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秩序的美国霸权不存在 台湾无须等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以美国撤军为导火线,塔利班重新入主阿富汗,不仅颠覆了中东地缘政治,也重创了美国作为全球霸权的声誉与地位。美国霸权毫无疑问正在走下坡的路上,美国佬心知肚明,尽管步履阑珊,但面对昔日家大业大、以美国意志为依归的全球秩序受到挑战,拜登(Joe Biden)就现实面考量,远远还没有到说放就放的地步。

美国霸权是否遭受来自中国的挑战,这道命题早已不是个问题,世人基本已将美中两国当如何完成霸权转移视作未来完成式,不同程度的纠结只在于将费时多久?和平与否?是否必有一战?这预见的趋势笃定,从白宫易主也不见反中势歇可见端倪。

然而,面对当前以美国利益为主线引导的世界格局与秩序是否翻篇,焦急的恐怕不只有华盛顿,不安的更有早已涉足美国秩序共同体的众多美国盟友。这些美国盟友与美国的关系,或深或浅,有如加拿大般的铁哥们,也有如阿富汗这般的一时利益与共,“可割可弃”。台湾无疑是这一波阿富汗局势大变底下,最惴惴不安的一个——台美关系有其一定基础毋庸置疑,但碍于大国政治与国际现实,台湾充其量是美国的“隐形盟友”,方方面面皆不足以白纸黑字端上台面。正基于此,台湾仰美国老大哥鼻息,靠的更多是一种花钱买保护、一种价值层面的信仰关系,甚或是自我催眠以抵抗华府每隔几年就要流行一次的“弃台论”,否则夜不能寐。

在美国总统拜登释出阿富汗问题与台湾、韩国及北约等有“根本上的差异”,不可一概而论之后,美国国务院指出,台海和平是美国长久利益,美国会持续深化对台关系。但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也强调,美国一中政策的基本框架也没有改变。 (中央社)

系于国共内战延续的两岸关系,不论从法理角度,还是权力政治来看,皆导致台湾空有一个完全自治的政府,却无法成为一个国家。不同于其他区域国家,面对“美国霸权秩序”不稳,能够基于自身国家利益考虑琵琶别抱,一定程度向中国示好、先一步为将来可能的中国霸权秩序暖身,或者努力扮演双边讨好的角色。台湾在中国强势与一中原则底下,要面对的终极问题只有统一与否、用什么方式完成与中国的统一,而非他国想方设法缓和的脱离与再融入“新的霸权秩序”问题。

一个抗拒两岸统一的台湾其实别无选择,只能仰赖美国提供保护、抵御北京,抗统的意志越深,台湾将自己抵押给美国的代价也就越大。这是此际阿富汗危机重创美国霸权声誉,台湾看着“全程高能”,进而复制恐惧的因果逻辑。

台立法院长游锡堃(右二)近期数度公开称,美国“新一中政策”已形成,台湾国家正常化正逐渐累积,台美建交有一天一定会实现,遭中国大陆国台办批评“挑衅猖狂”。图为8月19日游锡堃接见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新任处长孙晓雅(左二),期盼持续强化台美间的互助合作。(吴逸骅/多维新闻)

事实上,要独要统都是台湾社会可以给出的一种答案,要统有要统的走法,要独有要独的剧本,没有二话。但台湾社会,乃至于台湾主要政党,在期待获得美国的保护时,早先都犯下了一个文化认识上的错误。很多时候,台湾对外的主权伸张,到头来遭到当头棒喝、事倍功半,只会千篇一律怪罪中国打压,却对于交了庞大军售保护费却不提供支持的美国一丝责难。台湾的心态于此宛若弃妇,只顾怨怼第三者的介入破坏,确无感于原先大书特书、“理念相近”的灵魂伴侣又是如何不忠不义。

特朗普时期脱离多边主义政策,美国的全球影响力及威信因此有所损伤。(路透社)

对于“霸权”底下的秩序与责任出现错误理解,或当是台湾一再重蹈被美国背叛覆辙的远因。台湾对于美国霸权秩序维护的想像,或基于东亚历史文化影响,更有偏向封建时代的天下秩序理解,期待美国对台表现出如“家父长式”的保护与依赖。但现实中的美国,从来都不是沉浸于东亚文化的台湾所想的那般,且并非直到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拜登政府之后才如此,而是从来都是以服务于美国国家利得为上,于焉有所谓特朗普主政期间大言不惭地向固有盟友高唤“使用者付费”的逻辑。当然,美国作为单极霸权多时,确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提供了国际公共财,但骨子里,公共财的提供只是利益交换的溢美之词,兜了一圈,终于在阿富汗的土地上见光死,“艳惊四座”。

这想像与现实间的差距,对于“求独不能”,只能仰赖美国以制中的台湾何其难堪——原来“家父长式”期待下的“美国爸爸”,终究只是讨价还价、利益两分的商人嘴脸。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