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寰宇】东奥不只是奖牌赛场 更是菅义伟政权殊死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好事多磨的2020东京奥运终于在7月23日登场。东京三度获得奥运举办权,但却仅在1964年如期举行一次,此为奥运史上绝无仅有的纪录。1940年东京奥运正值日本侵华战争,日本以是年将纪念神武纪元2600年举行大规模军演为由,放弃奥运举办,但实为1938年中,日本倾全军之力投入武汉会战,无力兼顾需投注庞大人力、物力的奥运筹备。2020年,东京奥运再度受武汉延宕,此次肇因被形容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新冠疫情。

2021年7月22日日本东京奥运会正式开幕前一天晚上的日落时分,可以看到奥运五环在天际线前。(Reuters)

新疫病毒不断变种,加上疫苗研发、制造与分配的高度政治化,疫情难以有效控制,东奥虽延期一年,但当下的全球疫情较诸去(2020)年更为严峻,若去年无法举办,今年更缺乏条件。然而,国际奥会(IOC)不愿承受主动停办东奥的财损,日本碍于合约更难扛起打退堂鼓后,粗估近1兆日圆的天价违约赔偿,菅内阁只能被IOC赶鸭子上架,且战且走,在新冠疫情肆虐及逾六成日本民意反对下,东奥决定以八成比赛无观众的“空场”方式登场。

东奥虽箭在弦上,但反对的日本国民直到开幕前,仍坚持不应使市民及参赛选手的健康,甚至生命安全曝险。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上周走访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及在都内出席东奥组委会举行的欢迎宴会场外,皆出现抗议活动,希望最后仍有机会阻止这场奥运。

日本共同社7月17日至18日实施的全国民调显示,87%受访者担心东奥及帕运造成新冠疫情扩大。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强调,奥运须优先确保安全安心。《奥林匹克宪章》亦明定,IOC应确保“运动员的健康”并且推广“安全竞技”,但连日新增确诊数破千人的东京实难确保赛事安全。7月17日,东京新增染疫达1,410例,此为半年来新高,近一周平均确诊数更高达1,068人,东京新冠疫情在奥运开幕前再拉警报,平添日本国民不安。

2021年7月18日日本民众在东京新宿购物区游行,抗议从7月23日开始的奥运会。他们手举写着反对奥运会的标语。(AP)

在各国入境运动员及相关人员陆续传出确诊个案下,日本公卫专家担心东奥“防疫泡泡”阻绝不了病毒,何况日本社会对疫苗存在疑虑,施打速度缓慢,目前接种率仅34%,为先进国家中的后段班,在未形成群体免疫下,东奥确实构成日本防疫压力,无法说服民意热情相挺。东奥最大赞助商之一丰田汽车决定抽掉在日本的奥运相关电视广告,社长丰田章男也不出席开幕式,丰田执行役员(董事)长田准直言,东奥成为不受理解的一届奥运。为顾及日本国民的观感,丰田以抽广告对东奥设下防火墙,以免损及企业形象。

日本首相菅义伟(中)7月22日开始一连三日接见到访的外交代表团。菅义伟和妻子菅真理子(右)当晚与美国第一夫人吉尔(左)共享晚餐。吉尔表示,希望东京奥运成功。(AP)

东奥能否扭转民意,端赖赛事期间防疫成败,挑战难度不小,菅义伟首相已成过河卒子,菅内阁与IOC“同船一命”。内阁支持率下探三成,进入危险水域的菅义伟在东奥中背水一战,若疫情因奥运失控,日本不仅将付出远甚于停办东奥之合约赔偿金额的经济损失,菅义伟亦恐断念连任自民党总裁,以保“自公联合政权”。

命运多舛的东奥,观盘重点不在各国累绩的奖牌数或选手挑战体能极限创造的新纪录,而是日本的每日染疫人数,此决定东奥后日本政权谁主与经济荣枯。

(本文作者何思慎,系台湾辅仁大学日文系特聘教授兼日本暨东亚研究中心主任;经《奔腾思潮》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何思慎观点】不安笼罩下的东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