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快评:台湾离岛的缺水之苦 谁将“天降甘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据陆媒“中新社”报道,2018年8月5日,福建泉州向金门供水工程正式通水以来,迄今日均供水达1.3万吨;此外,泉州向金门供水水源保障工程也已纳入中国大陆的150项重大水利工程中,计划投资金额为47.7亿元人民币。再加上福建福州向马祖供水的工程也在紧锣密鼓规划进行,台湾离岛长期以来的缺水之苦,可望获得大幅改善。

金厦双方自2018年8月正式通水以来,解决金门长期缺水的问题。(VCG)

事实上,金门与大陆福建之间的通水协议,是在2014年马英九执政时期通过的,但两岸协调的历史,则早在1990年代中期开始。1993年时,金门曾经发生大旱,民众因而呼吁从福建引水,大陆方面也有所回应,但李登辉政府却消极以待。对于金门社会渴望的水,台湾试图通过海水淡化、湖库改造乃至施行节水、限水措施,却都无法真正有效改善。

也因此,台湾本岛上的政治人物,被动地开始正视金门缺水问题。2002年12月,福建省供水公司与金门县自来水厂签订了《晋江与金门通水先期规划合作协议书》;2007年后,两岸经过多次研究分析与协商,决定将自福建晋江引水到金门。2013年8月,金门县政府与福建省水利厅举行工作商谈,确认了晋江供水金门的方案。2015年10月,福建晋江向金门供水工程启动。

但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两岸关系不佳,连带影响相关政策的实现。2018年8月举行的通水典礼,即使蔡英文政府指派了时任“福建省”秘书长翁明志代表政府出席、行政院也在官网发布相关消息,但不见其他中央要员,金门县长与当地民意代表虽踊跃出席,却可看出蔡政府只想低调以对,不想让大陆方面有机会“揽功”。

之所以如此,两岸关系欠佳就是最大的因素。当时,原定将由台中在2019年主办的东亚青年运动会,因在北京召开的东亚奥协理事会认为台湾正举办的“东奥正名公投”有政治风险与干扰,决议取消台中的举办权;而自蔡英文上任后,圣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马、多米尼加、布基纳法索等国在2018年中前接连与台湾断交,背后当然充满北京因素,但归根结柢仍旧是蔡英文政府罔顾两岸在马英九时期互认的“九二共识”现状,执意“另辟蹊径”却又不得要领,造成北京不得不有所反应。

所以,当2018年8月的金厦通水典礼举行时,蔡英文政府选择的是低调再低调,对他们来说,或许最好能够不要有这件事情。但金门用水长期以来就是个问题,台湾本岛一来难以提供符合金门当地的协助、海水淡化等工程又耗费太多成本,在民生压力高涨的情况下,蔡英文政府不得不完成此事。

除了金门,福州向马祖供水也有进展。福州方面除了以轮船载运水至马祖外,向马祖供水也将分三期实施。首期是应急供水,每天供水1,000吨,用船运输到马祖地区;接下来是常态性供水,从官岭可门水厂铺设27.6公里的管道到黄岐码头,然后用船运输到马祖;最后等福州市连江县到马祖的桥梁建成后,管道会再从桥梁上铺设过去以完成输水工作。

蔡英文政府为了民众福祉与社会稳定,应思考如何做才能真正降低两岸风险。(Facebook@蔡英文)

福建顺利向金、马输水,完完全全是两岸低迷下的一桩美事。然而,正是因为当前台海局势过分低迷、台湾内部完全沉浸在民进党政府所制造的反中与抗中热潮中无法自拔,北京近年来不但暂停新生赴台就读、也禁止赴台自由行、还对台湾菠萝以检疫为由下达禁令,难保有一天金马的水源不会因两岸龃龉受到影响。蔡英文政府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到来,在台湾本岛养尊处优的政治人物,要如何向金马民众交代?为了避免可能的风险,其应释出善意,设法让两岸展开互动,以防民众可能被迫受罪。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