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武统|假如解放军与台军 一起转型自卫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眼下中美博弈日趋激烈,台海问题再成焦点。有别于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一中红线的猛烈冲撞,拜登(Joe Biden)更加偏好同盟战略,选择联合日本的回潮右翼,于台海议题上反复试探中国底线。与此同时,美国亦逐步撤出在中东的军事部署,好让战略重心更加聚焦印太,并加大对东盟与印度的拉拢力道,各式军演遂于台海周遭轮番上演,武统声浪亦来到全新高潮。针对此般风起云涌,《多维新闻》采访到台湾知名政治学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探讨在此氛围下,台湾如何在地缘前线立身。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三篇(共三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停下武统|这是台湾最后机会

系列采访第二篇:停下武统|靖国神社正在摧毁台海和平

台湾知名政治学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多维新闻)

多维:您之前提及,台湾若要避免武统,应当实行“非战不结盟”的和平宪法政策;而日本若要避免阻断右翼复苏,则是要让民间力量守护战后的“和平宪法”精神,甚至台日民间一起串连。宪法与和平,是您构想中的东亚秩序两大关键词。不知中国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石之瑜:中国近代史是一部遭受帝国侵略战争荼毒的历史,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和平往往是战败的同义词,如何富国强兵则成了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最高使命。因此对中国而言,和平要有重大意义的话,首先无非就是退敌致胜,其前提则是能控制当下局势的军事优势。

但日本的和平宪法精神,与台湾的非战体制构想,其实不只能在日本或台湾实践,也能用于中国。自中国崛起以来,中国的任何政策都会影响到其他国家的实际情况与心理状态,中国各界亦对此有所意识,故而宣称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句话的宗旨,是表示要治理好中国自己的问题,以免造成世界其他国家的负担。要而论之,中国实力的大幅提升,断断没有如日本那般,要求自由进出邻国的渴望。

菅义伟内阁首次参拜靖国神社(点选大图浏览):

而在这种基础上,中国如果也实行和平宪法,将解放军改制为自卫队,在实质上是毫无差别的。近代以来,中国战争的对象只有两个,一是入侵的帝国主义者,二是邻国,而就中国历史脉络观之,皆属自卫反击战性质。即便造出两弹一星后,中国手拥核子武器,也始终信守不首先使用、也不对无核武国家使用的防卫原则。换言之,中国军人自始至终实际在执行的,就像是自卫队一样的任务。

可见,中国若进一步修宪,改采和平宪法,除了不会影响行使历史上多次进行的自卫反击战、不会影响目前的军工发展,更重要的是,也能将中国军队进出邻国的道德正当性自行排除。一旦宪法排除了军队扩张侵略的正当性,侵略战争在国内就没有正当性,邻国自然更加感到放心。如果中国的示范能引发东亚各国的连锁反应,东亚就能成为和平区,美国驻军就失去绝对正当性,日本右翼也会成为最不正常国家的号召者。

日本右翼团体成员供奉靖国神社(点选大图浏览):

+5
+4
+3

多维:您的意思,是否是让中国带头在东亚推动和平宪法?

石之瑜:有这个意思。中国以其崛起之势,提倡和谐世界,主张和平发展,且以负责任的大国自我期许,只要就此坚持20年,完全有可能转变世界自18世纪以来,对于国家内涵的理解,把威斯伐利亚体系升级成天下体系。而一旦和平宪法成为东亚的正常宪法型态,东亚各地甚至可以进一步考虑建立某种东亚的联合自卫系统,诸如钓鱼岛这般主权争议,因为负责防卫的是东亚联合自卫系统,实际上由谁派出并无主权意涵。如此化解争议的方法,或也可以延伸运用到东南亚,化解南海问题。深究一下的话,周恩来与田中角荣共同搁置钓鱼台争议的智慧,就在其中。

当然上述构想也有实践上的挑战必须克服。首先,采用和平宪法会不给国人一种中国自居战败国的堕落形象?毕竟日本右翼之所以想抛弃和平宪法,便是因为它是日本战败的结果。

在这点上,因为中国是崛起大国,在中央提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与制度自信的三个自信当下,自然没有担心沦为战败国的紧张。而中国这样的大国实行和平宪法,反倒足以消弭只有战败国才实行和平宪法的刻板印象,反而将和平宪法实践成是自信的表现。

第二个挑战是,有传统的军队能否接受自己变成是自卫队?例如解放军经历朝鲜战争、中印战争、珍宝岛冲突、越战等等自卫反击战,已建立自己的军事斗争传统。对此,实际上,没有必要非将军队既有的军名改成自卫队,因此解放军还是能叫解放军。和平宪法下各国军队的实质内涵,是自卫,而不是战争,名称因地制宜无妨碍。

第三个挑战是,如果中国实行和平宪法后,日本右翼仍然执意废除和平宪法,并且竟然成功达成目标,且东亚各国也无人追随脚步,继续摆出与美国结盟,不惜一战的姿态,面对与中国的领海争议。这会否让中国的片面和平宪法主张,看上去是在愚蠢地示弱?

但即使如此,中国真在示弱吗?严格来说,和平宪法的修正是一种完全谨守和平与发展道路的做法,也是在实践韬光养晦的老智慧,何况这般修正完全不会影响建军自卫,发展卫星防务。如今中国已经发表了和平白皮书,又设定了东海防空识别区,昭告世人中国维护核心国家利益的决心,这等于就像是和平宪法一样的国策了,那大可在法律上进一步提升其规范效力。和平已经是国策,自卫的能力与意愿则是和平的基础,这些都是解放军的责任,也是任何爱好和平的东亚各国的责任。只有负责任的大国才有资格带头。

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

+7
+6
+5

多维:在您的设想中,这般规划会如何影响台海?

石之瑜:我也主张将台湾军队改成自卫队,将日本右翼不要的和平宪法精神,引进台湾。

眼下台湾军人士气低落、缺乏明确方向。所谓军人不能选择战场,但如今的台湾军队却有不知战场何在的混淆,这般现象,在内是蓝绿对峙造成,在外是美国严加管束造成。时至今日,台湾军方虽能勉强将解放军当作肉体上的假想敌,但当其思想上面对解放军的和平统战时,不免会触发为何而战的困惑。与此同时,台湾军队面对日本、菲律宾等侵犯海权与渔权的行动时,每每色厉内荏,又不知如何是好,与其面对解放军态度相较,更显尴尬。

当前的日本右翼继续想推翻和平宪法第九条,号称这是日本进化为正常国家的必经途径。但这般回到19世纪民族国家的意志,充其量是唐吉轲德武士精神的东洋版本,实在不是台湾的取法对象。反倒是日本右翼不要的和平宪法,在台湾军人失去敌我意识的前提条件下,正好是转型的良好依据。

若台湾军队转型为自卫队,以保卫台湾人民的生活与生命为目的,排除对外发动战争、或参与美国发动的各种战争的可能,就能获得新的自主性,那就是台军不必对某种意识形态有所表态效忠,不必侦测台湾政治领导的统独倾向加以逢迎,也不必针砭各国政治思想内容,并加以界定敌我责任。自卫本身成为一种具有思想性的建军原则。

如此一来,蓝绿两岸政策的统独立场分合,甚至双方出现令人眼花撩乱的角色互换,都不影响自卫队的防卫训练与设施。自卫队就像是全民的保全公司,其责任在于对安全环境的治理,而不是进行战争。

倘若台日民间在护卫非战宪法的和平精神上连手,便有机会启发东亚强权(尤其是日本)在争霸之外的和平出路,更能摆脱美国动辄以台湾为前进基地的霸权心态,并牵动日本国内和平势力劝阻右翼向历史沈沦的一意孤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