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东奥砸锅 民进党终于找到机会表演道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东京奥运举办在即,台湾照例以中华台北的名义派遣选手前往日本参赛,不过以羽球选手戴资颖为代表的参赛选手们,却遇到台湾当局予以可称作“寒酸”的待遇送往日本,戴资颖等人原先以为会搭乘商务舱飞往日本,但是却成了选手搭经济舱,官员乘坐商务舱赴日的情况,引发台湾民众心生不满。

旅馆房间照片引起风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台湾的选手在7月19日赴日后,戴资颖于当晚在社交媒体Instagram张贴下榻旅馆的照片,遭网民认出是间在Google评价仅有3星的旅馆,又再度于互联网舆论上引起争议及批判,质疑“台湾是不是要破产了?”

台湾奥运选手戴资颖在Instagram张贴下榻的旅馆,被眼尖网民搜寻出是间“三星级”旅馆。(截图自Google)

台湾网民对戴资颖的照片进行“人肉搜索”,发现是下榻于疑似是名为“Marroad Inn”的三星级饭店,网民甚至酸损“就算穷游日本也不会”住这种的。虽然从照片上来看,设备其实算是齐全,盥洗设备、床被枕头一应俱全,而戴资颖本人也称旅馆离奥运会场很近,路程不到30分钟,表示对于入住这个旅馆并不介意,不过有句俗话说“别人吃面帮喊烧”,即便当事人真的不介意,但是这个话题一发酵,就很难收拾了,台湾官员对于“为国出征”的运动选手的苛待,甚至连奖金、便当都被一并翻出来检讨。

蔡英文在Instagram张贴一张祝贺台湾选手搭乘经济舱前往日本的图片,引发争议后随即删文。(Instagram@蔡英文)

台湾网民为何帮运动选手喊烫,甚至到了连“侧翼”都反过来指责政府官员,逼得蔡英文删Instagram贴文,苏贞昌低头道歉呢?有什么样的深层理由,让这些官员未曾对台湾死于新冠肺炎的700多名“已知的”死者道歉,侧翼未曾以此苛责过官员,却会为了运动选手遭到苛待而一反常态呢?

对内治理失能产生焦虑感 对外产生相对剥夺感

台湾在新冠疫情中,是仅有经济上处于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但是受捐赠的疫苗比政府自行采买的疫苗还要多的地区,如果简单计算一下民进党政府受捐赠的疫苗,共有美国的250万剂莫德纳疫苗(Moderna)、日本的337万剂AZ疫苗、立陶宛及斯洛伐克共3万剂AZ疫苗、台积电及永龄基金会采购的共1,000万剂BNT疫苗,再加上台湾的宗教团体慈济也可能有机会谈成500万剂BNT加总数量共2,090万剂。

台湾政府受捐赠的疫苗数量比自购的要多,令民进党政府焦头烂额。(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至于台湾政府自行采买的部份,如果不算已经和高端疫苗及联亚生技签约的1,000万剂台产疫苗,共有AZ疫苗1,000万剂、莫德纳505万剂,以及透过Covax取得476万剂,合计是1,981万剂。2,090比1,981,这对民进党政府来说是很难堪的窘境,表明了蔡英文政府在对外谈判疫苗采购几乎是一事无成,甚至政府高层阻挡疫苗进口的丑事已经遮盖不住了。台湾不仅疫苗接种率低落,甚至疫苗采购量、到货率都排名靠后,这让台湾的官员及替台湾政府护航的侧翼感到难为,在近期内为此事焦头烂额。

而眼见东京奥运接近了,台湾派出“为国争光”的选手们,理应是代表台湾的政府出席国际赛事,是蔡英文政府少有的可以“让世界看见台湾”的国际场合,但既然能让世界看见,表示这些选手的待遇也更能直接以肉眼看见,不像疫苗采购还可以勉为其难的只手遮天,如果台湾“为国争光”的选手们的待遇都如此“落魄不堪”,那在侧翼的眼中可是出国让人见笑的呀!也为此侧翼拼了命也要在Google上将“Marroad Inn”的评价从三星刷到五星。

7月20日下午,疑似侧翼往军大量给戴资颖下榻的“Marroad Inn”刷五星好评,让其互联网评价从“三星级旅馆”骤升为将近“五星级”。(截图自Google)

尽管Google的评价可以靠网军来刷,但是对比其他国家选手下榻的饭店,中国大陆选手住的是大矶王子饭店,从互联网流出的照片就可以看到其内室摆设远甩开戴资颖的房间,甚至连乌干达选手入住的饭店的“颜值”都高过台湾选手,这岂是尴尬二字可以了得。

对台湾政府来说,可以接受中国大陆的防疫成果及疫苗取得、施打甩过台湾好几条街,也可以接受台湾与一竿第三世界国家一起接受疫苗捐赠,这都还是可以透过隐匿资讯来处置的,但是被发现台湾选手住的、吃的比中国大陆差,甚至比不上乌干达,这玻璃心大概要碎满地,除非戴资颖等选手能够逆流而上勇夺金牌,那大概就会被书写成一个可歌可泣的励志故事,不过这形同是把压力又扔给选手了,而台湾政府又可以发挥其擅长的“沾光”本领,来“收割”选手的成就了。

转移境内争议事件焦点

尽管过程充满争议,饱受质疑,但台湾的疫苗厂高端疫苗仍在7月19日,如愿取得了台湾食药署的EUA,蔡英文政府为何如此执意推崇高端疫苗,为其大开绿灯,个中原因多有猜想。

此前喊话将“手臂留给台产疫苗”,民进党籍立委余天却跑去接种了莫德纳疫苗。(Facebook@余天)ˊ

倒是,民进党及其侧翼中出了“叛徒”,不少人赶在高端疫苗取得EUA之前,台湾健保局开始登记施打AZ或莫德纳疫苗之时,赶忙先施打了疫苗,或者表态药师打AZ疫苗,例如曾喊话要将手臂留给台产疫苗的民进党立委余天,就接种了莫德纳疫苗;其存在自身就是争议的亲绿网红“焦糖陈嘉行”,此前也喊得漫天震响要打台产疫苗,也“倒戈相向”表示要打AZ疫苗,被网民讥讽“台湾价值不足”时还脑羞反呛对方恶心。

此前表态支持台产疫苗的亲绿网红“焦糖”,在脸书自曝想已报名打AZ疫苗,被网民酸“台湾价值不足”,反而恼羞成怒。(Facebook@逐柯攻城师)

在野党也趁势见缝插针,喊话点名蔡英文和赖清德要亲作表率,公开施打高端疫苗,这才是真正对台产疫苗有信心,但是台湾总统府却屡次以“要配合国安团队评估”、“配合疫情指挥中心的研究安排”为由,并未正面回应在野党所求。换言之,连“当头的”自己都在此刻不敢明确表态,对比此前强力施压官僚部门放行的态度,可谓判若两人,在此情况下这锅还不焖炸吗?

情急之下民进党政府只能先“自宫”以“练神功”,赶忙在小事情的选手待遇上展现“谦卑自省”的姿态,来一扫过去的傲慢态度,不过此时想抓选手待遇的稻草来掩盖争议事件,似乎又适得其反,那边的台产疫苗火还在烧,这边的东京奥运又点燃起来,蜡烛两端在烧,如果选手没有夺牌,那可会造成反效果。

巴西前总统罗塞芙曾试图借由主办2014年世界杯,转移巴西国内对齐贪腐的不满,但是巴西队在四强赛及季军赛分别遭德国及荷兰血洗,反而令其声望暴跌。(维基百科)

透过国际赛事来转移国内争议的案例在所多有,例如巴西前总统罗塞芙(Dilma Rousseff),争取到2014年在自家举办世界杯足球赛,想借由让巴西队在自家夺冠,以缓解民众对政府贪腐的不满情绪,不过事与愿违,当年巴西在四强赛遭德国队大比分血洗,季军赛也被荷兰打爆。近年的阿根廷也有类似情况,阿根廷足球队屡次在国际赛世上失利,头牌球星梅西(Lionel Messi)不满阿根廷足协闹出走的新闻屡次让阿根廷民众上火,幸运的是阿根廷队最终还是留住了梅西,并且在今年的美洲杯足球赛夺冠,才稍微平息了众怒。

上了贼船的心虚感仍难掩认知的分裂

对于侧翼来说,当初不计一切的力保蔡英文政府,以各种子虚乌有的手段抹红、抹黑其政敌,必然是为了让民进党政权稳固后,自身能取得一杯羹,但这也并非全无代价的,这些侧翼赔上的是自己的社会资本,如果民进党政权出现不稳固,甚至翻车,在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的互联网时代,以往各种“瞎挺”民进党的荒谬行径肯定会被清算,成为难以承受之重。

事实上侧翼因承受损失而对民进党政府反目的例子也是存在的,诸如著名的网红“馆长”,便是因疫情期间,其经营的健身房不能开张,承受了经济压力后对民进党政府举反旗。尽管这并不足以撼动民进党的政权,但是也显见出这些侧翼与民进党政府之间因利益而形成了的集合体并非坚不可摧,事实上民进党对侧翼的控制愈发不牢靠,而侧翼也开始担心“瞎挺”民进党过头会让自己陷入险境,因而产生了心虚感。

这种心虚感令侧翼感到已经不容易再轻易的帮助民进党政府带舆论的风向,仅能够过在一些相较之下无关痛痒的事情上,例如东奥选手的待遇,摆出姿态批评一下民进党政府,以缓解其心虚感,但是这种批评也是无关痛痒,无助于改善选手的食宿待遇,也无助于促进蔡政府的治理能力,更多的还是反弹回来,帮着改善选手下榻旅馆“在互联网上的评价”,甚至批评选手“能为国争光是你的荣幸,还想反过来要求什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