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温和复苏 台湾却濒临“经济大萧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2019年年底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蔓延全球后,各国均采取封关、封城、禁止民间社交活动的严厉防疫措施,以控制疫情的发展。近来随着疫情的控制和疫苗的接种,欧美国家纷纷解封,以期能逐步恢复经济正常运行。然而,由于过去一年多来,为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和人民生活的压力,欧美国家均采取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和财政支持,一方面增添了各国政府财政负担和债务风险,另一方面货币过度发行,产业链紧绷,将带来通货膨胀和生产成本高涨的危机,以致各国都必须采取因应对策,以期能维持经济的稳定增长。

2021年5月8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民众在酒吧庆祝当地解除封城防疫措施。(Reuters)

在国际社会对此一发展均有所期待之时,今(2021)年春天以来,在亚太地区却爆发新一波疫情,变种病毒正快速扩散各国,使原本预期可能走向逐步复苏的世界经济增添新的变数。一年多以来,自诩为防疫模范生的台湾政府,在此波疫情之中,防疫措施失灵,疫情失控,使台湾民众生活于恐惧之中。究其根源,蔡政府操作意识形态的政治防疫措施是关键所在,势必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量化宽松政策的成效和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的起因和影响虽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不同,但为缓解经济冲击,各主要国家均采取宽松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支持,也拜这些政策所赐,世界经济才没有陷于深渊。

以美国为例,由于经济衰退,造成数千万人失业,美国国会去(2020)年通过40,000亿美元援助措施,今年拜登(Joe Biden)上任后又推出年内19,000亿美元额外援助方案,其中包括发给大部分国民每人1,400美元,同时美国参议院也将通过10,000亿美元的基建计划。这些短期措施将产生的经济效应,是通货膨胀、高公共债务和低利率。事实上,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伴随着主要国家推出大规模的财政支持措施,西方先进国家的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大幅攀升至120.1%,远超过国际金融危机期间。

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支持固然支撑了世界经济,但另一个被忽视的严肃课题是在这些刺激效应退潮之后,经济复苏的力度是否仍然坚挺,而国际资金的流向会对各个经济体造成何种影响?

今年1月世界银行公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指出,新冠肺炎广泛部署和投资是维持全球经济复苏的两大关键因素。预测今年全球经济成长将达4%,并指出,除非政策制定者采取果断行动遏制新冠疫情,并实施促进投资的改革,否则经济复苏可能受到抑制。报告同时强调,尽管全球经济似乎进入温和复苏状态,政策制定者仍然面临着公共卫生、债务管理、预算政策、中央银行和结构性改革的挑战。

各大机构对中美日印欧等主要经济体2021年经济增速预测。(多维新闻制作)

国际货币基金会(IMF)于4月初发布题为《管理分歧的复苏》(Managing Divergent Recoveries)“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指出全球经济增长率去年为负3.3%,今年的将达6.0%,明年可望成长4.4%。同时指出,尽管疫情大流行仍具高度不确定性,但摆脱健康与经济风险的道路逐渐明朗,这要归功于科学、疫苗接种,给了许多国家今年经济复苏所需的动能。但报告也强调,未来挑战依然艰巨,疫情仍未被击败,许多国家确诊病例仍在增加,复苏范围不论是国家间或是一国境内都具不确定性。

6月17日美国美联储(Fed)公布美国最新的货币政策,利率与购债维持现状,但大幅调高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预期。美国今年经济成长,由先前预估值6.5%调高到7%;通货膨胀率从2.4%调升至3.4%,今年年底前失业率预估维持在4.5%。尽管美联储强调通货膨胀是暂时的,但缩减量化宽松政策是可预期的。

发展中国家必须因应的重大课题

当前影响世界经济正常运行的,有疫情的不确定性,有各地疫苗接种进度和程度的不等,有全球资产价格居高,以及全球债务规模庞大等金融潜在风险。美国由于施打新冠肺炎疫苗的进展,疫情受到有效控制,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支撑下,经济活动与就业指标已见增长,以致释出缩减量化宽松和可能提前升息的信息。

从经济理论而言,美国美联储货币政策决策的考量,是试图在物价平稳与充分就业间取得经济目标间的平衡。美联储认为物价上涨是暂时现象,因此试图在美国逐步开放之际,仍然利用相对宽松货币政策,加速经济复苏和充分就业,惟近年来宽松政策的经济后果,必须面对并进行政策调整。根据美联储的决定,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0至0.25%区间,每月并继续购买1,200亿美元资产,一般预测将在2023年升息两次,甚至在2022年便开始实施。美联储无预警释出提早升息信息,投资人如惊弓之鸟,致使美国道琼斯指数6月18日大跌533.37点。

但更重要的是,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在国际金融领域具主导力量,其货币政策动向将造成国际资金的快速流动,这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为例,美国数度实施量化宽松政策,至2013年5月22日,当时美联储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释出可能降低购债规模信息后,引发市场恐慌情绪,导致该年5月至8月大量资金撤出新兴市场,国际金融市场,股、汇、债剧烈动荡,其中巴西、印度、印尼、南非和土耳其等五国因经济增长放缓,物价攀升,财政赤字及经常帐逆差恶化,造成货币剧贬现象。

金融领域外,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因疫情冲击将面临诸多立即的社会经济压力。其一、原物料和航运成本高涨,导致生产成本攀高,以致面临经营困境。其二、粮食生产不足,粮价高涨,使诸多国家贫困人口增加,进而引发社会经济问题。其三、疫苗是经济回复正常运行的关键,惟欧美大国玩弄“疫苗外交”,而低度发展国家却严重缺乏疫苗,构成国际间不公不义现象。

欧美国家比拼“疫苗外交”,背后却是低度发展国家严重缺乏疫苗的不公不义现实。(多维新闻)

在原物料方面,疫情爆发之初,由于国际需求减少,价格下跌,惟近来经济逐渐恢复,以致除石油外,今年以来,钢铁、天然气及玉米价格的涨幅都超过两成以上,再加上“塞港”导致运输成本高涨,都增添了经营的困难。

在粮食生产方面,由于粮食生产减少和粮价上涨,千百万人陷于生活困境。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估计,过去一年粮食价格跃升三分之一,玉米价格攀高67%,糖价飙扬近60%,食用油涨一倍。整体粮价连涨11个月,达到2014年来新高,而疫情蔓延,导致民众失业,很多家庭连基本生活费都付担不起。世界银行估计,去年全球多达1.24亿人因疫情落到国际贫穷线之下,也就是每天生活费不到1.9美元,预料今年会增加3,900万人,全球生活在极端贫困的总人口因此将达7.5亿人。

疫苗接种是疫情下经济得以恢复正常运行的关键,惟接种的普及程度也显示国际间公共卫生体系的差距,并影响各国的经济增长。据统计,全球疫苗接种量已接近25亿剂次,中国接种总量超过10亿剂次,位居第一,占全球总量比例超过40%;美国排在第二,接种总量超过3亿剂;印度排在第三,接种总量为2.5亿剂;排在第四到第十位的分别是巴西、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墨西哥、土耳其。但多数非洲国家才刚起步。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非洲15亿人口中,仅有0.4%的民众接种疫苗。另外假疫苗的出现,也影响全球疫情的管控。

疫苗之乱重创台湾社会经济

蔡英文上台以来,不承认蕴涵“一中原则”的“九二共识”,使两岸关系陷入僵局,任何准官方的交流中断,而民间的互动与合作也受到严重影响。期间蔡政府加强“去中国化”,通过掌控的90%主流媒体、“1450”网军和所有侧翼团体,不断进行“大内宣”、“大外宣”,任何对政策的批评均加以“抹红”、“抹黑”,给偏绿民众创建脆弱的“玻璃心”。这些意识形态的政治操作不曾间断,产生了相当的效果。然而,5月以来,自诩为防疫模范生的蔡政府却挡不住疫情的爆发,为此采取三级警戒的防疫措施,但是在纾困方案和疫苗的采购上,呈现的是荒腔走板的政治操作。

疫情爆发后,国际主要媒体均指出台湾防疫的缺失在于“自满心理戳破台湾除围堵外什么都没有的防疫防线”(彭博)、“台湾太自满、只靠边境管制连医院也放松警戒”(BBC)、“虚假安全感及茶室破台湾疫情防线”(《时代》杂志)、“这一天迟早会来:台湾新冠疫情大爆发”(《纽约时报》)、“这波疫情几乎让台湾措手不及”(英国《卫报》);而《亚洲周刊》更明确指出台湾防疫的八宗罪:缺乏危机意识、误判情势、防疫双标、大内宣让民众防疫松懈、屈从立委压力、专业沦丧、疫苗短缺荒、防疫甩锅,以及领导人心中没有人民、政治先于防疫等。(延伸阅读:记者观察:西方媒体“群嘲”台湾启示录

在最近防疫的相关作为上更突显蔡政府的“无能、傲慢、私欲、冷血、专权、揽功”。对于艺人捐助防疫物资,指他们是破坏团结,打击疫情指挥中心;疫苗分配不顾疫情热冷区,独厚民进党执政县市;对企业、宗教和民间团体疫苗的捐赠百般刁难;在疫情难控和民怨高涨下准许郭台铭进口疫苗,却拉台积电下水,以冲淡郭台铭的光彩;对中国大陆防疫作为和疫苗开发应用完全排斥;在立法院借多数优势,反对普发每位民众新台币10,000元纾困现金,反对增加264.5亿元预算以加速采购4,000万剂疫苗的提案。(延伸阅读:快评:谁让台积电从“晶圆代工”变成了“疫苗代购”

台湾疫情三级警戒延长至7月26日,虽然官方有条件开放“微解封”,但台湾小商家业者的生计早已陷入困顿。(吴逸骅/多维新闻)

防疫失控和三级警戒的施行对台湾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去年台湾经济增长2.98%,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长8.16%。6月4日主计总处预估今年全年台湾经济增长率为5.46%,6月17日中央银行公布的预估经济增长则为5.08%,5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为2.48%。中央银行表示,原本预估今年台湾经济将呈现V型复苏,但因疫情缘故,第二、三季度会受到最大影响,四季度可望有消费递延效应,主要是看好全球经济复苏,台湾出口与投资持续畅望,惟疫情发展仍是最大变数。

不过,在这些数字背后却存在着无法忽视的事实:其一、台湾政府的债务负担更加严重,自去年疫情发生以来,纾困计划已拨付新台币2.18万亿元,最近通过防疫纾困4.0预算2,595亿元,目前中央政府负债5.9598万亿元,平均每位台湾民众负债25.4万元,给台湾经济带来沉重压力。其二、疫情爆发和警戒措施的施行,对生产和生活带来相当的冲击,小企业面临经营困难,依劳动和现金收入维生的民众,生活已陷入绝境,根本解决之道是加快疫苗施打,蔡政府却无视人民最基本的期望,民怨已难压制了。(延伸阅读:台湾失业率创新高 民众徘徊“病死”与“饿死”的十字路口

(本文作者魏艾,系台湾政治大学两岸政经研究中心主任;经《海峡评论》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疫情下世界经济运行面临的隐忧和问题:兼论蔡政府荒腔走板的政治防疫措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