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这次讲话后 “智统”为何从陆媒报道中消失了[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在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党庆发表讲话,在讲话涉台部分引起全场如潮的掌声。(新华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7月1日在中共百年党庆发表7,400多字的演讲,接近尾声时谈到台湾只有163字,他强调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矢志不渝推进两岸和平统一,并警告“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强大能力”,引起现场20秒的热烈掌声和欢呼。

从讲话的涉台内容分析,大陆一方面坚持和平基调展现对台湾问题的牢控主导权,另一方面也向有意介入台海问题的美国和日本发出警告。外界评价,习近平讲话维持了“软的更软,硬的更硬”的对台立场,目标更清晰,战术运用更灵活。

在习近平七一讲话两周后,在澳门科技大学两岸关系研究中心主办的一场“台海局势与国家统一”研讨会中,有与会学者表示,台湾问题应在中国复兴的进程中解决,而“智统”是较好的方式。武统的代价难以估计,变数太多;和统虽然皆大欢喜,但难度高、时间长。智统将是中国人民以最快速度、最低成本、最大智慧、最文明的统一方式,运用融合发展的“智合”、智能化战争的“智战”、立体战的“智斗”,进行两岸统一。

其实,上述观点在2020年年底两岸智库学术论坛上已经出现,以当时提出者的说法,具体而言,就是借鉴古今中外的统一模式与路径,在中华文化指引下,集成两岸及海内外华人智慧,采取一切手段,团结一切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运用和战两手、文武两策,演绎新时代的王道与霸道,推动两岸关系融合发展,将台海两岸推进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战而阻来犯之敌”的境界,最终完成统一。

此主张在大陆内部一度引起热议,在2021年1月13日的国台办记者会上,针对有记者就此提问,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当时表示,我们支持相关研究机构开展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涉台研讨活动,为推进对台工作、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建言献策。

2020年12月16日,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在北京谈及两岸经贸时指出,如果没有大陆,台湾对外贸易将出现巨额贸易逆差,今年经济将难以维持正增长。(微博@国台办)

可见,对于如何实现两岸统一的方法论,大陆官方一直持开放的态度。而“智统”是作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下的观点充实,但并不等同大陆官方的两岸定调。

而将 “智统”放在更大的两岸背景下看,此主张是将台湾的政党轮替、蓝绿冲突、民意和民粹的变化视为茶壶里的风暴,希冀通过两岸关系融合发展,从功能主义的制度、秩序整合的角度出发,着重于利益、价值和情感的融合去影响甚至改变台湾民众(受台独影响)的认同。

然而也应看到,在中国大陆继续推动两岸融合发展的过程中,大陆的让利所达成的“经济整合”,并不一定反映两岸市场真实的供需关系,更不能够抵消随着“台独”的势力壮大,进而有计划、系统性地修改民众的社会记忆,并且借助民主化、本土化的浪潮,力求从根本上改变民众的国家认同。

根据2020年7月,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的数据,反映在统独立场上,台湾人偏向“台湾独立”的支持度为27.7%,是历年最高;“尽快独立”的民意有7.4%。此外,希望“两岸统一”则占5.1%,是历年最低。选择“维持现状再决定”的民众比例为28.7%,而且在持续下降中。“永远维持现状”者占23.6%。关于身份认同上,认同自己是台湾人(非中国人,也不认同自己是台湾人兼中国人)的比例为67%;认为自己两者皆是,两种身分认同均有者比例占27.5%,为历年新低。

可见,透过媒体片面、失真地报道,甚至“妖魔化”大陆社会,当台湾民众在比较效应下产生排斥心理,两岸经济密切不代表经济认同的产生,也不必然增加台湾人对于中国人的认同,因此,将统一的是非道德问题降格为物质主义所产生的实际效果,有待重新评估。

另一方面,将“智统”作为区隔“武统”与“和统”的第三种方式,这种划分方式也值得商榷。

首先,所谓“武统”并不表明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想主动用武力解决问题,它是一种防御性的政策选择,是对台海军事演变的被动回应,如果统一已经被定调为民族复兴的必经之路,在这一攸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在“非常时刻”当然可以祭出无限手段,因为这不只是代价的权衡,台湾问题事关国家政权合法性。如果放弃统一,可能就等同于放弃执政,中共的生存力是与两岸统一问题紧紧绑在一起的。因此,“武统”与“和统”都是实现国家统一的基本手段,不可动摇的统一目标决定了实现统一方式的多样性。

2020年11月,中国全国台研会副会长王在希就两岸问题提出看法,他认为不能把“和统”与“武统”两者对立起来,要站在战略全局来思考两岸统一的时机。(微博@大越楚卿)

其次,解决台湾问题是否需要使用武力,什么时候使用武力,不是一个单纯的军事问题,而是一个具有战略性、全局性的政治问题,而且和平统一与武力问题本身是一个一体两面、相互联系的辩证关系,并不能将二者完全割裂。

而智统所涉及的具体内容,也并未脱离自1979年《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以来,中国官方始终坚持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同时“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的现行对台政策。恐怕也更不能以“智”或“不智”作为相关政策的今昔对照。

因此,相较今年年初“智统”在大陆内部引起的讨论,这次当类似观点再被学者提出,除香港中评社进行了报道,并未引起其他大陆涉台媒体的关注,这从一个侧面也证明了,在中国领导人为两岸大局定调的背景下,“智统”未来如要作为解决台湾问题的全新主张或思考,面对主观愿望与现实环境的落差,相关理论或有待进一步充实与完善,方才能唤起更多人的关注与共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