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学者:美国应对中俄只为维持自身优势 而非寻求和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台关係近期快速升温。图为美国三位参议员搭乘C-17“全球霸王”运输机访台。(Pool Photo via AP)

“中华民国国际关系学会”与台湾外交部等单位当地时间7月27日合办线上研讨会,讨论拜登(Joe Biden)时代国际关系的新布局与新挑战,与会学者一致认为美国已从单边走向多边,寻求和盟友一同因应中国崛起的挑战。出席的台湾外交部外交及国际事务学院大使秦日新在做结时表示,美中抗衡对台美关系产生相当大的影响,过去美国对台湾的支持“多半止于双边关系”,现已扩及多边层次,他透露,过去他在华府时曾示警美国“中国在中南美洲的布局”,但美方态度冷漠,但这几个月来,已看到针对台湾维系邦交议题上,美国已采取更积极的作法。

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教授翁明贤在研讨会中表示,2021年3月3日,美国白宫公布“暂行国家安全战略指导”,点出中国为美国最关键安全威胁,根据这项“战略指导”,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国务院首场外交政策演讲,以及阿拉斯加美中高层会晤,显示拜登政府改变以往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美国优先”为考量,以维护“民主”价值为核心,以“外交”为主要途径,集成盟国的力量来共同因应崛起的中国。

翁明贤指出,当美国拜登政府依据“暂行国家安全战略指导”提出“美国回来、外交回来、联盟回来”三个回来,并以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透过采取“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为国际战略基本原则,并在双边与多边机制下进行围堵中国外交部局之后,北京的反应基本上呈现出一种对抗式反应。

翁明贤说,美国透过多种层次进行国际战略与国交往,除了一再确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之外,增取国际间理念相近国家双边与多边途径的支持,包括传统美国的跨大西洋盟国关系的争取之外,也透过争取非传统的亲近国家。

另外,美国透过建构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区域理念,一方面,型塑“台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同时也强调“鼓励和平解决海峡争议”,上述理念出现在美国对外的双边与多边机制的正式议程上,已经被行成为一个国际和平与稳定的共识。他强调,台湾在持续强化以理念相近为基础的“美台关系”深化与广化之余,如何进一步扮演促进“和平解决海峡争议”角色与功能,应该是台湾在面临美中战略竞逐下的战略思考之道。

2021年3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出席四方安全对话峰会。(Getty Images)

政治大学外交学系教授卢业中在会中指出,在拜登上任这半年中,有学者开始探讨是否有“拜登主义”成型,但他认为,即便“拜登主义”会成型,仍会面对一些挑战,这包括:一、美国既是民主国家领导者,又是全球地缘政治霸权的双重角色,这将使美国受制于大国政治及自身民意的限制;二是疫情及经济的冲击,大幅缩短美国民众给拜登政府的蜜月期,可能压缩政策的有效性;三是美国海外撤军,是否会引起一些骨牌效应,值得观察。

卢业中认为,“拜登主义”很可能是把意识形态划界当作重要参照,拜登如果是以因应中俄为主,强调“民主打击威权”,但一些中东国家或欧洲国家,本身也不是完全的民主国家,拜登政府若依然和他们共同合作来因应挑战,因此而招致的双重角色批评,亦是美国不能回避的因素。

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廖小娟则把拜登的外交分成三层面来看,有点、线、面的安排,点的方面是希望聚焦在处理挑战者部分,这个挑战者,一是俄罗斯,二是中国,中国部分,美国强调“该竞争竞争、该合作合作、该对抗对抗”。合作部分,包括美国派气候大使访中,谈论接下来气候峰会双方如何合作;但在竞争议题上,川普并没有松绑特朗普开启的贸易战,还强调美中接下来要为了赢得21世纪展开竞争,企图改变美国认为的“中国不公平竞争”,通过多项法律,寻求调整这个“不公平”的结构,未来这样的竞争关系是否会大调整,或继续延续特朗普时代的作法,可能要等到G20中美有场边会议时,才会看得比较明朗。

而在对抗方面,秦日新表示,包括人权议题、对台政策等方面,中美持续展开对抗,拜登认为必须要坚定表达自身立场,其原因在于“害怕台海问题不适度表态,很可能会演变成双边冲突”。美国针对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点,最主要还是要维持美国自身的优势,而非与他们和好,是要管控分歧,让这些分歧不要演变成战争;线的部分,拜登寻求强化盟友关系,就印太区域来说,这包括提高QUAD四方对话的层级,强化联盟关系,进而强化整体面的关系。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左二)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左一)于阿拉斯加同美国会谈时,展现强硬姿态。(Reuters)

而在“面”方面,拜登政府强调全面性外交布局,是为了要重振美国自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正当性,不只要透过外交手段,更重要的是以实力为基础,来维持这个国际秩序。廖小娟指,总体而言,拜登政府希望的是确保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以及拿为国际议程的制订全能力,“点”来遏止对手,并让对手不要过度诠释,“线”是强化盟友关系,并强化盟友受胁迫的能力,“面”是重振过去基础,强化秩序,让美国的领导地位延续下去。

台湾外交部外交及国际事务学院大使秦日新作结时提及,美中抗衡让台美关系产生相当大的影响,美国加强跟盟国的关系,并采具体措施来强化台美关系。他说,过去美国对台湾的支持,多半止于双边关系,但近期拜登政府对台湾的支持,已从双边扩及多边层次,如GCTF,台湾透过跟美国的合作,强化与日本等非邦交国的关系。他透露,过去在华府时曾向美国提醒“中国在中南美中的一些布局”,但美方反应冷漠,“认为我们只要着重在双边关系就好,至於美国跟其他国家的关系,不是我们需要关切的部分”,但这几个月下来,拜登政府在维系台湾邦交上采比较积极的作为,包括美国驻外使馆关切台湾的邦交关系、在国际组织里面加大音量,呼吁让台湾有更多参与等等。

秦日新提及,有別於特朗普时代只是加大在外交上对中国的抗衡,鲜少著墨於内政,拜登政府提出非常积极的基础建设方案,以提升美国的国力,未来美国在基础建设的发展,是值得密切观察的面向。另外,中国近几年依靠崛起的国力,透过贸易与投资,如一带一路,及“不干涉内政”的条件,进行对外关系的拓展,受到许多经济未达先进国家水準的国家欢迎,并借此腐蚀美国在国际组织的领导地位,未来拜登政府能否透过点、线、面的布局,强化美国与盟友、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以抗衡中国这几年的作为,这对美国能否维持或恢复国际社会的领导地位,是值得观察的部分。

秦日新最后称,与其说特朗普挑明要制衡中国崛起,不如说习近平改变邓小平以来的“韬光养晦”政策,陆续提出“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目标,强调“共产党社会主义路线”、国防实力达世界领先国家等想法,冲击到美国的领导地位,及美国二战后布局的国际秩序,导致美国的忧虑,进而采取对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