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小说当成现实 台独“国家焦虑”的历史遐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公共电视”推出由陈耀昌撰写之《傀儡花》所改编的电视剧《斯卡罗》,近日引起广大回响、媒体报道也热烈,一时之间,小说所欲传达的政治观念也沁入观众的脑海,尤其是认为1867年罗发号(Rover)事件后的“南岬之盟”是斯卡罗头目卓杞笃与美国驻厦门领事李仙得(Charles Le Gendre)签订的“外交条约”,证明“美国承认台湾岛内不受清廷管辖的原住民,是能够签订外交条约的主体”。

台湾公视电视剧《斯卡罗》,改编自陈耀昌的小说《傀儡花》,陈耀昌在行销此电视剧时,不断强调台美之间的“南岬之盟条约”150周年。(中央社)

而由于李仙得此后在牡丹社事件襄助日军侵台,面对此剧过度美化李的批评声浪,台文化部长李永得则表示,“这个电影或陈耀昌医师的著作中,凸显过去国民政府时代对于原住民的忽略,他是要藉这样的机会,来凸显原住民很早就可以跟外国,不管列强各国,可以用外交手段解决纷争,‘是一种历史解释’”。但民进党官员背书的“历史解释”,其实并没有史实作为支撑。毕竟,“南岬之盟”实为备忘录而非条约,并没有法律拘束力。

将“南岬之盟”误认为“台美缔约”,其实是现实政治的错误投射,这在放大台湾独特性的同时,反而遮蔽了更宏观的时代脉络。

版图、属土、化内、化外:何处是“他国”?

首先,是忽略清代边疆治理的样貌。台湾媒体对于《斯卡罗》或者“南岬之盟”的报道,大多引用清朝官员台湾兵备道吴大廷“不载版图”的论述为据、强调斯卡罗是不属于清朝统治的地方,这是以西方概念为基准、并将此套用到19世纪的东方政治体制。实际上,清朝官员认为台湾岛是“属土”,这在不久后牡丹社事件中尚书大臣毛昶熙的说法可以看到,“二岛(琉球与台湾)俱我属土,属土之人相杀,裁次固在于我…何预贵国事,而烦为过问?”。

就此可知,清朝官员所言“不载版图”,并不是对原住民区域“放弃主权”,就如同康熙《皇舆全览图》在西藏北部、新疆南部、蒙古北部跟台湾东部都留白,这并不能表示清廷把这些区域当作“外国”,反而常是采取不直接管辖的“以不治治之”方法,台湾各地还留有不少“土牛沟”遗迹,用以区别“化内”与“化外”,这是清代边疆官员的思维逻辑。

中西两种政治秩序碰撞:边疆政治实体的能动性不仅在台湾

台湾不少媒体解读《斯卡罗》,都依循1870年代日本的角度,认为清廷既然没有实际管辖原住民区域,就代表“番地无主论”,甚至进一步构建出原住民部落的“外交权”,这是对当时两种大型政治秩序碰撞后的片面理解。

台湾公视电视剧《斯卡罗》,呈现了清代台湾客家、闽南、原住民之间的多元族群关系。(中央社)

诚然,从结果论来看,确实是西方政治体系占了上风,当代中国也循此进行外交往来,但是回到19世纪晚期,台湾原住民头目并不是所谓的“主权者”(主权概念也不是原住民所熟悉),只是因为碰上西方列强乃至于积极融入万国公法的日本时,台湾的“化外”部落成为具有能动性的小型政治实体,被刻意营造出具有部分“主权行使”的空间。

而在中西方两种政治秩序的碰撞下,位于中国边疆地带的中小型政治实体,具有一定的对外能力并不罕见,不仅斯卡罗可以跟美国外交官签备忘录、蒙古郡王乌泰也曾用所属旗地抵押给俄国借款、滇缅边境的世袭果敢土司更有颇长的犹豫期,衡量究竟要隶属中国云南还是进入缅甸、尤有甚者如克什米尔附近的坎巨提,直到二战结束后都曾向国民政府提出“内附”的要求。这难道代表果敢土司辖有“果敢国”、坎巨提是主权国家?或者蒙古草原可以转换成数百个蒙古汗国?其实这些现象都是政治秩序交汇期间的产物、并不能单独看待。

清廷积极治理 台湾“留白”大幅缩小

第三个层面则是清代台湾推广“设置”的趋势,早于不少边疆地带。虽然清廷对台湾原住民头目的册封似乎并没有制度化、也未以现代“人类学”的方法识别原住民族群,但是若从清代台湾的行政区划变迁来看,清廷其实是在不断拓展设立郡县的范围,政策走向并不是羁縻、更不是宗藩秩序崩解。

清朝政府对于非汉族群有许多不同的行政建置,是帝国异质性的具体展现,例如蒙古有盟、旗;热河与察哈尔等地有都统;西藏则有宗、谿卡、基巧;西南与青海地区则有土司制度;新疆南部以伯克作为各大城的统领者;海南设总管、哨官、头家等头衔。图为四川省沃日土司官寨经楼与碉堡。(VCG)

“南岬之盟”后不久,牡丹社事件于1874年爆发,清廷派大臣沈葆桢赴台进行后续处置,沈的政策主要是增设府县,特别是在东部增设卑南厅(后升为台东直隶州)。1885年清廷下令台湾建省,构成三府十一县三厅一直隶州的行政架构,大大多于19世纪初期的一府四县三厅,至此台湾“版图”大增,台湾的行政区增设不仅早于新疆、更早于清末新政在西南、蒙古地区的推行,可见清廷治台的积极。

原著者陈耀昌自称其是“小说化历史”,亦即他写的初衷是“强调历史,当然回归历史”,但是认为斯卡罗是条约缔结主体这样的“历史解释”,欠缺严谨的史学研究支持,由此,这部历史小说就难谓是“历史”;至于原著者跟媒体炒作“台美缔约150年”,就不免等同于“以今喻古”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