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观察|“文化中国人”是另一种拒统反共的“独台”包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国民党主席江启臣近日接受台湾《中国时报》专访时强调,“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在连任党主席后,他会具体推动两岸和平交流,他有信心,让人民重新信任国民党,放心让国民党处理两岸问题。

回眸历史,最早讲出此话的是蒋经国,1987年7月27日,他在与台湾民间12位友人会谈时说,“我在台湾居住、工作40年,我是台湾人,我也是中国人”。

其实,那时的他已知越来越多人开始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他才“希望大家超越一切地域、派系、小我利益之上,开阔心胸,把眼光放到大陆。”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左)日前接受赵少康的专访,对于两岸议题多所阐述。赵少康追问,是否是因为党主席选举才自称中国人?江启臣回说,他从未改变,去年前主席洪秀柱问他,他就已经表达过, “我在台湾出生长大,我是台湾人,而从血源、文化、历史来看,我也是中国人”。(YouTube@观点)

可是,当“中国人”被摆在“台湾人”之后时,也就不那么“天堂正正”、“天经地义”,因此,李登辉后来才敢说,“一个中国只是未来式”。

所以,“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并非小蒋的精神感召,而是代表国民党大陆政策的立场后退,相较追求统一,只图割据求存。

十三年后,再讲出类似话的是蔡英文,2000年5月29日,在台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备询时回答立委朱凤芝追问,蔡英文答:“我并没有说我是中国人有什么不好,只是怕因此而产生了政治风险;我是台湾人并没有错,我是中国人,是因为我是念中国书长大的,受的是中国式教育……”

但这个“中国人”,却是“两国论”真正的推手。1998年8月,她成为置于总统府国安会中的“强化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小组”的实际操盘人,1999年5月,该小组完成研究报告,建议以“国家与国家”来重新定位两岸关系,作为两岸政策谈判的基础,也作为台当局分阶段“修宪”、修法和废除“国统纲领”的理论基础,7月,李登辉便据此迫不及待地抛出“两国论”的分裂主张。

蒋经国向“台独”竖起白旗(请放大图片浏览):

二十一年后,再因“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引起讨论的是江启臣,去年他与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对谈时曾表示,“我在台湾出生长大,我是台湾人,而从血缘、文化、历史来看,我也是中国人”,当时并未得到关注,这次若非国民党主席选举在即,牵扯未来的两岸路线,恐怕同样是船过无痕。

然而,相对“文化中国”的认同,江启臣更强调自己是“中华民国人”,强调这是台湾最大公约数,但三年前,江在美活动期间还在大谈,国、民两党在“统”“独”议题上讲归讲,“但在实际落实上,坦白讲都一样”。 除了招牌之外,这个最大公约数或已成为“台独”的遮羞布。

2020年9月,《中国国民党现阶段两岸政策报告》中提出,“两岸官方协商必须正视中华民国宪政秩序,两岸官方互动必须尊重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表述中华民国的空间,是两岸官方协商互动的核心要素”;“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应用以延续两岸互动,并以此寻求互动方式与时俱进”。

但这种片面要求两岸相互承认的诉求,本身已经违背了 “九二共识”,尤其当多数台湾民众将“中华民国”等同台湾,国民党混淆主权与治权的主张,形同李登辉“两国论”的翻版,在配合民进党加速了民意的独化同时,也让自己的两岸立场不可能为大陆接受。纵使说出“我也是中国人”,对两岸关系突破而言,不禁也要令人打上问号。

有台湾舆论认为,三次“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说法,三次不同的时空环境,不同的两岸关系定位,三次台湾民众面对自己族群的不同认知,蒋经国、蔡英文与江启臣各自不同的两岸诠释,映照出台湾不同时期的两岸面向。

然而,这种不排除“文化中国”或“血缘中国”的论述,除了在两岸经贸交流中发挥某种工具意义,根本无碍一方面贯彻反共路线,一方面幻想以“对等政治实体”落实永久分治;无碍一方面无力且无意用和平手段在岛内制止分离,另一方面又继续要求中国大陆彻底放弃武备反独。而三十年来台湾内部政治情势的变化已经证明,在对待民族和解与国家统一问题上,蓝绿已经走向合流。

蒋经国以降历任国民党主席对“我是中国人”的表态(请放大图片浏览):

+7
+6
+5

相较蔡英文、江启臣的两岸主张早已为人熟知,在台湾,还有一部分以“文化中国人”认同自居者,他们自认为坚持“民国”法统,便是最正统的中华历史文化传人,但他们却又无视台湾社会半个世纪的日本殖民化摧折以及70年来反共教育的荼毒,当四维八德不及“台独”道德,年轻世代已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这些人心底的“中国”存于过去,却不见诸现实,他们把“中国”悬在天上,寄予某种精神乌托邦的想象,他们也把“中国”忘在脚下,一湾海峡的心灵跨越却是咫尺天涯。偶尔说起抗战历史,他们或许还能谈卢沟晓月的哀愁,但面对台独步步紧逼,他们却又叶公好龙,将反独正言视为洪水猛兽。他们从未思虑两岸能否心灵契合早已不是统一“方法论”的差异,当一方认同希冀结束对立,而另一方无所不用其极妄图分离,任何仁至义尽的善意都会被解读为“并吞侵略”的恶意,而失去共谋统一的和平协议不啻为坐实分离。

其实,“历史文化血统”的中国认同只是他们寄望在松散的一个中国框架下,希望落实永久维持分治的现状的另类包装,这像极了1949年的“划江而治”,而如果实现他们心中设定的“统一”,恐怕是要中国大陆先放弃目前的政治经济制度,这无疑成为两岸关系中的又一潜在挑战,值得两岸有识之士给予高度关注与警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