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担心中俄军演的 是台海而非阿富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9日,中俄联合军演在宁夏青铜峡拉开序幕,是为“高加索-2020”(Caucasus 2020)后,中俄于军演的再聚首。但有别于过往中俄“海上联合”,以及上合组织的“和平使命”等常态演习,此次军演透露了些许的不寻常。

首先,是时空背景的特殊性,此为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中国首度于境内举行的联演联训活动;其二,是演习代号的创新,此次使用的“西部·联合-2021”,承接了“东方-2018”、“中部-2019”、高加索-2020”等俄方主导、并邀中方参与的战略演习名称;但有鉴于此次演习主导方为中国,名称便多了“联合”2字,是为俄罗斯首次授权他国使用战略演习代号。

中俄两军参演官兵按作战编成编组13个地面方队、2个空中梯队(点击大图浏览):

+12
+11
+10

其三则是规格的新突破。此为俄军首次编队参加中方战略战役演习、首次于演习中使用解放军主战装备,也是俄罗斯防长绍伊古(Sergey Shoygu)首次为军演到访中国。而细究双方参与人员,中方参演部队来自西部战区,俄方则来自东部军区,两国共出动官兵1.3万人,是为中俄历年军演中规模较大的数额,中国最先进的五代机歼-20也是首次参与联合演习,象征中俄军事互信来到全新高度。

对此发展,外界自是讨论不断,包括台湾媒体在内,不少评论直指此次军演意在协调“中俄联合抗美”;诸如BBC等外媒更是推测,中俄有意“共同出兵阿富汗”,故而选择近邻中亚的宁夏举行军演。

俄防长抵达中国与魏凤和共同观看中俄军演(点击大图浏览):

+3
+2

阿富汗的安全黑洞

平心而论,上述推测皆有一定理由依据,但更多是反映了推测方的对外心绪。

于台湾而言,亲美是政治正确,亦是政权得以维系的关键,解放军则被形塑为海峡彼岸的心头大患。在此境况下,但凡后者有所动作,台湾皆易解读出“反美”意味,不论配合者是谁、动作的实际内容究竟为何。

而对BBC等外媒来说,其对中俄动作的臆测,则与西方近期退出阿富汗的灰头土脸相关。2021年5月起,美军逐步撤出阿富汗,北约等眼见主心骨倾颓,自是作鸟兽散、纷纷归去,塔利班的反扑由此发展得势如水火。截至8月13日,其已几乎击溃了阿富汗北部战线、连下数省省会,距离首都喀布尔仅约150公里,美国防部官员甚至表示“塔利班或可在90天内攻占喀布尔”,美方更已开始了撤离使馆的事前准备。

塔利班代表团于 2021 年 8 月 12 日星期四抵达卡塔尔多哈参加阿富汗和平谈判。(AP)

如此慌乱急撤虽是出于止损考虑,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仍不免要受“不负责任”的道德谴责,以及“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战略讪笑。为求转移焦点,其开始大肆型塑“中俄将共同出兵阿富汗”的舆论攻势,列举动机包括“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哈萨克斯坦—中国的石油管道面临风险”、“中国在阿投资也可能成为攻击目标”,而眼下的中俄宁夏军演自就是“为出兵做准备”的“最佳证据”,即将举行的中亚元首峰会则被暗示为供“中俄协调瓜分”的谈判场。

种种臆测,尽显西方殖民记忆的以己度人。对中国来说,其于阿富汗最大的国家利益,并非抢占地盘与矿产,抑或经营投射国力的地缘跳板,而是在维稳新疆的脉络下,防堵暴恐势力渗入中国;对俄罗斯而言,其曾在苏联时代入侵阿富汗,并由此陷入长达10年的战争泥淖,最后不仅狼狈退场,更因耗费过多预算支出,埋下了苏联解体的祸根。家国沦亡、殷鉴不远,如今又怎能重蹈覆辙?

综观阿富汗乱局根源,外部势力的任意进退可谓责无旁败,苏联如此、美国亦然。如今拜登(Joe Biden)不仅未对“战场任我行”心态有所反省,还遥坐白宫大言不惭“阿富汗军队要为自己而战”;西方媒体则将欲保新疆、中亚边界稳定的中俄,描绘为即将接手阿富汗的“新帝国主义”,看似为阿富汗担忧,其实字里行间尽是幸灾乐祸,只差拍手叫好、大呼痛快。

2021 年 8 月 11 日,塔利班战士在阿富汗喀布尔西南法拉省首府法拉市内巡逻。(AP)

中俄日渐上升的战略协作

然而如此议题选择,虽有转移焦点的用意,却亦暴露西方潜意识中的地缘恐惧:本有历史与领土矛盾的中俄,如今正因共抗西方压力而逐步靠近。

细究此次“西部·联合-2021”军演,其自有避免阿富汗混乱外溢、维持区域稳定等安全用意;然由中俄关系的脉络观之,如此高规格联演联训,亦象征了双方军事互信的新巅峰。

回顾中俄过往联合军演模式,2005年的上合组织“和平使命”演习堪为发轫,双方在反恐的议程设定下,选择了海参崴(俄称“符拉迪沃斯托克”)与山东半岛,派出陆海空三军近万人参演;2007年的“和平使命”演习则在车里亚宾斯克举行,中共前领导人胡锦涛亦至现场观摩。除此之外,中俄亦自2012年起进行名为“海上联合”的常态演习,地点由俄方的地中海、波罗的海,延伸至中俄周边的日本海海域,再到中国周边的黄海、东海与南海。

2014年8月29日 ,“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在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圆满收兵。此次演习,哈萨克斯坦、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等上合组织成员国参演总兵力达7,000人。(新华社)

然而上述发展不过抛砖引玉,2018年的一项举措,象征中俄战略协调有了新变化。由俄罗斯惯例观之,其会不定期举办东方、西部、中部、高加索等四方向的年度战略演习,以确保边防稳固。自2018年的“东方-2018”演习起,其开始邀请中国参与,此后包括“中部-2019”、高加索-2020”等,中方亦未缺席,成为俄罗斯年度战略演习的新常客,象征两国军事互信的持续上升。

此次“西部·联合-2021”中,中方主导了战略演习步调,俄罗斯则授权使用己身战略演习的命名形式,意味双方的高合作性。演习中亦首次使用了中俄专用的指挥信息系统,可内联各指控分中心,下接各作战群队指挥所,必要时更可直达两军单兵平台末端,规格之高前所未有。

中国此前曾派出军队前往俄罗斯进行军演(点击大图浏览):

+17
+16
+15

而台湾眼下看似关注此次中俄军演,实则更多是跟着西方媒体看热闹,除了称其为“穷兵黩武大内宣”、“抗美新联盟”外,便无其余深刻思索。长年以来,台湾眼中的台海玩家只有以下组合:若非中美对决,便是美日与东盟共击中国,而结局大抵都是中国败退,故而其能放胆亲美,且几乎不留其他余地。

然而中俄战略协作的持续上升,虽说几乎未入台湾眼帘,却在无形中加速了台海的军事倾斜。对当今中国而言,武统已非能力而是意愿问题,只不过北京始终不愿放弃和统可能,更有意降低武统成本,这才未立即动手。换言之,即便不能和统,美国的临阵脱逃无疑更受北京待见。

2018年5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乘专机抵达伏努科沃2号机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举行会谈,推动在日俄争议岛屿问题上的谈判。(VCG)

平心而论,以中美的实力消长观之,这日迟早会来,正如美国也因吃力不讨好,而仓皇弃守阿富汗般。但眼下中俄战略协作的持续升高,将能起到加速作用,在台海周遭为北京“造势”,以俄罗斯或将于南千岛群岛调动军备、或将介入牵制美日的不确定性,让美国出于畏惧、裹足不前,升高北京“无美而统”的战略筹码。

台湾如今虽以中俄军演的局外人自处,实则当在嘲讽之余深思量:倘若有日中俄两国在台海近处军演,美国当如何盘算未来棋局?自己又会否如喀布尔政权般,在遭人食尽战略价值后,重复美式弃子的相同宿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