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绕开“亲密仇人” 台在东盟边缘化让蔡英文愁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财政部于当地时间7月26日发布一份“东盟贸易专题”的调查报告,针对台、日、韩与中国大陆对东盟五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与印度尼西亚)的出口表现进行分析与阶段性总结。

该报告大致上罗列了几个重点:首先,台湾是四地中对东盟五国出口占比最高的,达到12.1%,但如果从增长率来看,除了中国大陆2.7%的正增长外,台日韩皆呈现负数。这意味着台湾在东盟国家出口占比高、但大陆在东盟地区出口成长速度最快。

台湾虽然对东盟五国出口占比相较其他四地为高,但近十年的占比增长下滑,反观中国大陆占比增长持续攀升。(黄雅慧/多维新闻)

其次,相较日韩陆等三地,台湾出口产品集中度高,特别是过度仰赖半导体与电子零组件。相较于日韩陆降低货品出口集中度,台湾集中度由2010年的59.4%提升到2020年的71.1%。

最后,尽管台湾在东盟五国进出口仍占有一定优势,但报告总结也提出忧心,面对日韩等国纷纷与东盟签订贸易协定后产生的新竞合情势,台湾必须积极因应避免被边缘化。

事实上,台湾要能参与东盟区域经济整合的关键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犹记RCEP在2020年底签署之时,蔡英文于该年11月曾公开表示对台湾“影响不大”,原因是台湾对RCEP成员国出口有70%零关税,受到影响的仅机械、塑化与钢铁等传统产业,且台湾会通过“新南向政策”协助产业布局东盟。

相较其他四地对东盟出口产品集中率在近十年不断下降,台湾产品集中率反而不断提升,显示台湾半导体出口强劲外,也突显过度依赖电子产品的隐忧。(截图自台湾财政部东盟专题报告)

但从这次政府公开发表的研究报告来看,内容的确显示台湾在可免关税的电子产品出口占有优势,短期看来“影响不大”。不过,对于传统产业而言就显得艰辛,如果在新竞合情势下被课税,将因竞争力削弱而有边缘化的疑虑。

至于现阶段要如何解决参与RCEP的问题,对许多台湾学者与媒体而言已是老生常谈,大抵上只有两种方式。

首先,RCEP入会申请规定,申请者必须是东盟自由贸易协定(FTA)伙伴或是外部经济伙伴;再者,便是需经过RCEP成员国“共识决”同意。在上述要件之下,台湾能做的便是先与东盟成员国一个个谈FTA,以求个别突破并寻求支持。目前台湾仅与新加坡有FTA,显示还有很多要努力的对象。

RCEP的签署将为东盟地区带来新经济竞合,随着RCEP的落实,台湾政府因应的急迫感提升。图为2020年11月15日,越南总理阮春福(左一)与该国贸易部长陈俊英(左二)通过视讯签署RCEP。(AP)

但这条路可想而知十分辛苦,一方面考验官员耐力,毕竟要能与RCEP成员国进行贸易协商,必须做好各种政经上的攻防与功课,特别是很多时候在交涉过程中,多少会受到来自中国大陆的压力。

另一条路,则是回到问题的根本源头“两岸关系”,只要两岸能重拾交流与信任,或许能遵循《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模式,先跟大陆建立经贸协定,之后跟东盟国家谈也能在两岸的大架构下相对顺畅,台湾与新加坡的FTA便是在这种模式下所签订。不过,这条路在民进党政府的“亲美抗中”策略下,目前是死结。

从上述可知,不只学者跟舆论担忧台湾在东盟地区贸易的未来,台湾官方自身发布的调查报告也显示,参加区域经济整合迫在眉睫。这意味着,长远下来光靠原本“新南向政策”,难以解决台商在东盟地区的困境。

如果要参与区域经济整合,事实就是绕不开中国大陆,但蔡英文政府又反复强调经贸不依赖大陆,而要寻求其他出路,这种执念反而让所有活路几乎都走成死路。或许蔡英文政府认为这些难题可以冷处理,并寄希望于参与美国供应链,就可以继续耗下去。但政府必须扪心自问,台湾传产业的前景与基础,是否还有底蕴等待被虚耗的时间与空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