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为何对台湾“恋恋不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最近日本对台动作频频,先是日本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称“台湾是家人兄弟,必须保护”后,接着日本副首相兼财政大臣麻生太郎又抛出“若中国入侵台湾,美日要一同防卫台湾”的说法。7月13日,日本发布的《2021年版防卫白皮书》中,又首次提及“台湾局势的稳定对日本安全保障和国际社会的稳定至关重要”,即使北京高声抗议,日本似乎也没有煞车的迹象。

日本2021年版的防卫白皮书以骑马武士为封面,散发出杀气腾腾的气势。(日本防卫省)

究竟日本右翼在打什么算盘?多维新闻近日已有多篇文章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切入,指出日本面对中国崛起、东亚秩序变动的新情势,需要踩住北京痛点,因此民进党政府统治下的“亲日”台湾,便成为日本纳入地缘战略“生命线”的不二人选。

不过,日本右翼之所以对台湾“恋恋不忘”,除了是在地缘政治上需要拉拢台湾,其实还存在着深层次的阴暗心理──也就是台湾是其“否认战败、肯定大日本帝国”的欲望实现之地。

众所周知,日本右翼至今仍因为否认过去侵略和殖民亚洲的历史,拒绝进行彻底的反省和清算,而持续受到中国、南北朝鲜等亚洲国家的挞伐。然而,台湾却是东亚地区的特例,不但在殖民统治、侵略战争、慰安妇和钓鱼岛等诸多问题上,都对日本采取沉默温和的态度,部分台湾政客甚至歌颂和美化日本的殖民,久而久之在台湾形成一种扭曲的历史观。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台湾亲日派当然就是李登辉。他不仅发表许多突破下限的亲日言论,例如声称“台湾和日本曾是一国”、“没有台湾抗日的事实”,以及自称二战时他和哥哥是“为祖国而战的‘日本人’”云云,2002年更在日本成立旨在促进台日政治及文化交流的“日本李登辉之友会”,从而将日本右翼势力堂而皇之地引进台湾。

2015年8月20日,李登辉投书日本杂志《Voice》9月号特辑主张,没有台湾抗日的事实,他当时是为祖国而战的“日本人”。图为《Voice》9月号李登辉投书内页。(中央社)

日本李登辉之友会现今仍是活跃于日本的右翼团体,他们和台湾亲日派人士密切交流,2015年曾资助在屏东重建日据时期的高士神社,并每年在该神社举办慰灵祭,悼念二战时为日本军国主义而死的“英灵”,被称为“台版靖国神社”。他们也曾募款赞助整修乌来“高砂义勇队”(二战时被日本征召参战的台湾原住民)慰灵纪念碑,以及修复嘉南大圳技师八田与一的铜像等等。此外,他们也和其他日本右翼团体一起推动“东京奥运台湾正名”的连署活动。

日本右翼做这些事,与其说是为了台湾人,不如说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否认战败、肯定大日本帝国”的欲望,企图洗刷日本过去的殖民和战争罪责,进而将这段历史翻转成引以自豪的“荣光”。

再看看日本右翼漫画家小林善纪2001年出版的《台湾论》,书中访问李登辉、金美龄、许文龙和蔡焜灿等台湾皇民化世代和亲日派,指出慰安妇均是“自愿参加”,而且是“出人头地”之事,此外还有诸多合理化日本侵略殖民罪行的“暴言”,在当时引发轩然大波。值得注意的是,小林在书中赤裸裸地声称“战前日本人的精神在台湾保留下来,日本人须加以恢复”,并期许台湾“建国”后能够出现修正历史的知识分子。

靖国神社被日本右翼分子视为圣地,图为穿着日本帝国军装的男子参拜靖国神社。(Reuters)

小林希望借由台湾来推动历史修正主义和复苏军国主义的“真心话”,恐怕也暗暗说中了日本右翼如安倍晋三、岸信夫、中山泰秀和麻生太郎等人的心声。亦即,日本右翼之所以不遗余力支持民进党等亲日势力、推动所谓“台日友好”,除了反中的地缘战略考量,其实深层心理还包括了“救赎历史中的大日本帝国和现实中的日本”,意图通过否认“战败”的事实来恢复他们的“民族自尊”。

如同台湾东海大学日籍学者笹沼俊暁在《日本的“战后民主主义”与台湾》文章所言,恰恰是日本的右派人士组成了台日交流的日方主体,与台湾内在“排斥大中华主义”的内在趋动,同构为“台日友好”的合作。

这也是日本右翼如此关切台湾的内在动力之一,民进党政府为了在“反中”大业面前举起这面“台日友好”大旗,从而把充当日本右翼棋子、可能将台湾推上战争火线这等残酷现实,给深深隐藏进了政治迷雾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