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建筑纷换“日本新衣” 事情不只是“精日”那么简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自5月本土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再起,迄今三级警戒已实施长达两个多月。随着东京奥运即将正式开幕,台湾近日确诊人数有所下降,眼看解封在即,不少媒体、业者开始整理私房景点,让民众在台湾就能感受到浓厚的日本风情。疫情之下不便到外国旅行,各地的日式建筑、古迹或许多少能刺激台湾在地观光,但其实建造、设置、保存日本建筑,常常掀起大众论争。

台南新营太子宫前方设有日本鸟居。(微博@阿诚的白日梦)

台湾在政治意识形态影响下,自1997年《文化资产保存法》修正后,不少日据时代建筑被列为古迹的比例攀升,且各地方政府还会主动修建带有日式风格的公共艺术装置。

像是曾上过新闻的台北松山车站门口,竟用日本神社鸟居当作装饰,虽然本意为庆祝台北松山车站与日本松山车站缔结“姊妹车站”,但不少民众感觉“怪阴森的”。也被批评在不够了解日本神道教文化下,随意将车站门口设计成鸟居造型非常不妥。

另外台前交通部长林佳龙在担任台中市长时,曾打算花大钱在台中公园重建日本神社鸟居,目的在“重拾城市光荣感”。惹得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痛批,重建神社无关台日友好,而是推动皇民化的意识形态之表态,更是日本军国主义复辟的现象。

无独有偶,日前中国大陆南京夫子庙有民众直接穿和服上街,有网友以此整理出近年大陆各大景区出现“以倭代华”的现象。比如浙江杭州灵隐寺飞来峰景区周遭的商铺,皆贩卖日式文创产品,包括御守、灵猫、日本达摩不倒翁。

而浙江宁海广德寺不仅建筑外观有日本常见的唐破风(常见于日式城堡正门上方)、枯山水庭园,其内部装潢亦呈现浓厚的日式风格,有榻榻米与纸门。除此之外还有西安小雁塔、春天赏樱等风俗,皆被网友挑出来批评。

有网友认为“灵隐寺本身的历史就相当丰富,且与中国许多朝代都有关连,庙里的罗汉佛像、建筑、经卷藏书、诗词字画等,都能开发成文创商品,为何景区还要贩卖日本的东西”。

也有网友科普日本唐破风屋顶,表示中国传世书画能看到类似的屋顶,但称作“卷棚出檐”,有屋脊与无屋脊之分。有屋脊的与日本相似,可看出两者渊源,不过日本唐破风已独自发展许久,还是有所差别。卷棚出檐在江浙两广的祖庙、宗祠相当常见,不该一竿子打翻认为只要是这种风格的屋顶就是日本的,但也不能将寺庙都设计成日式风格。

日本城堡、神社常见唐破风造型屋檐,中国建筑也有类似造型-“卷棚出檐”。唐代李思训所绘的《宫苑图卷》,图中红圈处即“卷棚出檐”。(Youtube@书画大观园Appreciation of Chinese Painting)

不过也有其他声音认为景区出现的日本建筑、文创商品,或许与地方政府在观光旅游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宣传样版有关,而日本在这个区块是做得不错的,加上可能为了吸引观光客,就拿来当作参考。

两岸不约而同在古迹、观光方面采用日本文化作宣传,每当发生争议总是会陷入何者为中华文化、哪个才是日本独有;是在保存历史文物还是暗渡日本文化的困惑之中。更有民众以“唐宋文化在日本”,将两者划上等号,认为使用日本的事物就是在宣扬中华文化。

会造成这样混乱的情况,除了有清末以来中国人即处在文化不自信的状态、日本文化输出强势的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在于,现代中国人对于自身文化太过陌生。

从小学习的就是西方艺术、看的是日本动漫,虽然知道中国历史有5千年,还曾是东亚文化中心,但现代大众对此并没有太多了解及体会。才会导致在修葺寺庙古迹时,认为中国文化曾传入日本,而一股脑儿地将日式建筑风格加入其中。或许只能期待因热爱汉服、或真正想要研析过往历史的人,愿意回过头慢慢探究中华文化,才有机会找回中国应有的样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