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寰宇】美副卿访华 “习拜会”有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下旬赴中国大陆访问的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行前一度喊卡,原因据说是舍曼要求会晤大陆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而北京给的安排是排名第五的副部长谢锋,美国觉得不对等,取消了行程。但华府始终没把话说死,也不断还在乔。7月21日,人在日本的舍曼得到可以前往大陆的好消息,虽然还是去天津,还是见谢锋,不过,外长王毅愿意会见她。峰回路转,美国看似如愿以偿,其实这么着急的缠着中国协调,就是大大的丢了面子。

7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右三)在天津与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左三)举行会谈。(新华社)

当前中美关系极不正常

这件事反映了中美对于高层接触的迫切感大不相同,美国很急,大陆不忙。今(2021)年3月阿拉斯加中美高层会晤不欢而散后,大陆就是这个态度。

4月美国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访中只被接待到上海,与中国气候特使解振华会谈,然后与国务院分管生态环境的副总理韩正举行视频会谈,凯瑞期待见到中国更高层的愿望落空。这次舍曼原先也只安排到天津,与外交部主管美大与拉美地区业务的副部长谢锋见面。接连两个高官访华都不让到北京,颇有点大清盛世对待外使的味道。至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三度要求会见中方军委会副主席许其亮,也被大陆直接拒绝,理由也是不对等,只同意其会见国防部长魏凤和。大陆如此高姿态,显然对所谓的高层接触没有期待。

舍曼访中主要目的是在安排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王毅的会谈,布、王会的最终目的则是要尽早敲定“习拜会”。只是,美国这半年多来反中操作力度大、频率急、范围广,一时间要高层会晤,这气氛怎么调整得过来,双方又有什么可谈的呢?

事实上,当前中美关系极不正常。按说美国换了总统,不管关系好坏,即使美国要拿中国开刀,大使也总要派的。拜登(Joe Biden)上台转眼已半年,新任大使始终没下文。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已经离任回国,有传言新的大使人选,但至今也没能确定。是在相互征求同意?但拖这么久总觉得蹊跷。两个大国不只没互派大使,连相互关闭的领事馆也没重开。只靠不定时的官员访问维持不了关系的正常运作,更遑论改善。(编按:中国新任驻美大使已于7月28日抵达美国履新。)

7月28日晚,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甫抵华盛顿,即向中美媒体发表讲话。(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网)

此时传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称拜登政府正在研拟与中国政府创建紧急热线的可能,这透露美国已将中美关系定位为新冷战关系吗?否则为何放着正常外交管道不用,死结不打开,反而本末倒置去谈设置热线,难怪北京不接腔。

美国反中行径螺旋上升

拜登对华政策主轴是联合盟友,合围中国。今年2月拜登借着G7与慕尼黑欧安会议,以视频向盟友宣称美国回来了。3月美国展开密集外交活动,在亚洲的重点是争取日本、韩国、印度,召开印太战略四边峰会,促成了日本首相菅义伟4月,韩国总统文在寅5月先后访美。在欧洲,美国争取的重点是G7与北大西洋会员国。拜登在6月亲自出马,先后与英国首相、G7各国领袖、北约27国领袖会晤,发表联合宣言或峰会公报。

值得指出的现象是,峰会后发表的这些外交文书中,中国都成了箭靶:讨论台海和平稳定,鼓励两岸和平解决;指责香港、新疆人权自由;关切东海、南海局势,反对任何片面改变现状等。G7峰会宣言中,推出了“重建更美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简称B3W),用来对冲中国的“一带一路”;北约峰会公告称中国“构成了北约系统性挑战”,声称“我们需要共同应对”。看起来这些国家对中国的恐惧真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高度。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7月22日在推特上发布他和日本2021年新版《防卫白皮书》的合影。(Twitter@KishiNobuo)

所有这些敌意中,最令大陆介意的是对台湾问题的炒作,特别是美日两国的态度。中日建交以来,日本一向认知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历年《防卫白皮书》中一向是在中国章节下讨论。即便在安保条约续约时,也只敢用“周边有事”来带过。但7月中旬通过的2021年日本《防卫白皮书》,竟将台湾纳入中美关系的章节下,并扬言台湾局势的稳定对日本安全保障与国际社会相当重要。

至于美国,大选前不少人期待拜登当选后会修正特朗普(Donald Trump)粗暴的对华政策,出人意料的是,拜登对华比特朗普更为辛辣。拜登在特朗普政策基础上不断加码,更多的擦边球、更多的访客、更多的军事合作,惹恼北京不在话下。4月拜登老友前参议员多德(Chris Dodd)率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和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访台;6月6日美国军用C-17战略运输机载来三位现任参议员,降落松山机场,与蔡英文密会三个多小时离去;7月15日又一架美军C-146军机降落松山机场,自称送AIT新处长的物品来台;19日又一架美军C-130行政专机降落松山机场,又是为AIT新处长送私人物品。显然,美国军机已是松山机场的常客。

美台军事合作与军购一如特朗普任内。3月美台签署《台美海巡合作备忘录》;4月台湾向美购买M109A6自走砲及智能水雷;6月台湾又购得海马士M142多管火箭系统。目前,美国参众两院正在推动两部重大的“抗中法案”,一部是参院已经通过的《美国创新及竞争法案》,一部是众院外交委员会7月中旬审议通过的《确保美国全球领导地位与参与法案》(Ensuring American Global Leadership and Engagement Act),简称“老鹰法案”。两部法案内容包山包海,台湾问题更是重点。大陆的恼怒已不是笔墨所能形容。

美国国务院8月4日宣布,已核准贩售台湾40门M109A6帕拉丁型自走砲等项目,总金额约7亿5,000万美元,军售案已通知美国国会。这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以来,首次对台军售。(U.S.Army)

日本与其他国家对台海问题的态度改变,当然是美国教唆怂恿所致。美国炒作台湾问题早已越过红线,台湾原本是中国内战未解决的内政问题,中美建交后被美国介入扭曲成为中美关系问题,如今拜登更将其操作成了国际社会问题。

此外,为达到压制中国持续发展的目的,美国凭借其国力,在外交与地缘政治上围堵中国,在科技上封锁中国,在贸易上提升关税打击中国,动辄制裁中国企业与个人,拒绝中国学生赴美学习等等。这些作为当然对中国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但中国还可以挨得起。新冠(COVID-19)疫情发生后,中国的表现对照出欧美的政策成效,更让美国及西方又嫉又惧。

另一个应该指出的现象是,无论是用安全或意识形态来施压盟国,在对华政策上,美国盟友和美国并非心气相投、立场一致。中国的经济体量及在疫情中的产能表现,让世界不能忽视,所以无论是菅义伟、文在寅,或是默克尔(Angela Merkel)、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他们的对华政策都各有各的利益考量与顾忌,纵然迫于现实不得不呼应美国,但显然都各有保留,未来在执行层面上可以检验。

这种情况下,中国与美国有什么好谈?习近平又怎么会想会见拜登?

美国何以急于安排习拜会

美国上述所有操作,以及不惜跑到日内瓦与其嘴里的“刽子手”普京(Vladimir Putin)会面,企图离间中俄,都是为与中国博弈做准备。棋盘摆好,就等中国就坐,但中国却拒不应约。

拜登为何那么想会见习近平?

第一,美国自以为时局对美有利。这么多盟国站队美国:美国搅黄了《中欧投资协议》;升高了台海、东海、南海紧张态势;组成了“印太战略联盟”;撤出阿富汗给中国新疆留了个后患;西太平洋各海域军演不断,中国周遭一片风声鹤唳。美国认为此时进行中美高峰会对美国是有利的,美国可以买空卖空,从中国套得一些好处。

第二,美国经济难以支撑。因应疫情美国不断开启印钞机,从特朗普到拜登,至少已向市场灌注了5兆多美元,今年5月美国债务已攀升到28.2兆美元,早已突破了发债上限的22兆,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说,如果国会不提高举债上限,美国经济将难以为继。但印出来的国债要卖给谁呢?中国无疑是个有潜力的买家。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6月曾向国会提出警告,如果国会未能尽快暂停或提高联邦举债上限,最快在8月休会时,美国就可能面临债务违约和爆发新一波金融危机的风险。(Getty)

大量美元流入市场及提高关税,使股市房市物价齐扬,通胀指数不断上升。今年4月通胀指数是4.2%,5月5%,6月5.4%,即使美国将通胀加息标准由2.5%调升到3.4%,现况也远远超过,加息是趋势,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一旦加息,必然会引起股市大跌,拜登支持度大降。关税是造成物价上升的原因之一,撤除关税或可抑制部分通胀。或许有人会问,关税是美国片面加的,美国片面撤除就可以了。实则不然,中国也曾对美国进口1,500亿美元的货物加征报复性关税。5月27日,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6月2日与耶伦各做了50分钟视频对话,一周后两国商务部长也通了话,大家原以为两国将启动经贸对话,但却迟迟无下文。看来关税与国债问题都不易解决。中国已经在减持美债,哪会增购?关税对中国贸易并无影响,撤不撤无所谓。

第三,拜登陷入两难。美国将在2021年9月底以前完成2022年政府预算的审查,拜登5月底提出的预算金额为6兆美元,而政府收入只有3.6兆。拜登这个预算案金额巨大,远超过特朗普2020年的4.8兆,即使民主党人也未必接受,更不用说共和党。预算过关前,拜登不能向中国示弱,但国债与通胀压力又不允许中美继续僵持。

对“习拜会”的展望

无论关系好坏,两个大国领导人会面谈一谈是有必要的。

中美两国高峰会早晚会举行,但时间很难说。美国曾期待今年10月底G20峰会在罗马举行时,安排习拜会面,但这有一定难度,除非美国能塑造出新的气氛与条件,缓和美国现在这些针对中国的肃杀作为。当下美国外交团队可说毫无章法,一方面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Kurt Campbell)7月上旬说“美国不支持台独”,企图向大陆送出善意;另方面却在同一时间任由美国军机不断强闯松山机场,美国政府更宣布制裁香港中联办七名副主任,预警香港营商风险等。相互矛盾的信息让中国对美国的不信任更上升。

美国白宫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7月6日出席“亚洲协会”视频座谈表示,美中不久后会有“某种形式的往来”,同场合提及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并强调挺台国际参与。(Getty)

拜登的中国政策比特朗普更狠,处处都戳在中国的痛点上,如今中国国内舆情沸腾,美国如果不能拿出些善意的举措,小如释放孟晚舟,大如节制与台湾的勾搭来平息众怒,习近平对会见拜登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政治斗争与军事威吓解决不了中美两国之间的矛盾,切不断中美盘根错节的经贸关系,更无法阻止中国自我发展。中国不像前苏联、日本,可以轻易压制。中国体量够大、经济够强、制度稳定、民心团结,只要中国自己不乱,没有其他国家可以阻止中国崛起。时代不同了,中美两国都无复当年态势,尤其是美国,应该认知到自身实力虚实。中国复兴志不在取代美国,也非美国可以强压。美国应该学习与所有国家平等和平相处,五千年的中国史,我们看多了朝代兴亡更替,美国要学着习惯。

只要美国试着调整态度,“习拜会”自然水到渠成。

(本文作者张麟征,系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名誉教授;经授权转载,原载《观察》杂志第96期,2021年8月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