫。

台湾则不一样,台湾人多数来自大陆福建省、广东省,说的是闽南语、客家话,用的是汉字,敬拜祖先、节庆的习俗与大陆的闽、客族群几乎相同,“台派”为了“建国理想”,却硬是将台湾人反抗荷兰人、西班牙人、清朝、日本人及国民党威权统治的历史当成全部的“台湾人四百年史”,并奉为圭臬让“台湾民族”横空出世,且将之包装成“台湾人的悲哀”,将闽南语改称“台语”,将中医称之为“台医”,将唐诗、宋词等“中国文化”置于“东亚文化的一部分”,甚至还想创造“台湾文字”,种种去脉络的“去中国化”努力,称为建立“集体认同”之必要,实则只是堕入安德森所称的“狂热的民族主义”窠臼之中,其政治性目的也就不言可喻了。

蔡英文视察台湾军队。(中央社)

当“台湾人”不再是“中国人”

此外,台湾与爱尔兰还有一个很大不同。即是当下在台湾以“共同体”概念打造“台湾民族”的那些人,虽然有些仍本着“建立正常国家”信念,对北京、美国等距视之,鼓励台湾人摆脱“依附霸权”心态,但不容否认,多数人相信在台湾“建国”后,美国仍会保证台湾安全,因为维持两岸分治“现状”,符合美国的利益。

不过,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有“民进党军师”之称的台湾日本交流协会会长、新潮流系大老邱义仁7月4日表示,民进党可以将“台独”当成追求的理想,但宣布“独立”要考虑国际情势,此时并不适当,直白的说出“台湾独立不是台湾人自己可以决定”;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太事务协调总监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美东时间6日也表示,“美国支持强健的台美非官方关系,不支持台湾独立,美国完全了解(台湾问题)需要小心处理”;美国国防部发言人也说“美国反对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没有人希望看到两岸冲突”。

解放军闽南海域两栖装甲分队实弹演练。(中国央视截图)

不能不说,近年来大陆民间愈来愈高涨的“只有梧桐”呼声,与“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台湾民族”倡议跃入台湾主流高度“正相关”,在北京与华盛顿同划“红线”后,至此,以“台湾民族建立正常国家”以及“以爱尔兰为师”的倡议则可以休矣。

在美、中合力下“不能独立(建国)”的台湾,未来该指向何方?习近平虽将“解决台湾问题”纳入中共“新的征程”及“历史任务”,但始终将“尊重台湾同胞的社会制度与生活方式”置于“和平统一”的重要内容中,安德森说得对,对台湾人来说,“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在前方向我们招手的光明”,与其不断去问“我是谁”,“不如去想我可以为未来做什么”。台湾的未来,两岸坐下来“谈”,好过于重蹈爱尔兰的“覆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