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寰宇】华府打压北京何以不给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的对外政策,凭借超强的军力与通行无阻的美元,几乎无往不利。自二战以来,美国在世界各地出兵干预、经济制裁、海空封锁、窃听颠覆,屡见不鲜,连苏联如此庞然大物也被绊倒。未料新世纪开端竟遭空前的恐怖袭击,纽约双塔地标轰然倒塌,死伤枕藉,同时位于华府的五角大厦也遭袭击。举世唯一的超强连本土也不安全,情何以堪!于是追杀中东,发动中东颜色革命,无奈“阿拉伯之春”迎来的是浩劫,万千难民逃亡欧陆,怵目惊心。更未料到的是:中国韬光养晦,于三四十年间和平崛起,跃登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坐二望一之势已成。华府意图遏制北京,推迟中国的发展,来势汹汹,但收效甚微,原因何在?

中国崛起速度令美国忧虑,试图以各种手段遏制中国发展。(多维新闻)

特朗普(Donald Trump)当上美国总统,高喊“美国第一”,已见焦虑。第一如果可保,又何必高喊?为了保一,可以不择手段,以邻为壑,连盟邦也不放过,更无论崛起的中国,不惜以高关税为武器,忘了历史教训:美国在1929年因股票市场崩盘,导致全球经济恐慌;翌年胡佛(Herbert Hoover)总统签署国会关税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以高关税自保,结果损人害己,举世遭殃。

特朗普“史盲”,故而重蹈覆辙。然而,高关税并没有减少中国的出超,反而伤到了美国消费者。特朗普鲁莽行事,甚至还要与中国“脱钩”(decoupling),不悟全球化之下供应链环环相扣,如何断之?无法实践的宣示,终究为识者看破,指为不切实际,甚至愚蠢。更等而下之,则以言语诋毁,嫁祸卸责,当无计可施时,则打台湾牌,虽用心险恶,仍不敢跨越红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访台,专机在空中盘旋数小时而折回,足见华府并无翻脸的“底气”,结果呢?就是不给力。

拜登反中之旅并不成功

拜登(Joe Biden)上台后以“美国回来了”相号召,拉拢被特朗普冷落的盟邦,重建美国的声望与领导地位,以便共同对付中国。不少人认为拜登果然经验老到,出手不凡,中国大陆将被孤立了!拜登也自信满满,与日韩同台唱和之后,邀请杨洁篪与王毅到阿拉斯加会谈,大有地头蛇压强龙之势,孰料杨、王不吃这一套,布林肯(Antony Blinken)铩羽而归。接着英美相亲,重温《大西洋宪章》的旧梦,无视时空大异,情势不同,拜登与约翰逊(Boris Johnson)只能效颦而已,为识者耻笑。拜登再赴G7年会,兼邀请韩国、印度、南非出席,增加反华的声势。最后以解冻北溪油管示好,会晤俄国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于日内瓦,内心深处想的就是离间中俄。

2021年6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右)和英国首相约翰逊(左)在英国卡比斯湾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前举行的双边会议上,一边翻阅《大西洋宪章》的副本,一边交谈。(AP)

拜登这次反中之旅看似井然有序,出手绵密,功夫不凡。哪知G7与北约共同抗中的声明,只是宣示,难以落实,因各国面和心不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席不暇暖就表明,G7并非反中俱乐部,德国也无意愿反中,北约秘书长更说中国不是敌人。足以证明一纸声明只是给足美国面子,没有里子。更尴尬的是:法国的马克龙、德国的默克尔(Angela Merkel)不久之后就主动与习近平视频会议,希望能早日恢复被美国干扰的《中欧投资贸易协定》,习近平希望欧盟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在战略上独立自主,给予中国公司公平、透明、非歧视的环境。白宫一头热,但欧洲的主要国家都不乐见与中国打新冷战,默克尔的态度尤其明显,她虽即将离任,但其继承人已发声如果成为下一届的德国领袖,不会事事跟着美国反中。更加难堪的是,连最亲密的英国首相约翰逊也违背承诺,决定将英国最大的晶圆厂(Newport Wafer Fab)卖给中国。

拜登刻意会晤普京,意欲缓和美俄关系,至少减轻敌意,以松动中俄关系。不料,俄国大使回到华府,首先去会见当时即将离任的中国崔天凯大使。普京又与习近平视频会议,相谈甚欢,将中俄20年睦邻友好条约再延长五年,双方互相支持国家统一与领土完整,并声称两国关系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拜登“联俄制中”之计也落空,可见众擎之不易举也。

美欧要挑战模仿一带一路

拜登与欧盟抗中的具体方案,是想要挑战中国的“一带一路”。美国原本唱衰,诬之为“债务陷阱”。中国贷款既非高利,又不曾逼债,何来陷阱?美国的企业家萨克斯(David Sacks)就能看到“一带一路”是“中国极为成功的市场经验”,所以他建议G7需要自己的带路与中国竞争。这次G7终于认识到,海上像一串珍珠穿越印度洋,陆路蜿蜒欧亚像是巨龙。带路规模宏大,想要仿行,提出所谓“要建得更好”(Build Back Better)的带路计划,且要“回到更好的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计划名目堪称漂亮,但乏内容,却已使不少专家学者为之兴奋,认为发展中国家可以左右逢源了!有那么好康吗?

拜登宣布一项美国和七国集团其他国家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基础建设的计划“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这项计划被认为是美国为主要伙伴的西方民主国家首次提出应对习近平“一带一路”计划的替代方案。(Getty)

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其渊源,由于产能过剩,且有足够的资金,又有打通西部的需要,更有助于欧亚非等落后地区的基建,极有双赢互惠的价值,也已立下成功的基础,最近中欧班列的畅通与快速成长,更可知倡议者的远见。然而,西方若要复制带路,仅仅为了挑战中国,如何给力?更何况美国债台高筑,国内的基建经费都已捉襟见肘,何从帮助其他国家基建?欧盟也不见得会为了美国抗中,而为他国基建?果不其然,西方的专家与官员都已表示疑难重重,G7虽是富国,但恐难齐心合力去模仿已具成效的中国带路?西方体制也难以从资本主义私人企业取得科技专利来参与国家计划,如何能与中国的带路竞争?

再说中国的“一带一路”是双赢合作,为了共同的发展与富裕,以和平与友谊加强彼此互相了解,而G7的新版带路最多是私人投资的商业倡议,格局小,计划终究沦为画饼。识者已多断言:想要建设更好的带路,宣示虽然容易,要实践就太难了。

美国不敢为台独踩踏红线

美国无所不用其极对付中国,最危险的是玩台湾牌。北京一贯的立场很明确,红线很清楚,美国在红线的边缘玩火,意在惹怒大陆而非爱台,然而民进党政府却趋之若鹜,以为台独有望。不料,美国的东亚“沙皇”忽然明言:“不支持台独”,显然是为了拜登会见习近平。因北京要有诚信才有会谈,诚信何在?就在当年建交时的一中原则,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50年前密访北京破冰的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以96高龄重申当年的承诺。如果连此一承诺都不守,会谈便无意义。于此可见,美国为其本国利益,绝不可能为台独踩踏红线!其实美国有识之士,多不乐见中美关系恶化,更怕擦枪走火。

基辛格7月9日在一场纪念50年前其密访中国大陆的活动上表示,1971年中美实现关系破冰的重要前提是,美国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50年后这一前提依然有效。图为2020年1月21日基辛格在德国柏林一个典礼上发言。(Getty)

最近有美国陆战队出身,曾任职于五角大厦的盖尔(Franz Gayl),曾给拜登写了一封公开长信,警告不要因台湾与中国发生大战。他认为,中国大陆拥有台湾的主权,北京会用尽一切手段收复台湾;如果发生战争,不仅人员会大量伤亡,而且美国会输。他特别反对继续维持《台湾关系法》,认为此法最终会引发战火。他抱怨拜登受制于美国国会163名参众议员所组成的“国会台湾决策小组”(The Congressional Taiwan Caucus)。他强烈建议拜登不要军事介入中国的内战,一旦开打,两国都无法承受。盖尔的这封公开信,在号称新闻百分百自由的美国,居然无处可以发表,他到处碰壁之后,异想天开寄去《环球时报》刊登,结果被美国国防部处罚,受到反情报检查。他虽接受了《新闻周刊》(Newsweek)的访问,但周刊未获准发表整封信。台湾应该警惕,当烟尘定后,盖尔的意见一旦成为主流,台湾不就要步南越、乌克兰与阿富汗的后尘了吗?

美国刻意制造中国威胁论

美国人说中国威胁到他们的安全、经济与价值,都是虚妄不实之言。就安全言,中国的国防现代化意在补短,但求保障国家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完全威胁不到远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美国军力无双,军事预算超过所有主要国家的总和,军事基地遍布全球,拥有的核弹更不成比例,感到安全威胁的应该是中国,华府反而说受到北京的威胁,有何说服力?

实情是华府有威胁不到中国的焦虑,见到解放军虽逊美军一筹,但已有不受胁迫的底气。核弹可以毁灭世界,何需太多?1962年古巴危机,最后美、苏各让一步,就是拜“恐怖平衡”之赐。是以所谓中美军事交锋,不过是止于秀肌肉、比拳头而已。诚如基辛格所说,中美大战将是人类的大灾难,但他仍然担心会擦枪走火,他举第一次世界大战为例,就是因为当时欧洲大国争霸,并不真想打仗,却还是发生了空前的大战。今昔有异,异在核弹,是否会突破“魔咒”,虽有悬念,但若理性尚在,应该无人会乐见互相毁灭!中美之间的安全问题或可从“恐怖平衡”得到保障。

中美在经济上的竞争,应是美国焦虑的重中之重。中国的GDP于五年内超过美国,已无悬念,十年后将更加超过,美国虽仍较富裕,但总量毕竟代表国力。美国失去第一,在心理上也难以承受。中美之间的贸易本来有极大的互补性,原是双赢的格局,但美国只看到中国赚大钱,无视美国赚更大的钱,却认为中国捡到便宜,悍然发动贸易战,结果损人不利己,甚至伤己更胜于损人,显然失策,但无能攻错。

5G技术发展已成为中美科技博弈的战场之一。(多维新闻)

美国更要从科技与金融打压中国,不时掐脖子,不惜任意制裁。不过,美国严禁高科技出口给中国,未曾松懈,但中国依然能造航空母舰、完成北斗系统,登上月球火星,看来中国科技发展已自成体系,足可补足“短板”,可与美国科技作长期的竞赛。

至于金融,美国有绝对的优势,经验既丰富,美元尤无往不利;然而美国以无限制的印钞来维持金元霸权,且不时以美元作为政治制裁的武器,未尝不会导致久行不义必自毙的结局。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由于举世的认可,孟子曾说:“赵孟之所贵,赵孟能贱之”,中国与俄国、伊朗石油交易不再用美元结算,已启其端。美元帝国能否永久维持,未必乐观。

至于价值观,历史不同,文化有异,各有其奉行的价值,中国并无意贩售其价值给美国,问题是,美国想要强加其价值给中国,也就是想要“改朝换代”(regime change),行得通吗?所以,所谓中国对美国在安全上、经济上、价值上的威胁,都是打压的借口,人权更是打压工具箱里的工具,必要时拿出来用而已。

美国国内问题多且已分裂

华府毫不掩饰地打压北京,似颇具自信,因回顾前程,德、日、苏联都曾被美打压成功。然而,此次遇到崛起的中国,好像很不给力,因为以前那些强权,无论在经济总量上与人口数字上都远不如美国,而目前的中国,人口超出美国四倍有余,GDP已经接近,历史与文化更是悠久。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说,美国不是挑战100年的共产党,而是挑战4,000年的中国文明,有其高见。

新加坡学者马凯硕近期出版新著《中国赢了吗?》,他指出美国政策界最大的错误很简单,他们认为美国的战略对手只是中共,这暗含了美国民主制必然胜利的信心。但是,年轻的美国面临的真正对手,是一个有4,000年历史的文明。(张钧凯/多维新闻)

华府也认知到今非昔比,视中国为空前的挑战,但也应认知到国内的政治环境有关经济的进展。政治不稳有碍经济,经济表现不佳必然导致政治动乱,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的苏联就是前车之鉴。大国政治的稳定不是件容易的事,中国注意到“维稳”的重要,有其远见,也是40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反观美国,民主政治虽然华丽,却甚脆弱,而近年趋向激越,黑白种族冲突至今未解,枪击案屡见不鲜而缩手无策,毒品失控祸及青少年,贫富不均,底层的美国人陷入所谓“无望的海洋”。

特朗普乱政又加剧黑白之间的矛盾,民主沦为民粹,挟持政府,难有作为。美国人本来重视“诚信”,但卸任总统竟是“大说谎家”,而千万美国人不以为意,其价值之沦丧也已可见。美国凭其累积的雄厚国力,似乎经得起折腾,但毕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如任其恶化,难保没有败亡之日。已有俄国人警告说:美国正在重蹈前苏联的覆辙,苏联解散为15个独立共和国,俄国失去超强的地位。美国作家图尔特多夫(Harry N. Turtledove)已有“美利坚分裂国”(Dis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的想像:各州不再同意共同的宪法,联邦无法持续,形成分离的国家。不要使想像成为事实,才是美国的急务。中之间的竞争应如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宜有运动家的精神,才算公平。美国不应有被追上的焦虑与偏执,因焦虑与偏执于事无补。

美国肆无忌惮地打压,有一始料未及的后果。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仰慕新大陆大有人在,学子竞往美国留学,学成不归,清华毕业生在硅谷上班的有好几万人。美国无情的打压会“寒”无数中国人的心。特朗普禁止中国理工学生来美求学,拜登仍然不敢废除禁令,更替北京解决了“楚才晋用”的难题,华府岂非又输了一程?

(本文作者汪荣祖,系台湾退休历史教授;经授权转载,原载《观察》杂志第96期,2021年8月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