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经济”为何成为国民党的一帖“失效药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将于当地时间9月25日选出新一任党主席,截至目前为止,这次选战的辩论多聚焦在两岸议题,包括新任主席要如何维持两岸和平、重启国共与两岸交流等。不过,有学者与舆论认为,国民党主席候选人其实更应该“苦民所苦”,在选战中多谈经济与民生等民众最关切的问题,因为这攸关台湾的生存发展。

毕竟,相较于民进党,国民党在经济政策拟定上有其历史资产,比如蒋经国时代戮力贡献的经济官僚、乃至于创立竹科与当前“护国神山”台积电的骄傲等。不过,这次国民党主席选举过程中,“拼经济”的话语黯然失色,显见拼经济的诉求已非选战主流,又或者是国民党过去能带给台湾良好经济前景的策士形象也不复以往,何以至此?

+3
+2

其一,国民党拿得出手的经济资产,多围绕在蒋经国时期,包括孙运璿、李国鼎等一帮技术、精英官僚过去的经济政策,成功带领台湾走出举世注目的经济奇迹,并成为“亚洲四小龙”的辉煌一页。

细究当时政策的成功,一方面在于国民党对于失去大陆有着自强的觉悟,决心将台湾建设成自由中国的模范,加上1970年代与美国断交的打击,且当时官员身上仍存民族与团结情怀、为国为民奉献的精神,在协助台湾全面发展的集中目标下,心无旁鹜地掌握外部环境变化契机,调配内部资源来做规划。

+5
+4
+3

若将两个不同时空的国民党进行对照,会发现当前的国民党已今非昔比。除了国民党内部身份认同紊乱、政治人物面对“中国人”的身份支吾其词,因为一旦自认是“中国人”,就更容易被打为“中共同路人”,在当前的台湾选举中只会被大大扣分,但这个顾虑在蒋经国时代、甚至李登辉早期都不是问题。

在此,该问的是,为何以前对中国人身份坚信不移的国民党,如今不但犹疑不决、甚至避而不谈?更重要的是,这种犹豫反而成为行事的心魔,越想回避中国人一词,反而越容易得到反噬。

事实上,国民党的身份问题,兴许自李登辉中后期就已被确立,李登辉执政后力推的本土化,强调“台湾人”意识,并提出“两国论”,国民党的中国人认同不断被解离,以至于到了民进党执政后,“中国人”与“中共”被画上了等号。

此外,在李登辉执政期间,台湾官员民代与黑金挂钩,极力拉拢财团、甚至黑道人物参选公职,导致地方派系横行,甚至还能够左右政府政策,大搞特权贷款,工程转包、政治献金、贪渎不法等等。

+5
+4
+3

这些黑事在过去几十年深入民众眼帘,民进党过去也经常以此作为打击国民党的武器。民众对国民党贪污、官商勾结的印象挥之不去,当然更难相信与资本家站在一起的国民党会真正为基层民众做有益的事。

其次,如果从客观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台湾经济在1990年代面临转型与发展关键,而突破口就在大陆市场。一方面大陆邻近台湾,且广大人口拥有市场潜力,对地狭人稠、市场也小的台湾而言,不论是将生产制造移入大陆,还是在大陆进行市场布局,对于企业发展都是关键的前进。

事实上,国民党也意识到大陆作为两岸经济突破口的重要性,且早期国民党也握有两岸关系和平之钥,1992年在“九二共识”、两岸皆认同“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开始正式进行经贸等事务性交流,不过,“一中各表”的政治难题延续到今日,使得国民党一谈到与大陆经贸往来便不免俗地被贴上“亲共”、“大陆买办”标签。

1992年11月3日,刚刚当选总统尚未宣布就职的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及妻子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中)和女儿切尔西(Chelsea Clinton)出席当选副总统阿尔格尔(Al Gore)胜利演讲。(Reuters)

再者,经济问题边缘化还与台湾民主政体相关。1992年克林顿(Bill Clinton)凭着一句“笨蛋!问题在经济” (It's the economy, stupid)就击败高民调的老布什(George H. W. Bush)入主白宫。因此,以往大家多会认为,经济议题能决定选举结果,但随着时空环境的变迁,这种“经济决定论”正在松动。

民众或许关心经济民生问题,但在投票行为上,意向与意愿能够被各种资讯所操弄。这可以从2018年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的经验看到,他崛起于民进党统治下,内政施政不当、开辟过多战场,特别是南部社会因两岸不睦造成的经济困顿,但他最终仍败于政党恶斗的人身攻击与意识形态操弄。也因此,或许民生困顿的感受能影响选票,但如今意识形态工程或许发挥着更重要的作用。

+3
+2

此外,如果回到经济议题上,当前台湾的经济政策思维不像西方国家有左、右派别之分,可以说没有任何路线之争、思维只会与西方经济理论亦步亦趋。不论国民党还是民进党,两党在经济政策上毫无矛盾,皆是资本主义路线下的自由市场经济思路。

举例而言,国民党在“反莱猪”议题上,不曾深入内里谈台美间不平等的贸易、也不直面并反对美国长期对台在政经上的宰制,论调跟民进党时期“反美牛”如出一辄。所以,如果不看政党,仅看近几十年的经济政策路线,会发现两党高度相似,唯一区别在于“反中”与否,说得更白一点,所斗争的仅是“权力”。

从上述可知,国民党作为一个超过百年的大党,正迎来存亡转折,现阶段来看,国民党在台湾发展过程中遗失掉很多资产,而这些遗失的,想要拾回几近不可能。国民党不谈经济,反映的不只是台湾政党政治趋向消亡,更是所谓的民主制度下,经济议题面临边缘化的窘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