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快评:台湾在立陶宛“设处” 是“蔡式外交”的胜利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7月20日,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召开记者会宣布,台湾即将在立陶宛设立代表处,较值得注意的是,该代表处将以台湾为名,号称是在目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邦交的国家中首例。

台外交部长吴钊燮宣布将在立陶宛设立台湾代表处。 (台湾外交部供图)

2016年蔡英文上任后,虽然曾在该年12月与甫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Donald Trump)进行通话,是双方断交后首例,号称台湾外交大突破,迄今其任内仍陆续有7个原台湾友邦选择与台湾断交并与北京建交,当中包括圣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马、多米尼加、布基纳法索、萨尔瓦多、所罗门群岛、以及基里巴斯。

事实上,台立之间近年来关系的确有所升温。2019年,立陶宛发布了《2019年国家威胁评估报告》,该报告首次将中国大陆列为安全威胁;2020年5月,立陶宛支持台湾以观察员身分加入世卫组织;2020年11月,立陶宛新执政联盟支持“从白俄罗斯到台湾,为自由而战的人们”;2021年,立陶宛退出由中国大陆主导的“17+1”计划,并宣布将在台湾开设贸易办事处。6月,立陶宛也宣布將捐贈2萬劑AZ疫苗給台灣,当时立陶宛外交部长蓝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曾说“爱好自由的人们应相互关照”,并在台湾造成一股立陶宛旋风。

对台湾而言,失去邦交国就象征着在国际间又少了一个能帮台湾说话的伙伴,所以,任何一个愿意与台湾打交道、甚至建立正式关系的国家,对台湾来说都相当重要。但因为两岸关系的严峻,北京没有继续“挖台湾的墙角”蔡英文政府就该感到万幸,哪还有多余心力奢望能有新的“邦交国”?因此,有机会能够与国际间的他者发展任何关系,蔡政府都愿意“把头洗下去”,全球只有台湾官方承认的索马里兰即为一例。

至于对立陶宛来说,一来,该国经济暨创新部长阿尔莫奈特(Aušrinė Armonaitė)明确表示与台湾的交往,是寄望与台湾在科技领域进行更紧密的交流、获取台湾的芯片;再者,该国也可借此间接向美国输诚,表态自己“反共抗俄”的立场,更何况立陶宛与中国大陆经贸本就不甚密切,台立双方各自设处,对彼此来说可谓各取所需、各谋其利。

然而,从蔡英文政府的立场出发,此事固然可以被操作成一项“政绩”,但也不禁令人想起圭亚那(台湾称盖亚那)的闹剧,当时台湾宣称已在圭亚那设处,却遭圭方“即刻终止”,立陶宛虽然信誓旦旦“挺台”,但是否暗地里还是与北京有过沟通,台湾仍须如履薄冰。

另一方面,除了立陶宛外,近一两年来台湾与捷克反对党、斯洛伐克、科索沃等地的互动似乎都在加温,但必须了解的是,外交的最大目的就是要为自身获取利益、是纯现实的考虑,所谓民主自由的理念,往往都是打高空讲好听罢了,看看美国支持过多少独裁政府就是最好的例子,能有实质利益才是真王道。台湾目前与立陶宛、乃至于这些东欧国家的贸易量都十分稀缺,接下来能实质谈出什么东西才更是关键。

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国家中,一来本就少有台人或台商,二来包括科索沃、索马里兰都是国际间高度争议的区域,蔡英文政府拉这些盟友成帮结派,对台湾能否有实质帮助或效益值得深思,更应防范是否有可能再次陷入过往的冤大头外交循环中。

蔡英文政府的外交政策是理性思考还是病急乱投医,值得后续观察。(中央社)

可以想见,在北京的压力下,蔡英文政府想要走出去的渴望十分强烈。但与其结交一些具争议性或对台湾没有太大帮助、甚至连算人头都帮不上忙的朋友,是否又不过是演场大戏?对蔡英文政府而言,除了要避免继续让台湾深陷中美博弈的窘境外,如何能够真正有意义拓展台湾的国际空间,两岸关系始终会是一道儿坎。可以预见的是,若两岸关系持续恶化,此坎将会越筑越高。如今台湾在邻近的东亚一带难以开拓(新南向的困境),造成只能舍近求远的结果,但这种蔡英文式外交对台湾真正有利吗?可能得打上一个大问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