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汉光“演戏” 还剩多少现实意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9月17日,为期5天4夜的“汉光37号实兵演习”正式落幕。

早在7月时,台湾媒体便纷纷报道,此次操演主轴将从过去的“反登陆”、“滩岸歼敌”,转为主打“佳冬战备道启用”,并将由蔡英文亲自校阅。

而由于战备道启用,原先特战营空降、以诱导作战区执行反空降操演的科目,在空域与战备跑道相冲突的情况下,将直接取消实兵跳伞,反空降则改以高司状况发布。换言之,今年的“红军”将不会有实兵科目。9月演习开始后,“联云”空降操演的取消,证实了7月的消息。

“汉光37号实兵演习”相关场景(点击大图浏览):

+14
+13
+12

而原本预订于屏东举行的“联兴”两栖登陆操演,先是于7月时传出,因疫情、渔情等限制,或将移地举行或取消,又于9月汉光操演前夕,正式传来取消讯息,与“联云”空降操演命运相同。其他相关科目则持续进行,9月16日起,汉光进入全岛的“反登陆”、“滩岸歼敌”操演,陆军八军团砲兵部队在屏东满丰渔场、陆军十军团在台中番仔寮阵地及滨海公园、北部陆军六军团砲兵部队在新竹坑子口靶场等地同时实施三型重砲射击,新竹、台南、新北八里也皆实施同类型实弹射击。

而从主打“佳冬战备道启用”,取消“联云”与“联兴”操演,到维持“反登陆”、“滩岸歼敌”科目,此次“汉光37”暴露了台军面对战情的两大思维。

不愿正视解放军第一击

首先,是对解放军第一击的“过时想像”。

伴随两岸军事实力差距加大,台湾近年也逐渐接受,西部基地与军用机场可能在武统时遭火力瘫痪的现实,故而发展出“储存战力于纵深”的战略思维,也就是此次“汉光”第一阶段的“战力防护”操演:将西部战机疏散至东部佳山基地等地隐蔽,并让各部队进入野战疏散阵地,待命出击。

9月15日的“佳冬战备道启用”,同样是此般战略的体现,即在机场遭毁的情况下,让战机转降战备道起降,参与作战。回顾历史,台军的“战备道”规划始于兴建“国道高速公路”的1974年,当时除了中坜战备道等5处“国道”战备跑道外,还在台1线屏鹅公路上开辟路段,便是此次的“佳冬战备道”。

2020年的“汉光36实兵演习”相关场景(点击大图浏览):

+21
+20
+19

然而台湾当年规划高速公路战备跑道时,并未预料到解放军能在未来发展出远程精准打击技术,也无法预测其打击火力将有光速飞跃。依据解放军今日打击能力,在远程火箭炮与东风-15、东风-16压制下,不只台湾西部机场会被瘫痪,各战备道同样无法幸免。尤其“国道”战备道皆高于地面,战机一旦转降此处,必将暴露踪迹、难以隐蔽,且油弹补给车辆必须通过交流道方能抵达整备点。换言之,倘若交流道遭到摧毁,5条“国道”战备道将形同虚设。而“佳冬战备道”虽位处平面道路,却同样无法抵御解放军强大火力,武统时遭瘫痪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而台军“活在过去”的“战力防护”思维,同样体现在“疏散战机至东部佳山空军基地”的规划上。佳山基地是在中央山脉山体内开挖洞库而成,可停放超过200架战机,但这项工程与“战备道”类似,乃是1984年启动、1992年完工的旧时产物。如今的解放军装备各式巡航导弹,更有东风-17等高超声速导弹,其不仅可通过航路规划,绕过山体直接打击洞库门,还能通过钻地战斗部穿透山体,直接于停放战机的洞库内引爆。早期所谓“库门向东以避免解放军导弹直击”、“山体可掩护火力打击”等诸多假设,已不符今日现实。

无独有偶,“反登陆”、“滩岸歼敌”在今日的两岸现势中,同样是相对疲软的幻想。倘若解放军有意攻台,势必会率先出动远程火箭炮、导弹与空军轰炸,确保台湾的海岸防御与滩头阵地皆被瓦解,再派遣两栖机械化旅等部队登陆。此时台军应已撤退到纵深,保存实力,开始思索“是否展开巷战”,而不是在滩头白白耗损。

2019年的“汉光35实兵演习”相关场景(点击大图浏览):

+3
+2

“演戏”暴露畏战情结

然而在上述沉迷过往的天马行空外,“汉光”还是透露了另一种现实感,那便是台湾对“演习意外”的畏惧。

2020年“汉光36”登场前,台湾的海军陆战队99旅步二营便在“联合登陆作战操演”中,于高雄桃子园外海发生舟艇翻覆意外,导致7人落海、4人送医,其中3人死亡,引发了台湾舆论哗然。后经台湾海军调查,舟艇翻覆排除人为与机械因素,为后方瞬间涌浪所致,将不会究责,但后续的“汉光36”预演与正式演习已取消突击艇向岸突击登陆科目,想必是要避免类似意外再次上演。

此次“联云”与“联兴”操演的取消,前者用“空域与战备跑道相冲突”带过,后者则未给出明确理由。但由去年经验观之,伞兵与登陆皆为相对高风险的操演,台军已在“汉光37”预演战备道起降时,发生F-16V降落后冲出跑道、“跪地吃土”的窘态,加上2020年的登陆意外,显然有意避免于今年再生“污点”,否则便不会在7月时预先释出相关信息试水温,即便6月底才刚在高雄桃子园外海举行“联兴”预演。

蔡英文视察2019年的“汉光35实兵演习”(点击大图浏览):

+6
+5
+4

而台军之所以如此畏惧演习意外,除了担忧“动摇士气”外,更有对“戳破太平盛景”的恐惧。台湾久不经战,感受不到军事冲突的烟硝,以及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重量,一场演习意外便足以让社会沸腾,但民众又同时对“台海冲突”感受冷漠,认为人命牺牲远在天际。在此集体潜意识下,台军宁可取消演习,也不愿打破社会幻想,正如民众也持续以“全球挺台”的剧本自我麻醉般,全岛迷走在交互自欺的幻境中,不顾眼前愈发迫近的残酷现实。

今年4月的“汉光37”兵推,便是此般心理的经典反映。在长达8天7夜的模拟中,台军在开战几分钟后,便因解放军的火力打击,被抹去澎湖、桃园、新竹、嘉义、清泉岗、台南等西海岸机场,其下辖的几个台军主力战术战斗机联队,也因此失去战斗力。

然而台军又透过事前的参数修改,硬是模拟出违反军事常识的“出奇制胜”手段:以为数不多的“雄风二E”迫使对岸火箭炮部队“走位”,争取“火力空白”,加紧修复机场,好让战机起飞歼灭来袭的解放机队,全然不管“雄风二E”如何迫使对岸火箭炮部队“走位”、机场如何能在短暂时间内修复、战机被炸后为何还能“复活起飞”,以及F-16如何能击杀歼-20等。后续面对解放军杀入纵深,台军同样设定出“巷战”的反击模式,完全不顾民众缺乏训练、军备极度落后的现实,并由此取得“最终大捷”。

从兵推到实兵演习,“汉光”已由具备意义的正规军演,沦为残酷现实前,一帖催眠全岛的迷幻药:一遇模拟战况不佳,便不顾现实修改参数;担忧演习意外,便干脆取消不办,只为粉饰太平,能睡多久就睡多久。如此把演习当“演戏”,确实给了全岛一个共同谎言,但谎言之所以是谎言,便是其也终有破灭的一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