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风云】全球大厂雄起 台积电这张半导体名片正在褪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拜登(Joe Biden)强调“美国制造”,被美国视为重点战略物资的半导体正在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其中,作为世界第一的芯片制造大厂台积电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它从西方媒体的热捧到近期被视为高风险的存在。近期几个挑战,貌似让台积电为轴心的台湾半导体时代走向了十字路口。

芯片荒曝露全球半导体供应链脆弱,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建议斥资500亿美元支持本土半导体生产。(Reuters)

一个挑战来自于美国半导体企业“英特尔”(Intel)大张旗鼓宣布要重回制造领域,在7月27日首次揭露制程、封装技术的最新路线规划,预计在2025年前赶上台积电和三星。其中,英特尔凭借最新推出的20A制程,一举拿下高通晶片代工订单;同时也宣布亚马逊旗下AWS将成为英特尔代工服务(IFS)封装解决方案的客户。

此外,为了与台积电、三星惯用的奈米制程名称作区分,英特尔还更改了命名体系。虽然部分舆论认为英特尔改名无法克服制程落后的事实,因而这次命名心态上略显鸵鸟。但从另个方面来看,英特尔可能是通过“命名”来重新定义市场,希望客户能依循英特尔的逻辑,并为其提供适切的方案。

英特尔宣布更改制程名称,虽然有舆论认为此举对制程落后的英特尔而言略显鸵鸟,但不能忽视英特尔通过命名来掌握市场的企图。(截图自英特尔简报)

英特尔这些动作被视为针对台积电而来。不过,英特尔仍持续与台积电保持合作,其在26日说明制造策略时表示,在PC与资料中心等产品依旧会与台积电的高阶制程合作。换言之,未来英特尔对台积电而言不仅是大客户,还是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口中“七百磅大猩猩”,是可畏的对手,因此双方将呈现“亦敌亦友”的状态。

台积电一方面要面对英特尔角色的转变,同时也正面临未来半导体市场秩序变化的考验。

全球半导体产业得利自由贸易与专业分工而走至今天的盛况,在成本考量、效能运用之下,将各个工序不断切割并分布在各地进行专精生产与细化,台湾因着这种趋势,产生了以台积电为轴心、一套完整的半导体生产链,也让“半导体”成为台湾在国际上的一张名片。

不过,这种荣景在近期地缘政治与疫情影响下面临到了挑战。

自2020年以来,西方媒体陆续提出示警认为全球芯片仰赖台湾生产十分危险,加上中美博弈,台湾被迫在美国压制大陆半导体产业发展中选边站。过往的半导体产业秩序正在悄然被打破。

英媒《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于4月30日出刊新一期封面以台湾为议题,表示台湾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其中一个因素便是半导体产业。(Facebook@The Economist)

一个趋势是各地都将盖起半导体厂,并力争自主生产。其实台积电在美日德设厂生产在近年多有风声传出,但过去皆未获证实。直到近期,除了在美亚利桑那州投资120亿元建厂计划不变外,台积电在股东会上也证实日本、德国的设厂计划正在评估当中,这表示未来在美、日、欧等三地可能将有台积电新厂。

英媒《金融时报》(FT Times)便认为台积电此举将意味半导体产业一个时代的终结,因为过去35年来,台积电将产能集中在台湾,帮助其成为全球最大晶圆代工厂,这也使得台积电毛利率能维持在50%以上。

因为在欧美生产半导体的成本会拉高许多,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和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SIA)今(2021)年4月发布报告显示,在美国设立晶圆厂的总成本比在亚洲高出25%至50%;英特尔负责监管事务的高管格斯莱特(Greg Slater)表示,与在亚洲生产相比,在欧洲制造芯片存在30%至40%的“成本劣势”。

台积电的毛利率、营益率与税后净利率在2021年二季度都呈现下滑,引发市场对于企业前景担忧。(截图自台积电2021Q2财报)

那么为何企业不计成本而选择跨国设厂?对半导体代工厂台积电而言,在国外设厂并非易事,要考量的政策与成本庞大,而这次会让台积电选择跨国设厂,有分析认为可能台积电认知到在地缘政治下、半导体掺入国安因素,因此调整供应链策略;也有分析认为,台积电向来以客户为尊,这次跨国设厂是在客户的压力下进行。

不论原因如何,显然是政治因素迫使这种方式产生改变,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便对股东坦言:“新的地缘政治环境”要求台积电将晶圆厂分布到大本营以外的更广大地区。这代表当前各地盖厂的趋势由政府力量在拉动。但同时也让厂商再度面临成本挑战、毛利率也将被侵蚀。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虽在技术与制程上受到美国“卡脖子”处于追赶状态,但大陆有其市场优势。据市调机构“IC Insights”报告显示,2020 年,中国半导体市场规模达到 1,434 亿美元,较 2019 年 1,313 亿美元的市场规模成长9%,站稳全球最大半导体市场。

据IC Insight的统计与预估,中国大陆半导体市场规模逐年增长,尽管拥有大市场,但自行生产比率仅6%。(多维新闻/黄雅慧)

与此同时,芯片业者也不停地对大陆半导体产业增资。比如台积电选择在南京扩产,增设16奈米制程的12吋晶圆厂;日本芯片企业住友电木在近期也宣布,计划斥资25亿日元将中国苏州子公司的半导体封装产能在原有基础上提高50%。

本来台积电在过往集中生产的生产链能取得最多好处,但在中美博弈、美国强调自主生产、制造回流,同时以科技战迫使大陆得自主发展芯片业时,全世界的生产秩序可能会被改变。这对台积电成了坏事一桩,因为跨国生产推高了成本、导致毛利下降、同时打乱半导体市场供给,对台积电不利。

台积电风云系列:

也因此,台积电在这十字路口必须重新评估生产关系,过往不涉入政治、低调、完全跟着美系半导体产业链走的规律可能也要受到冲击。现在刚好处于转折点,未来半导体大厂的每一步都可能成为搅动产业生态的那双翅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