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博弈︱“美国回来了” 还是原来那个恶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27日美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新加坡时,由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位处图中后方佩戴深蓝领带者)陪同检阅仪仗队。(AP)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此刻正展开新加坡、越南、菲律宾访问之旅,当地时间7月27日与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会面并发表谈话。简单说,奥斯汀的东南亚行程,尽管披上了拜登(Joe Biden)“美国回来了”的华丽外衣,本质上与特朗普(Donald Trump)一样,自说自话、自吹自擂,还是原来那个恶霸。

一如拜登赋予“美国回来了”的华丽感,奥斯汀的新加坡谈话必然要有“场面话”,他宣示将致力与北京建立“具有建设性、稳定的关系,包括与解放军的危机沟通”,并称“大国必须树立起透明与沟通的榜样”,然后用包装着“价值观”的语言指责北京“对南海绝大部分海域的主张都没有国际法依据”、“北京不愿和平解决争端、尊重法治”,顺势将矛头又指向“对印度的侵略、对台湾人民的各种形式胁迫及对新疆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

直到最后,奥斯汀说了大实话,“当我们(美国)的利益受到威胁时,我们不会退缩,也不会寻求对抗”、“美国的重点在于帮助台湾拥有自卫能力,确保印太地区维持自由开放与基于原则的秩序,将矛头指向北京不遵守规则的行为”。

奥斯汀在新加坡发表的谈话貌似文明,实际上与特朗普令人不快“有话直说”没有不同,而且他在谈话中种种对北京在南海区域义正词严的批评,全然贴合美国多年来在南海的恶形状。

早前,解放军于南海实弹演习,表明向南海仲裁结果示威。(新华社)

首先,奥斯汀所谓的“国际法依据”指的当是2016年获国际仲裁法院判决菲律宾胜诉的“南海仲裁”,以北京不接受仲裁结果以及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不寻求就此与北京发生地缘冲突,认定北京“不愿和平解决争端”,这种“恶人先告状”及为了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对于北京与东盟的“和平努力”视而不见,凭恃着自身“船坚炮利”睁眼说瞎话,十足的“恶霸”。

要知道,菲律宾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向海牙国际仲裁法院声请仲裁,众所皆知正是美国在背后唆使,不过,《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自1994年生效以来,至今已有160个国家签署并核准生效遵行,4国签署但未核准、15国未签署,美国独霸世界已久,却是那15个“未签署国”之一,且其国会未核准的主要理由正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拘束各国的海洋作为不符美国的“价值”,以及损及美国不受国际法约束的“独特性”。

此外,若不是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冲击各国,北京与东盟10国依据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展开冗长谈判推进的《南海行为准则》,本应在2021年底谈定,成为南海版的“东盟+1”国际规则,见证区域内国家的和平努力。

东盟各成员国在2019年峰会就RCEP、南海行为准则和印太战略三大问题上达成普遍共识。(路透社)

阴谋论的说,菲律宾身为《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签署国、《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国之一,对于南海的争端主要在于经济利益以及北京在南海的“建设”,目的在于“防卫”海上运输命脉而非“攻击”,对各国的“和平努力”应该知之甚详,若不是美国煽动亲美的、已在日前去世的前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提出“南海仲裁”诉讼,今日南海应当不致于如此“不和平”。

其次,无论是北京在南海的“建设”,或是和平的《南海行为准则》,对习惯在南海领域四处冲撞、示威的美国军舰来说,都是十足的“威胁”,又以《南海行为准则》议定后对美军的“伤害”最大。

所以,与其说“开放的印太”及美军的“自由航行”是为了实践美国与西方的“价值”而来,不如说拜登遣奥斯汀到东南亚各国,是为了破坏“东盟+1”在南海的和平努力,让美国军舰在南海区域耀武扬威的日子得以延长的“美国利益”而来。

俗谚说,“一指向人,莫忘四指向己”。奉劝奥斯汀及美国政界诸公指责北京“未遵规则、破坏和平”时,先看看自身是否符合“正人先正己”的最低“道德标准”,先去劝说美国国会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使其生效吧。

至于只看到奥斯汀演说中“协助台湾拥有自卫能力”而大表感谢的蔡英文政府,却对美国为了自身利益一并对台湾在南海的主权宣称发起挑战毫无作为,且被排除在“东盟+1”的南海规则谈判之外,甚至以为自身与美国同一“价值”必受保护而沾沾自喜,如此“尊严”,就没有谈的必要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