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强联手” 科索沃能带台湾走出台湾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7月13日,西巴尔干国家科索沃(Kosovo)重要报社《每日时报》(Koha Ditore)刊登了台湾驻匈牙利代表刘世忠的投书。刘世忠表示,“台湾是2008年最早承认科索沃独立的国家之一,两国同样争取主权独立、民主发展、经济生存和国际社会的承认,渴望发展但面临周边国家的威胁”。刘世忠还呼吁,“两国加强经贸合作,创建永续关系。”

台湾驻匈牙利代表刘世忠投书科索沃媒体“每日时报”,呼吁两国加强经贸合作,创建永续关系。(中央社)

将“科索沃与台湾”连结,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似乎有着熟悉的味道。(推荐阅读:台北称有重大外交突破 或将加剧台湾边缘化

全名为“科索沃共和国”(Republika e Kosoves)的科索沃,位在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上,在2008年2月宣布独立建国,迄今只与80多国有正式外交关系,且由于未受国际大国普遍承认,因此有人称科索沃为“单方面”建国。

通过上述,大概也就能理解台湾外交官何以积极追求台科关系,因为在台湾眼里“大家都是被霸权压制的孤儿。”可是,科索沃与台湾面临的“困境”相同吗?

事实上,科索沃争议早在中世纪的帝国政权更迭就埋下了,只不过到了二次大战以后,该区被划入南斯拉夫(塞尔维亚),并给予境内最大族群阿尔巴尼亚族人充分的自治权力,才稍稍平稳该区域的族群冲突。但在1989年的公投宪改之后,因塞尔维亚缩小科索沃的自治权限,导致科索沃多数族群阿尔巴尼亚族人的不满并宣布争取独立,由此拉开了血腥建国之序幕。

期间,国际各路人马依序介入、调停,但科索沃问题仍未获解决。当部分西方国家普遍支持科索沃独立,俄罗斯和塞尔维亚则坚持反对。尽管列强处在僵持局面,但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人早已按耐不住,最终于2008年2月由国会自行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成为全球第193个国家。

然而,台湾外交官将科索沃的“争取独立、脱离祖国、只被部分国家承认、进不了联合国”等几个关键字与台湾进行连结,并幻想成同样是“对抗他国(中国)打压”未免过于牵强,甚至忽视了其中的差异。

就历史背景而言,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与塞尔维亚(国)人对于科索沃的历史认知,及其对于该土地主权的诉求,是因为“族群、历史认知”所产生对特定土地的情感连结,最终引发了塞族与阿族间的争执。与此不同的是,两岸对于台澎金马领土主权的争执,乃生活在两种不同政治体制与社会环境之汉民族对“台湾”主权与管辖权的争执,更是一群具有相似族裔的背景者,因“内战”导致分立,进而产生对台澎金马领土拥有权的纷争。也就是从本质上看来,科索沃遭遇的问题与台湾面临的情势截然不同。

两岸在非洲外交场上交手多年,其中多国与两岸邦交有过多次拉扯,但没发生过索马里兰如今的情况。(多维新闻)

坦白说,台湾要与科索沃发生双边关系并非不好,只是在发展关系前往往喜欢加上莫名的前提,像是刘世忠这篇文章强调“台湾维护民主的成就和对抗中国的打压,得到愈来愈多理念相近国家的支持,台湾与科索沃创建永续关系的时候到了。”等说法,无益于“台科”拓展实质的经贸关系,更遑论往上一步的外交关系。因为在本质上的理念(反中与反塞)就有根本上的差异。

我们都了解,自蔡英文上任至今,台湾已与7国断交,为挽救这般外交劣势,蔡英文政府频频找上“国际孤儿”发展关系,像是“非洲之角”的索马里兰(Somaliland)。但掐指一算,蔡政府所谓的“理念相近”国家数量明显小于7,更能验证此等外交策略难以令“台湾走出台湾”。

而另一方面的实情是,经过多年来的验证,台湾要能够真正向外拓展关系的前提,必然离不开两岸关系,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两岸关系融洽之时,不仅两岸领导人能够会面,甚至还能为台湾带来国际声量与能见度,反之亦然。

总而言之,台湾若想获得远比索马里兰、甚至是科索沃更远大的外交突破,也必须思考这当中最为关键的因子为何。反过来说,如一味坚信的“抗中理念”,是不是也需承担遭边缘化的责任(断交7>1伪建交)?蔡英文常说“民进党要走向世界,再跟着世界走向中国”,但台湾目前外交的窘境正说明了一切,又怎能创造刘世忠所言的“双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