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一场日本招待台湾的民族主义“剩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奥运会的核心是民族主义欢腾,这对于现代民族国家而言,再真实不过。

尽管台湾的国民政府在1971年因一中代表权遭到取代、以致从联合国退席,连带致使台湾日后在相关的国际会议、组织都不成为一个“正常化”的个体,取而代之的是琳瑯满目的“自称”,诸如“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用于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及使用“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参与亚太经合组织(APEC)、世界卫生组织(WHO)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和国际奥会相关赛事等。

蔡英文脸书贴出东京奥运开幕式上,中华台北代表队入场画面。(Facebook@蔡英文)

中华台北“名”不聊生

其中,“中华台北”这组政治意涵大于地理空间表意的名词组合,无疑体现了台湾所处的两岸关系与国际现实。他既拒绝了“中华民国”的国际能见,也局限住了以“台湾”为名的身份主体,同时又“曾经”见容于北京。针对台湾以“中华台北”之名、采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组织,陆媒《环球时报》曾于2016年5月提出,“依据联合国2758号决议的一中原则,若台湾使用‘中华台北’的名称参加世界卫生组织,代表台湾承认在国际上的‘一个中国’,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关系不是国与国的关系,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不是什么人可以随便否定或者刻意回避就能改变的”。前中共领导人胡锦涛亦曾在2009年会见时任国民党主席吴伯雄时,谈及解决中华民国参与国际组织活动,遂称“中华台北卫生署”,为中共领导人首次在公开场合就这一问题进行表述。

直到本届东京奥运,命运本就多舛的“中华台北”,在台湾方面乐见东道主日本遂改其名为“台湾”的情况下,包含央视、《人民日报》等官媒也直接改口“中国台北”,而非过去曾谓的“中华台北代表团”,“中华台北”作为台湾在国际奥会使用的会籍名称,在中日台三方的政治意图下,落了个“名不聊生”的境况。

1960年罗马奥运会,因为无法以“中国”名称出席奥运会,台湾代表团领队林鸿远在经过主席台时举标语抗议。(国际奥委会官网)

“台湾”之名罕见“进口”

对于本届东奥场上,从台湾代表团以“ta”字辈开幕式进场、NHK主播舍“中华台北”而喊“台湾”,再到NHK、《纽约时报》的奖牌数统计直接标记“台湾”等事,台湾方面的反应毫不意外受到鼓舞,甚至不乏讪笑国民党众徒呼“中华台北”负负,不如日本敢为台湾“正名”勇敢,而大陆国台办也如预期般,指责台湾在体育赛事上搞小动作谋“独”没有出路,只能自食其果。这多方熙熙攘攘、看似“再正常不过”的政治反应,实际上相当异常于过往纠结于台湾、中华民国、中华台北等的“名分之争”。(延伸阅读:东京奥运│大陆官方:蔡英文“以体谋独”只能自食其果)

事实上,这次的东京奥运对于台湾的“国际露出”而言,算得上是一次特别却也罕见的场域,诸如国际媒体对台称谓的“出格”,台湾算是得尽了一回天时地利人和,未来想要再行复制“东奥待遇”,恐怕不易期待。

东奥开幕式日本“正名”台湾,引得台独大老辜宽敏盼望“台日建交”。(多维新闻)

细究过去台湾内部有心的台独团体积极想要创造属于台湾的民族主义,其生成本质绝大多数都是内生性且“自产自销”,从民主化到台湾总统直选开始,到后来陈水扁主政期间扬起“我是谁”的质问,再到台湾社会出现追逐“正名”的运动,台湾人的认同建构始终都是内在性质的。尽管已故独派大老史明究其一生提倡“台湾民族主义”,但在内外成因都不具备发展可能的情况下,独派想望的台湾民族主义,终究只是不会完成且故步于内的进行式,说久了也沦做不期不待不受伤害的一类教条,台湾社会早已失去了悸动。

“日料招待”当心里有数

尔今,得势于美日与西方世界在国际间大行反中其道,加上日本作为本届奥运会的东道主,台湾实际上是被动地接受了如以台湾之名进场、NHK挂台湾名称入奖牌榜等等的“款待”,对照此前台湾举办东京奥运“正名”公投失败收场、江启臣呐喊中华台北遭受嘲笑,这次于台湾社会内部掀起的类民族主义小高潮,反而是从外部的行为方扣回来的,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台湾人主体意识将持续受到这外部刺激而鼓噪莫名。

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祝福两岸体育健儿创佳绩,但也强调在体育赛事用小伎俩谋“独”,只会自食其果。(微博@国台办发布)

其实台湾有这类的反应某种程度也“合情合理”,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存在有一定的属地主义,进而发展出属于共同体之间的认同与忠诚。但属地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建成不可混淆成一谈,从中华民国失去“一中代表权”后在国际间消失、台湾因“一中原则”不容行走于国际,作为补充选项的“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中华台北”取而代之,台湾人企图“以台湾的名字呼唤自己”的欲望着实饱满已久,只不过过去从来都是自说自话,想对谁声张都没门,却不料此次东奥日方一系列的“小动作”,让台湾民间油然生出了几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乐主义,狂欢不已。

然而,台湾社会也当明白,“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的道理,湍急的流水所以能漂动大石,系于其所产生巨大冲击力的势能所至,诸如这回东奥的“日料招待”,台湾当知“浅尝即止”,台湾可别当真“麻雀变凤凰”,把自己视作了美日与西方盛情邀宴的宾上客,真心贪杯了,这“反中”的宴席散了,失态的也就剩下自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