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大行反中友台 旅澳学者:全因一份国安报告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向“多维新闻网”分析,这次缔造这种新的外交发展,与波罗的海三国本身的通用因素和立陶宛本身的近期因素有关。(吴逸骅/多维新闻)

台湾将于立陶宛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The Taiwanese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Lithuania),是台湾睽违18年后,再度於欧洲国家设立办事处,被视为台湾在欧洲外交战场上获得重大进展。旅澳学者分析,近期立陶宛对北京采较对抗态度,而与台湾更为友好的原因,本身有波罗的海国家的长期“抗共因素”,也有北京对立陶宛进行菁英统战,遭致立人反感,成为选举议题的近期因素有关。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向“多维新闻网”分析,这次缔造这种新的外交发展,与波罗的海三国本身的通用因素和立陶宛本身的近期因素有关。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传统上对于中国的经济依赖度就远远小于欧洲大部分其他国家,中国如果打算对波罗的海国家做出经济制裁,这三个国家本身的承受力就大很多,“因为本身就没有很依靠它”。

宋文笛指出,波罗的海三国在1989年之后,均展现较强的对民主价值的认同感,1989年苏联快倒台的时候,波罗的海三国就有进行手牵手、连成一道号称600公里的人墙,来展示上下同心、追求民主,并从苏联掌控中脱离的公开表态。处於俄罗斯和东欧接壤的最前线,波罗的海国家一向对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国家的不认同感,在欧洲都是名列前茅的,这在价值面上跟台湾产生联系。

阿扁228牵手护台湾 灵感来自波罗的海国家

尤其台湾2004年的总统大选,当时有所谓的“228牵手护台湾”活动,基本上就是陈水扁为了寻求连任,所以在选前几个礼拜前模仿波罗的海三国的人墙,代表台湾人手牵手、心连心,对于中国导弹威胁表示不认同与勇气的姿态,那一次选举,也是民进党首次在选举投票率中突破50%,让民进党的历史叙事上,跟立陶宛特別在反共这一点有比较强的价值链接。

近期因素方面,立陶宛相对另两个波罗的海国家又更突出一点,立陶宛友台的诱因,与其情报单位发挥的影响力,并因此导致的内部政治选举有相当的关系。2019年,立陶宛的情报单位有提出一个颇受重视的国家情报总体评估,并得到许多关注,这份报告是立陶宛首次用较大的篇幅指出“中国在立陶宛境内做情报收集与菁英统战”,并指出中国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希望立陶宛政界在台湾议题上往北京希望的方向走,降低跟台湾之间的关系;二是中国此举,对立陶宛的独立性和自主性都构成重大威胁”。

波罗的海三国在1989年之后,均展现较强的对民主价值的认同感,1989年苏联快倒台的时候,波罗的海三国就有进行手牵手、连成一道号称600公里的人墙,来展示上下同心、追求民主,并从苏联掌控中脱离的公开表态。(Twitter@Lithuania MFA)

自这份报告出炉后,立陶宛举国不满,“以前是苏联老大哥,社会主义国家影响立陶宛自主,现在是另一个社会主以国家影响立陶宛自主”,而且其原因竟然跟台湾有关,因此从那之后,在立陶宛内部,反对外国干涉与反中划上等号,也与挺台划上等号。这样的结果又链接到立陶宛的选举,2020年立陶宛大选,原本在野的保守派三大党都以这份报告大做文章,甚至在选举政纲里面明确指出“要力挺台湾”,保守派胜选后,三大党之一的党魁,就是在政纲说要力挺台湾的人,就是现在的立陶宛外长蓝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和他在政纲上联名的人,就是立陶宛副外长艾德梅纳斯(Mantas Adomėnas)。挺台成为他们的核心政纲,且目前立陶宛民气可用,都说要挺台湾,因此相关人士上台后就需要去执行其政策方向,跟台湾关系也就快速前进。

近期立陶宛的友台动作,不脱两点,一是捐赠台湾两万剂AZ疫苗,二是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疫苗方面,立陶宛并非只有捐给台湾,在2021年5月时也曾捐给另外几个前苏联国家,数量也比后来捐给台湾的两万剂多很多,所以北京没有必要把这解释成“纯粹针对北京或台湾而来”。建立外交关系上,目前立陶宛还没正面突破“广义、弹性的一中政策”,办事处的名称是“代表处”(Representative Office),代表还是非官方关係,不必然等于承认“一中一台”,只是希望有非常强而有力的非官方关系,因为如果是真正的外交关系,就会叫“大使馆”(Embassy)。另外,立陶宛也言明,设立办事处的原因是扩大贸易关系的多元化,所以立陶宛不只跟台湾扩展外交关系,也同步宣布要在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建立大使馆或经贸代表处。

立陶宛外交部长蓝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左)挺台立场坚定。(Twitter@Lithuania MFA)

现走抗中路线 初独立时与北京关系不错

宋文笛分析,可见不论是疫苗或建立外交关系,立陶宛都不是只针对台湾,当然实质上台湾多了一个重要的外交据点,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也振奋民心,但就正式的形式层次来讲,既然立陶宛不是针对台湾,那么北京就没有必要把立陶宛的行为当作打自己的脸,如果北京反而因此冲到立陶宛面前回击,对立陶宛进行较严重的制裁,“那么对北京是很不利的”。理由是立陶宛这次冲的不算兇,若因此受罚,“那其他跟立陶宛速度差不多的都人人自危”,这不利中共在外交上合纵连横,去挖美国的潜在墙角,北京若冲太兇,对于后续的外交统战效果将大打折扣。

至於前述的立陶宛情报单位公布的报告,时间正好是美中关系大吵特吵的时候,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当时对中国极限施压,不过中共对其他国家的外交统战是年年做,何以正巧在当时被官方释出相关消息?宋文笛称,其他欧洲国家看到美中关系那么不睦,若其本来对中国就有一些不满,趁这个时间不再忍受而做一些表态,就比较有胆气,“因为带头老大美国反正对中国也没有什么好口气”,

不过立陶宛虽然有长久的“反共情结”,其从苏联独立后就马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双方在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算差。宋文笛表示,“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立陶宛初独立的时候,苏联或之后的俄罗斯为其主要外部威胁,跟俄罗斯的关系一向不睦,且事实上当时中俄关系本身也不好,特别是邓小平和江泽民年代的中国,正在走向日渐市场化的路线,“至少在经济领域上,它的传统指令经济性成分降低”,所以立陶宛本身的反共情结,“一来它(中国)没有以前那麽’共‘,二来有个更立即的共(俄罗斯)要烦恼”,两者之间於是有交往的基础。

而2021年稍早之前,台湾也曾与南美洲国家盖亚那簽署设处协议,在盖亚那设立“台湾办公室”(Taiwan Office),但消息曝光后不到一天就生变,这次立陶宛与台湾的设处协议有无可能再发生同样的情形?宋文笛直言,机率小很多,因为台湾之前跟盖亚那关系的进展动力相对单纯,就是菁英层次的决定,不论当时台湾向盖亚那承诺什么,“只要菁英层次一被施压,菁英变了就整个变了”,但立陶宛目前对中国反感的民气稳定,主管外交业务的菁英,也是以台湾议题最为其竞选的核心议题,“所以就难轻易被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