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统一|北京可请台湾主动提出统一时间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2日至27日,美国动员英日澳等盟友,举行“大规模演习-2021”,堪称冷战后最大规模海上演习;中国也自8月17日起,于台湾西南、东南周边海空举行演习。对此惊涛骇浪,台湾似乎开始了不顾现实的自我壮胆,不仅频频渲染可能花费2,000亿新台币研制导弹的传闻,更出现称中国为“邻国”的变型版“两国论”。对此危局,“多维新闻”采访到台湾知名政治学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探讨从思想上摆脱战争的路径。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二篇(共三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面对统一|台独有向祖国投降的权利

多维:您前面提到了要唤醒台独内心深处的“投降权”。但从蔡英文称中国为“邻国”,到用“Taiwan National Day”变相“英文台独”来看,民进党似乎很难停下狂飙力道。

石之瑜:台独行动得愈凶,不就愈表示放弃其他政策了吗?治理得好不好已经无所谓,对自己的治理能力自暴自弃,这在潜意识等于向往投降了,可是总要有借口。所以,他们在行动上就不自觉地要催促两岸冲突升高,故意制造刺激,弄到好像不得已,这时候投降就没自己的责任。换言之,民进党是要用战争来终结自己这种“没有明天”的状态。

不要看民进党表面上追杀国民党虎虎生风,甚至毁弃司法独立,凌驾于体制之上,似乎无所不能的样子;其一旦碰到美国人,而且几乎是任何美国人,就甘愿让对方予取予求,完全泄露出自暴自弃的潜意识。这种“不要自尊、不顾未来”的状态,是民进党的病征,但细究其病根,关键还是台独没有“群体的归属感”,所以成日魂不守舍。在个人层次上,台独信仰者也是会做好人,只是到了群的层次,就整个邪恶起来。

台湾知名政治学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多维新闻)

以前民进党争取权力的主要口号,都是关乎人民福祉与生态环保的话语,如此就赋予了台独某种“价值理性”。大权在握以后的民进党,达不到台独,即便明明是自己执政,心态上还是反对党,并把国民党当成中国来反对,且凡是批评民进党的,一律当成中共同路人。虽然这对民进党甩锅失败很方便,但无异于把自己实践成了中国的反对党。

既然心态上还是反对党,民进党就不会有责任感,不但价值理性徒托空言,甚至永远困在反对党的精神状态。民进党不论是强迫美国爱自己,或刺激大陆恨自己,都是在追求毁灭,也就是要毁灭这个令自己痛苦焦虑的空洞自我。而从其行为日渐极端来看,这反映了末日来临的集体精神状态,是个权力至高无上的姿态,不管未来了。

多维:而民进党自暴自弃的结果,就是让和平统一的可能越来越小。

石之瑜:你看到了蔡英文称呼大陆为“邻国”,用“Taiwan National Day”表达双十国庆。但是,她怎么不用国际惯用的“Independence day”,却沿用国民党的“National day”呢?当然是因为台独要有国庆日的话,再怎么也不能说“Independence day”是双十节吧!那到底两岸关系伊于胡底呢?问只有反对党心态的蔡英文和她的台独伙伴,其实他们也不知道。

但对中共十九大以后的北京来说,就必须不断确认:统一还仍是两岸关系最高与唯一目标。蔡英文这般没有未来的逼宫手法,让统一时间表的问题浮上台面。网上的武统声浪逐渐升高,与反日情绪的间歇起伏有所不同,起码日本高层还有亲中派,社会上有和平主义,有左翼,不像台独对北京形成了持久的压力。可是,外界却好像看不到“地动山摇”的感觉,北京的威信由此遭到质疑,也因此有人会不断揣摩武统的布局与时机。

多维:那么在您看来,这般困局还有没有解方?

石之瑜:军事解决的话,“北平模式”的以武逼统手段,尚能维系和平,但会在国际引发不确定性。那在武力逼统之外,有没有“和平逼统”的可能?与其任凭大家揣摩北京的统一时间表,等于增加北京采取武统的压力,不如转移压力,将北京创建统一时间表的题目,转给台北,向台北要一个统一时间表。

无论蔡英文的去中国化进行得如何猛烈,如何势如破竹,如何不可一世,北京都可以邀请台北自己订一个统一时间表。也就是,以自订统一时间表,作为台北获取和平的保障。不只邀请蔡英文,还广邀天下,尤其是包括台独在内的台湾各界。

当前台海局势下,解放军频繁演练装载航渡、抢滩登陆(点击大图浏览):

+25
+24
+23

多维:但蔡英文与民进党会理会吗?

石之瑜:其实由蔡英文对《国统纲领》的熟悉来看,《国统纲领》就犹如自订统一时间表的邀请。所以北京可以迈出的下一步,就是邀请各界来筹谋,包括与民进党中央疏远的台独人士、国际人士、和平运动家,如何为台北订一个对台湾人民最为有利的统一时间表。如此,便将统一时间表当成了一个共同的政策议程。这个过程有点类似尚无内容的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

蔡英文及其核心的台独拥趸不可能直接参加,所有的讨论就形同在台北决策圈的周边进行。各界正反意见搜集到相当程度后,北京的下一步,则是根据各界对统一时间表的讨论,综合选择一个北京认为对两岸最有利的统一时间表,并依此规划北京可以采取的做法。

多维:在您看来,由台北这边自订统一时间表,能达到什么效果?

石之瑜:台独没有归属,依美附日,经常遭到剥削,看人脸色,还必须强颜欢笑,但是又害怕回归会揭穿自己的空洞。所以,提供台湾一个归属的同时,也必须让台独相信自己是个有能力负责的主体。

我觉得如果真的让统一时间表的辩论蔚然成风,至少有以下几个效果。

第一,自订统一时间表的邀请,对北京有利。既能破除外界关于北京已规划武统时间表的传言,卸除相关压力,又能表达北京对于统一台湾的绝不妥协,足以回应民意期待,可以疏导大陆民间各界急于武统的压力,提供新的聚焦,但没有脱离统一的轨道。

马英九任和平特使的话题引发热议 2015年“习马会”再成舆论焦点(点击大图浏览):

+9
+8
+7

其次,自订统一时间表的邀请,也对台湾有利。其传递了北京对台湾人民选择统一道路的开放及尊重,也等于提醒台湾各界,北京有自己的底线,台独是不可能的选项。而共订统一时间表是一个以统一为目标的讨论,能逐步缩小台独言论市场,开创台独以批评姿态参加统一时间表的机缘。

再其次,这也对两岸和平有利。自订统一时间表是一种和平进程,因此尚未到达北平模式所需的军事动员,更没有武统的咄咄逼人。“共订统一时间表”,其实就是集体讨论与咨商的过程,形同政治协商,各界共同参与,不是北京片面强加于人。

最后,统一时间表与“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雷同,都是由台湾自己说。不过,统一涉及广泛,不仅止于安排台湾内部的变与不变,还影响各国,尤其是海外华人,所以时间表编排可以有各种背景的人来参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