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民族狂欢”盖过“科学原则”酿成台湾疫苗自主悲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自产新冠疫苗厂商高端疫苗,在历经了各式各样的炒股、程序不正义、主管机关刻意放水、科学证据不足等质疑后,终于在民进党政府及企业的“官民合作”下,8月23日众目睽睽由蔡英文带头扎下了第一针,并通过中外媒体报道播送,台湾“象征性”地步入疫苗自主自产之林。

蔡英文赴台大医院体育馆,施打高端疫苗:

然而,民进党层峰的喜悦持续不到24小时,次(24)日上午旋即传出两起接种高端疫苗的民众猝死案例,一时间引得台湾社会人心惶惶,在野阵营则续攻该款疫苗未经三期临床试验应当暂停接种,蔡英文手臂上的“台湾价值”受到最直接的考验。

台湾知名互联网作家陆之骏前往施打高端疫苗。(Facebook@陆之骏)

第一起猝死案例,是桃园市一名知名互联网作家,他在8月中旬曾亲临高端疫苗的工厂,并且对于高端疫苗未来的量产进程深具信心,也对能跟蔡英文“同一梯次”接种疫苗备感荣幸,不过他的猝死对高端疫苗的股东来说可不是好事情,消息一出,股价立马崩塌至近乎跌停;另一名则是新北市的39岁男子,该名男子过去有使用毒品的前科,亦名列当地警方的持毒名单中。

针对两起个案,台湾卫福部表示将会查明死因,也明确表示不会停止接种。两名死者中,一名患有心脏疾病,一名是毒虫,尽管都存在具指涉性的外因或导致不良反应致死的可能,但台湾官方此刻最棘手的事,自然是当如何缓解台湾民众对于这款象征台湾自立自强的疫苗,其保护力与安全性无虞?毕竟高调宣传疫苗开打的24小时之后,即传出两起可能因疫苗接种而死亡的案例,这变化来得实在太快,前一天还沉浸喜悦的社会,还没准备好如何承受这死亡之重。

依据台湾官方资料来看,台湾20岁至64岁的青壮年人口,扣除掉意外及自杀这两项死因的话,每日死亡率约为二十万分之一。第一波施打高端疫苗的即为此区间年龄层,而根据台湾卫福部的说法,第一天的施打人数达16万人,而这16万人中死了两名,估算施打后的致死率为八万分之一,这样的数据提升对比乍看起来挺吓人,不过却也不能表示致死率上升是施打高端疫苗造成的,主要原因还是分母太小,只差一两名就会有天差地远的结果。事实上,两名死亡案例的死因犹待查明是一回事,其掀起社会民心瞬间浮动与质疑声未歇的原因,更值得民进党政府自省与对外界回答。

任何的生产程序都有一定的规则,新药及疫苗研发这种人命关天的产品更是如此,如果照着既有的程序走,但是却发生问题,那可能就是制度有问题,或者出现不可抗力的因素。但是如果是制度的制定者自行更改制度,甚至主动破坏制度,不按常规,导致结果出了问题,那该究责的就是促成制度失灵者。

台湾卫福部理当作为把关疫苗品质的监管单位,却主动放水让高端疫苗轻松过关。(台湾中央流行病指挥中心)

促成制度失灵者,首先被点名的即是台湾的监管单位,也就是台湾卫福部。台湾卫福部作为应当为民众健康划红线把关者,应当作为制度的守护者、仲裁者,确保被监管企业能依规行事,但是台湾卫福部却主动放水,降低高端疫苗的过关门槛,事前吹捧高端疫苗授权于美国卫生院,与莫德纳(Moderna)系出同门,并且在进行紧急使用授权(EUA)审核时,为其量身打造过关标准,对于其竞争对手,则刻意刁难令其退场。

台湾卫福部在此情况下,已然丧失作为仲裁者应有的中立性,甚至自甘堕落为共犯,以民族大义表示“图利厂商是应该的”,而这一介入的结果,就是让台湾民众必须继续怀着疑惧,在“疫苗荒”、别无他法之下,继续施打高端疫苗。

另一群应当负责的,则是各路“意见领袖”,挟个人政治威望,或身为KOL的声量,不断地将台湾的疫苗研发朝向“民族主义”的方向带去,并不时以“科兴疫苗”这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假想敌进行恫吓,将疫苗施打与民族狂热挂勾,结果就是民众被迫硬着头皮做钢盔,组成了爱台部队,上了抽象的民族战场去打一支没有经历正规科学程序验证的疫苗。

台湾民众想要的并不复杂,就是尽快打到疫苗令生活回到正轨,待疫情解封后能够自在的出游。无奈的是,等待他们的却是来自教育或劳动主管机关,以反复的筛检折磨,甚或允准雇主可不予支薪的手段,各种威逼着去打疫苗,同时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各路意见领袖带头表演,为台湾这一场民族自强而狂欢,想想心也是够折腾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