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湾的“426”逆袭 反歧视哪有“辱中”来得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脸书(Facebook)数度针对台湾用户涉及歧视与仇恨中国大陆人民的言论予以处置,却引起包含相关用户及独派的极大反弹,并对外诉苦称台湾人的言论自由被打压、还反过来质疑中共的“数码扩张”下,脸书是否已被“中资”收买;独派政党“台湾基进”也直指脸书雇用“大量海外中国人”,几起事件瞬间成为“台湾悲情”的再一次集体抒发。

脸书对台湾进行恐怖统治?

究其实,脸书之所以处置这几位台湾用户的原因,都是违反脸书的用户公约,但是遭惩处的这些用户,在“喊冤”的同时又刻意不提供完整的资讯。例如与民进党关系良好的“486先生”,称因为在“台湾制宪基金会”的粉专留言“我支持台湾独立,台湾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遭到停权,此话一出当然受到独派与绿媒第一时间力挺,稍晚却被网友找出,原来留言下面还有被截图遮掉的“干林老师的中国人,去吃屎吧你们”如此低俗不堪的言论。

至于“台南社区大学环境小组”研究员吴仁邦因为环境调查工作,会行经全台各处公路,但他自言“不过张贴”各处公路的“426”(闽南话意思是“死大陆仔”)公里指标,就被脸书数度警告,但台湾人都知道“426”有明显的歧视意味;同理,“我是Sabrina,我思故我在”也声称自己“只是在文章中写了一次246,就被禁言24小时”。

近日受台媒关注的“脸书迫害案例”,都有鲜明的独派立场。(陈郑为/多维新闻)

这些“喊冤”,一方面强调“只是…就被…”的“执法暴力”叙事,另一方面也不约而同再次形塑台湾人遭中共打压的氛围,他们指控脸书是不受台湾法律管辖的海外公司、还从海外伸手箝制台湾言论自由、甚至质疑脸书背后有中共资金主导,一幅“中共利用境外势力控制台湾”的图景于焉成形。

持平而论,脸书等社群媒体巨头确实有高度垄断、进而损害人权的嫌疑,尤其是为了企业高额利益所进行的个人资料搜集、广告投放等,也未能及时阻止如2019年新西兰恐怖袭击犯利用脸书直播扫射平民画面。但也正因为这些缺陷已逐渐难容于美国社会,脸书才会在近期加紧用户公约的执行。如脸书监察委员会(Oversight Board)将煽动美国国会暴动的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予以停权至2023年,相关公众人物帐号也按情节轻重予以处分。不久前,美国国会听证会约谈脸书等企业巨头,就是与选举假新闻、疫情不实报道有关,美国政治圈已经越发严肃看待类似的言论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

台湾向来是歧视与仇恨的温床

毫无疑问,脸书确有其“恶”,但若把脸书的“恶”直接与“中共打压台湾”挂勾,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毕竟上述各用户明确借由脸书平台散播歧视与仇恨言论。所以真正应该探讨的问题是,台湾社会对族群歧视的看法究竟是什么?又能容忍什么尺度的族群歧视与仇恨言论?

台湾是个多族群环境,族群间的歧视在台湾历史发展中从未停止过,原住民族间互相歧视、汉人(闽南、客家、其他各省、离岛)也互相歧视、更不用说原汉之间亦然。就算进入21世纪后、照理说台湾已是个进步社会,三不五时仍会出现歧视案例,特别是对原住民与客家人的歧视。除了“番仔”不时出现外,对客家人勤俭的嘲讽更是此起彼落。例如日前一位闽南老妇人网红在节目上称“以前客家小姐、客家太太,大肠是泡过药水的,吃起来就像橡皮筋”,引起客家族群反弹、最后直播公司出面道歉。

不过,这种涉及族群歧视而后道歉的事件,之所以年复一年不断上演,从道歉面来说,固然是因为台湾社会在台面上、公领域范围内反对歧视,但另一方面也显示,所谓族群平等很大程度不过是政治正确的表态而不是内化的精神,故仍屡禁不绝。从这个角度来看,台湾人内部的族群歧视以及对大陆人的歧视之间的差异,就不只是“双重标准”的问题了。

族群歧视深植制度 反歧视难以立法

从法规面来说,族群歧视早已深植台湾,且如今对大陆人特别严重,如2011年开放陆生赴台就读,但同时在民进党的坚持下,又以“陆生三法”限制陆生打工、健保与奖学金权利,使陆生待遇远不如欧美学生。此外如大陆配偶取得身分证的年限是外籍配偶的两倍(六年)、以及其与大陆前配偶生的子女“小明”不受台湾法规善待这些议题,也长期未被社会当作是焦点来关注,随着两岸关系严峻,现在还“升华”成了仇恨。

台湾族群分歧严重,图为2016年“反中国化大联盟”忠烈祠大门口,召开“反对 膜拜过去殖民统治先烈记者会”,表达反“中国化”的立场,呼吁政府停止祭拜中国的先烈,应追悼台湾的勇士。(中央社)

蔡英文曾宣示,“认识不同族群的历史文化、打造多元平等的国家”就是“族群主流化”。然而,民进党2016年上台前的二二八纪念日恰逢“洪素珠事件”,独派人士洪素珠在街上以非常羞辱的口吻访问老荣民,包含呛声“你们回去好吗”、“请你们回家”、“我不要你们中国人在我们台湾”,遭到台湾社会很大的反弹,因而国民党立委曾提案“反族群歧视法”,当时也获民进党与蔡英文赞同,然而草案至今仍卡在内政委员会,没有下文。

时至今日,台湾社会不仅少有人关注族群歧视的双重标准问题,更已罕有人愿意反问当下的法规是否对族群歧视的治理太松散。如果族群歧视的问题没办法获得社会共识乃至于法治层面的解决,那所谓的多元民主自由,也就相当于“打假球”、更佐证“反歧视”实非台湾价值,反而只是建构台湾价值的工具而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